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零五章:更加完美

第一百零五章:更加完美


  李映雪听后默默地替他汗颜了一把,这么丢脸的厨艺还称自己第二就没人第一,他这是当这天下没有厨子,还是当厨子都死光了?
  跟在李映雪身后进来的府慕梅听了他的话后没多大影响,他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然后继续看着自家徒儿。
  站在府慕梅身后的建平差点没上去把那个叫张大的人的脑袋给敲碎,看看里面到底是装了浆糊还是米糊。
  “我说,你们不工作都聚在这里聊天可以吗?”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N久的李映雪开口了,她眼神扫视着这个所谓的厨房。
  面积大概有一个教室那么宽,靠窗的位置上有两个沿墙并排砌起的灶台,灶台上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放着。离灶台几步远的地方是几根订在墙上的铁棍,大概有二十厘米左右,用来挂些牲畜之类的东西。
  接着对面就是一排排整齐的桌子,上面堆放着好些东西,有刚洗好的菜,切菜用的圆形木板,菜刀,菜篮子等等。灶台对面的角落上也是摆着一个大大的木盆,木盆里还泡着不知洗没洗的青菜。
  看着如此乱七八糟的厨房,李映雪表示无奈,这简直比猪圈还要猪圈,地上扔的烂菜叶鱼肠子都让人下不去脚。
  “你是谁,我们工不工作关你什么事?”有人回了一句,语气中满是不屑。
  “建平,你可不可以。”李映雪停顿了下,抬手颤巍巍的指着地上那乱七八糟的东西继续说道,“解释下地上东西是怎么回事?”
  建平看着脏乱的不能再脏乱的地面,脸黑了一半,可他依旧坚持着面无表情,他道,“少府主,属下也不知。”
  “建平,你是不是嫌这里不好?要不要本府把你送到桃花阁去?”看着地面上恶心的东西府慕梅漂亮的眉毛都皱成一块了,他看了下自己和徒儿脚下位置,还好,门口的位置很干净,没什么东西扔在地上。
  桃花阁?听到这名的时候建平的面无表情终于崩掉了,他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府慕梅,“府主,属下知道错了,您就不要把属下送去桃花阁了,那里不适合属下。”
  瞅着建平奇怪的反应李映雪好奇了,她伸手拽了拽某府的衣袖,小声地问了句:“师傅,桃花阁是什么?怎么听上去这么像青楼?”
  “徒儿,这桃花阁是桃花宗的情报来源地,也做叛卖别人情报,只要桃花阁想要知道的事情,一天时间就能轻轻松松地挖掘出来。”府慕梅摸着她的脑袋很慈爱的讲解了桃花阁的情况,可惜这个看起来慈爱的表情对某人来说简直就是地狱的恶魔。
  李映雪默默地别过头去不看他,好恐怖,她当时是怎么犯脑抽才上了他这艘贼船啊,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跟在后面的建平小心肝一颤一颤的,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府主丢去哪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光想想轩主整人的手段就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不光是他,恐怕武林中的人也是如此,也就府主才不会怕这个他,还时不时丢些麻烦给他理理。
  “张大,你们似乎很闲是吧?”为了防止自己被府主扔到那恐怖至极的桃花阁,建平强忍着地上这些东西给他的恶心感出面解决那不知好歹的几人,期盼府主处罚能够轻点,不要把他丢到那里去。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迈了一步,脚下泛着恶臭的烂菜叶让他的胃不住的翻滚。
  掌柜的?众人惊悚了,掌柜不在前厅好好招呼客人怎么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而且身后似乎还是跟着两个美丽的女子,尤其是那个高个子,简直就像天上天仙下凡似的,美得无可挑剔。
  建平一步一步踩在烂菜叶居多的地面上,许是用力过猛,原本干瘪的不能再瘪的菜叶子硬生生的挤出一滩水渍,烂菜叶的臭味让原本臭气熏天的厨房味道更加难闻了。
  “停。”鹿承载大声喝止朝张大那行人缓步行走的建平,她不爽的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好气地说了句,“人都死了,不会先把这里打扫一下,这么脏谁踩的下去。”
  建平想了想抬手打了个响指,一晃神的功夫厨房里就出现了几个黑衣人,他们背在身后的剑散发着沁人的寒光,他们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丝毫也不在意别人是否被吓到。
  建平指了指地上,“咳,今天的任务就是清理这里的脏东西,记得不得损坏任何东西,不得发出声音。”
  话音刚落那群黑衣人闪身离开了,再回来时手中都拿着抹布扫把簸箕在和地上的脏东西艰苦奋斗,如果忽略掉他们身上那把泛着寒光的剑和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那就更加完美了。
  他们速度很快,快的只能看到模糊的黑色人影,他们分工有序,不消一会儿的功夫地面就清理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有些地方还泛着微微亮光。
  李映雪看着黑衣人辛勤劳作的成果一头的黑线,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干大事的,厨房打扫卫生这点小事让他们来这会不会有点大材小用了?
  “恩,不错不错,本府比较满意,就先这样吧。”府慕梅扫视地面一周勉强点了点头,“至少能走路了。”
  “你站住。”在建平挥手让这群黑衣人走人时,李映雪急忙抬脚过去扯住当中一人的衣袖。
  被扯住袖子的人似乎有些不明白李映雪要干嘛,只能傻站着,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府主看重的人,又不能让她难堪。
  “你会烧火吗?”李映雪的问题一出来顿时雷到了一票人,那人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她,“你拉着我就为了这个?”
  “是啊,这里的灶台我不会用,只好找人代劳了。”李映雪淡定的回到,丝毫不为自己刚才的问题感到奇怪,反而觉得很理所当然。
  那人抬头看了眼建平,建平嘴角微不可见的抽搐了几下便冲他点了点头,那人只好无奈的去烧火。
  一旁的李映雪则是挑了大堆的大白菜放在木盆里然后指着另外一个黑衣人说:“你,过来洗菜。”
  被指到的黑衣人无奈的去打水洗菜,他刚走没多久李映雪又指了一个黑衣人去把墙上的鸡肉全拿下来剁成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