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零四章:不争气的

第一百零四章:不争气的


  建平也不和她多说废话,挥剑刺了过去,手法快速狠厉,丝毫不给对手反应的时间。
  摩静巧手一抖,手中的红布就像有意识一般脱离了她的手心,只留下尾部的一端。
  红布碰上那把红色的剑撞出去金色的火花四溅。
  摩静巧内力不够深厚,被击退了几步。建平则趁此机会飞身上去扣住了她的命门,没有内力支撑的红布落了下来,顶端铁制的东西直直的插在地板上。
  摩静巧气结,她知道建平内力深厚,只是没想到会是这般的厉害,这让她在懊悔时又感到吃惊。
  “把她丢出去。”府慕梅看都没看她一眼,抱着自家徒儿柔软的身躯继续假寐。
  这是什么情况?她现在可不可以大喊一声色狼?李映雪这才发现自己在师傅的怀里,而且姿势还有点小暧昧。
  “是。”建平强行拖着被他抑制住的摩静巧走了出去,摩静巧临走前还不忘朝府慕梅媚笑,虽然他不会看。
  “师傅,你能放开徒儿了吗?”用力挣扎,奈何力气不够大。
  “不要,徒儿的身体好软,抱着舒服。”抱住想要挣扎出去的人。
  好软?李映雪一脸黑线,这货不会把她当抱枕用了吧?
  “府主。”一阵敲门声响起,拯救了李映雪的尴尬。
  “进来。”府慕梅松开手抱着李映雪的手半靠在床头,神情显得十分慵懒。
  随之进来几位衣着艳丽的女子,她们一个个手上都端着托盘,托盘上摆放着看上去很可口的饭菜。
  女子们走到床边排成一条一条直线,她们低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
  “你们把东西放着就出去吧。”府慕梅指着窗边的圆桌面无表情的说道。
  女子们齐齐的应了一声,转身走出去把手中的饭菜放在指定的位置上退了出去。
  “好了,徒儿,我们吃饭吧。”府慕梅微笑着起身,然后抱起还在发愣的某人掀了珠帘朝窗边走去。
  李映雪接过师傅硬塞过来的筷子,苦着一张脸去夹桌子上的饭菜,含泪吃了下去,好难吃。
  “徒儿,你这是何意?”没动筷子的府慕梅看着脸都皱成一团的徒弟奇怪的问道。
  “师傅,好难吃。”李映雪放下手中的筷子含泪回道。
  “难吃?不会吧。”府慕梅半信半疑的提了筷子去夹桌子上的饭菜,刚放到嘴里还没咀嚼几下一下子就吐了出来,好咸。
  “公主,属下已经把摩静巧丢出去了。”刚消失没多久的建平悄然出现在了门口,他站在门口恭敬地向府慕梅汇报。
  “建平啊。”府慕梅盯着桌上的菜,面无表情,食指微屈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脸上的表情看的建平莫名其妙。
  “府主,怎么了?饭菜不和胃口吗?”看着桌子上只动过一点的饭菜,建平大概明白了点什么,“要不要属下找人重新做?”
  “今天掌厨的是谁?”沉默了许久的府慕梅开口说话了,他庹庹的询问今天的主厨的名字。
  “启禀府主,是一个叫张大的人。”怎么了?难道张大做的饭菜不和府主口味吗?为何府主一脸菜色。
  “那个建平啊,不是我打击你啊,这个饭菜简直不是人吃的。”李映雪在一旁缓缓开口,她指着桌上的佳肴开始数落,“这盘菜也太咸了吧,还有这盘都还没有烧熟,剥开里面还有血丝,这又不是什么牛排,不需要半分熟的,还有这盘都焦了,还有……”
  建平额头出现豆大的汗滴,少府主怎么说的好像自己很会做的一般,而且这些菜看上去也没什么问题。
  “我说,你是不是在质疑我?”口若悬河的李映雪突然停了下来,她斜了他眼问道。
  “没有,属下不敢。”建平急忙回道。
  “话是这么说,你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李映雪手肘放在桌上支着脑袋,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窗边悄然微风吹起,随意披散的头发随风而动,宽大的衣袖也随着微风缓缓飘动,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错觉。
  “属下没有。”建平坚持自己的意见。
  “师傅,徒儿给你做饭吃吧。”说完起了身,走到建平身旁站定,风淡云清的说道,“带我去厨房。”
  见她起了身府慕梅也跟着过去了,他瞪了眼建平,庹庹的说道,“还不快领路?”
  建平赶紧转身往前走去,心里却在嘀咕着,“少府主这么娇贵的人怎么可以去厨房呢?”
  厨房里,暂时的空闲时间,众人便开始聊起来了家常。
  “老莫,你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怎么样了?还是每天都混迹在赌房吗?”一个温厚的中年女音响起,言语间带有些同情和无奈。
  被唤做老莫的人长叹一声,道,“别提那臭小子,有事不做成天在外面瞎逛,也不知道哪天才会定下心来。”
  “也是,也不知道我家女儿什么时候能够才能够嫁出去,哎。”说完也是一声长叹。
  “张大,真有你的,在这里也不过几天就当上了这里的主厨,了不起啊。”一个尖细的男子嗓音响起,掩盖了中年妇女的长叹声。
  那是,也不想想我是谁。”张大一阵得意,他自豪的拍着胸脯,对别人的赞叹很受用。
  李映雪和府慕梅站在厨房外面,听着里面异常热闹的讨论声。
  建平站在他们俩身后,不停地拉起袖子去擦额头的庹汗,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些裂痕。
  “师傅,溜须拍马这东西你会吗?”李映雪听着里面热闹非凡的声响,悠悠然的问自家那妖孽到不行的师傅。
  府慕梅横了她一眼,伸手揽过她的肩膀笑的甚是暧昧,“徒儿,你认为呢?”
  看着他的笑容李映雪的身体忍不住抖了几下,她抬头定定的看着府慕梅道,“师傅,您听错了,我刚才问的是你手下会不会溜须拍马。”
  “是吗?”附在她耳边轻声地问道。
  “是。”坚定的答道,前提忽略掉她那颗在胸腔中晃晃悠悠的心脏。
  “那算了。”他松手退开了一小步,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吓得李映雪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她不自在的咳了几声,忽略掉府慕梅闷骚的笑容扭头就走。
  在李映雪进去后他们这些人还在那里说个不停,尤其是那个被众人围在中间的蓝色短褂的中年男子。
  “哈哈,那是那是,论厨艺我张大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张大被众人捧的飘飘然,说话也不自觉的吹起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