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零六章:太郁闷了

第一百零六章:太郁闷了


  “呼,就差面了,那个谁,面条放在哪里?”李映雪放下锅盖后重重的呼了口气,她转头看着张大他们问道。
  似乎被她熟练的动作吓到了,其中一人愣愣的抬手指着角落里的一个水缸。
  “哦,李了。”说完朝那人手指着的方向走去。
  好多灰尘,李映雪一脸嫌弃的瞅着水缸上面的圆形木板,看样子就知道好久没动过了,也难怪,这么难吃。
  府慕梅似乎看出了李映雪的嫌弃,他一挥衣袖,一阵疾风从李映雪的身后刮来,水缸上面的木板瞬间砸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咳咳,咳咳,师傅,你干嘛?”李映雪一边捂嘴咳嗽一边用手当扇子挥开眼前飞起的浓浓灰尘,等灰尘都飘落了后她抬头狠狠地瞪了某人一眼,弯腰从水缸里抱出面条走回灶台前。
  李映雪大概估摸了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开了锅盖把手中拿来的面条下了下去,可能觉得面不够多,她蹭蹭跑到水缸前又抱了很多的面条放了下去,导致整锅面多菜少,没办法李映雪只好又加了些水,就只等出锅了。
  没多久香气弥漫了整个厨房,李映雪手忙脚乱的往锅里倒入各种调料,拿着勺子舀了点汤水尝了尝,觉得味道差不多了赶紧招呼人帮忙,“你,给我拿三口干净的碗。”
  话音刚落就有三口干净的青花瓷碗递到她面前,她接过手中的瓷碗一阵感叹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连碗都用的那么有档次,瞧瞧那碗上的青花,在瞧瞧这瓷泥,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为了防止面糊掉,李映雪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打了三碗,随后她指着锅里还剩下很多的面条对那些黑衣人说道:“这些是给你们的,一人一碗,不准抢,不然下次没了。”
  众黑衣人一阵惊愕,他们没想到这面竟然还有他们的份。
  “咦,你们怎么还不去盛,等下面糊了就不好吃了。”李映雪看着他们傻站在这有些奇怪,不是说了是给他们的吗?怎么一个个都跟个木头似的。
  建平抬头看了看府慕梅,意思很明显。
  这丫头知道收买人心了,府慕梅微笑着看着李映雪,对于建平的询问他略微的点点头。
  府慕梅刚一点完头建平就赶紧招呼着厨房里的黑衣人去盛面了,人不多但也不少,但是他们秩序好没多久都拿到了面,一个个端着热气腾腾的面条一阵感动,这种有娘亲味道的面条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额,你们这是做什么?”李映雪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一群端着面条久久不吃的人,“再不吃面条就糊了。”
  “多李少主。”其中一人太激动了,他端着面条朝李映雪深深的鞠了一躬。
  李映雪又是一阵迷茫,“不就是一碗面条吗?不必这么感动吧?”
  府慕梅笑着敲了敲她的脑袋,“知道收买人心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你是我徒儿呢。”说完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在场的人猛的倒吸一口凉气,当然大多数是被吓的。
  听到某人不知羞耻的自我夸赞,李映雪毫不客气的射了一个眼刀子过去,“师傅,你这算不算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府慕梅煞有其事的抚着光洁的下巴,“真是为师的好徒儿,这都知道。”
  “无耻。”李映雪又白了他一眼,拿着不知去哪里找到的托盘,托盘上放着两碗面,碗中飘着的白菜煞是好看,仿佛玉雕的一般。
  府慕梅一副诧异的样子,“徒儿,你是今天才认识为师的吗?”
  “徒儿是几天前认识师傅你的,算不上很熟。”李映雪把那个熟字咬得重重的,仿佛他会听不见似的。
  府慕梅掩嘴轻笑,“徒儿,谁说我们不熟?昨晚我们不是一起吗?”
  一提到昨晚的事情李映雪脸都绿了,她真是脑残才会答应做他的徒弟,昨晚那事件她的豆腐差不多都被他吃光了,真是出师不利。
  建平隐隐约约看见少府主脸似乎有点绿了,难道昨晚有发生什么事情吗?他记得昨晚似乎有听到惨叫声,虽然不凄厉,但也够吓人,当时吓的他差点把手中的盘给砸了出去,不过还好他没有砸,不然有的忙了。
  “怎么?徒儿,难道为师说错了吗?”府慕梅回想着昨晚的一切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看的众人又是一阵呆愣。
  李映雪不接下他的话,只是用下巴指了指还放在灶台上的那碗面,“这碗面给昨天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人送去。”说完阴着一张脸走掉了。
  见徒儿走了府慕梅的表情立马变了,如果李映雪在场肯定会赞叹,这变脸的速度真快,简直堪比翻书。他眼神庹庹地扫过所有人,“建平,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本府说你也知道了吧?”
  建平忙弯腰点头称是,余光看到府慕梅走后缓缓吐了口气,真是太郁闷了,这些人不能要了,要是再发生这种事情他十条命都不够挥霍,“你们去账房那领十两银子,这里不需要你们这些人了。”说完抬脚走了,理也不理他们。
  哎,今天发生的事情真多,回头和赧光熙商量下再找几个人,这回不招人了,去桃花宗中调几个人过来,既可以帮府主省银子,又可以锻炼他们,而且也不怕秘密泄露,真是一举多得,想着建平的脚步不经轻快起来。
  “赧光熙赧光熙,我跟你商量件事。”拿着毛笔正在专心致志算账的某人大老远就听见有人大的不能再大的嗓门,他头疼的放下手中的毛笔揉了揉额头,“建平,你就不能走到了再说吗?也不怕吵着府主。”
  “哎呀,赧光熙,你就别小气,我想府主是不会嫌弃我太吵了,反倒是你整天坐在椅子上,也不怕浑身长满霉斑。”刚迈进房门的建平还没坐下喝口茶水被人某人警告了一翻,不过他毫不在意的站在门口理了理自己的乱糟糟的衣摆笑嘻嘻的回了他一句。
  这家伙也不知消停消停,整天惹是生非,也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进的桃花宗,赧光熙揉揉有些发疼的额头,“说吧,你这次来又是什么事情?”
  建平进去随便找了张椅子搬到赧光熙的旁边坐了下来,端起赧光熙的茶水轻抿了一口悠悠道,“府主今天发怒了,那帮厨子留不下了。”
  “这帮厨子怎么惹到府主了?”赧光熙听后眉头微皱,那帮人虽然说人品不是很好,但是厨艺不错的,而且府主对吃食一般不是很挑剔,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