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零三章:一个垃圾

第一百零三章:一个垃圾


  见她熟睡后府慕梅掀了钻进去,他伸手揽过滚到里边的人,把她强制性安置在自己怀里也睡了过去。
  夜色静悄悄,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一阵狂风吹过,灯灭了,只剩下漆黑的一片,只余下珠帘因晃动而相互碰撞的声响。
  清晨,客栈厨房里还没被宰杀的公鸡发出刺耳的叫声,紧接着空荡荡的厨房慢慢也开始有了人气,他们有条不紊的干着手里的活,洗菜的洗菜,杀鸡的杀鸡,忙的不亦乐乎。
  掌柜的吩咐了,今天的早膳要做的格外用心些,因为昨天楼上来了几位尊贵的客人,怠慢了他们可就不好了。
  “嘭嘭。”一阵敲门声过后,随后就是一阵开门的嘎吱声,接着进来几位女子。为首的穿着一袭大红色裹胸长裙,裙脚上用金色丝线绣了几朵牡丹花,外面罩着一件同色系的纱衣,使得羊脂般的肌肤若隐若现,妖媚的脸庞挂着迷惑天下的笑容。
  红衣女子身后跟着的几人一律穿着白色箭袖长裙,裙角上用红色丝线绣了一朵朵寒梅,她们在她身后低眉顺目的跟着。
  “府主。”柔媚的嗓音在房间响起,女子摆动着妖娆的身材缓缓朝床走去。
  听到背后传来珠帘碰撞的声响,府慕梅脸一黑,他抱紧还在睡觉的李映雪,伸手快速地把身上的被子裹的紧紧的,然后闭眼假寐。
  “府主。”红衣女子在床沿坐了下来,她伸手去摸府慕梅的脸,白皙的削葱手指印衬着用红色凤仙花汁精心染成的指甲,显得有些妖孽。
  府慕梅假装翻身,他抱着人在床上滚了一圈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她的触摸。
  红衣女子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脸上闪过一道黯然的神色,脸上的笑容也顿住了,不过这也就一闪神的功夫她脸上的笑容只增不减,坐在媚笑着问道,然后手继续朝他伸去,“府主,你不欢迎静巧了吗?”
  要是其他男人听到了这能让骨头都酥软的声音不扑过去就怪了,可惜她碰到的是视女人为无物的府慕梅,就算她的声音再怎么柔再怎么妩媚,在他眼里全都是垃圾,只能让他更加厌恶。
  府慕梅强忍着心中滔天的怒火,抱着还在睡觉的李映雪又往墙边方向滚了几圈,躲开了令他厌恶的手。
  红衣女子脸色一白神色黯然的缩回伸她的手,双手握拳藏在袖中,明显泛白的关节说明她现在有多生气。
  “啪。”的一声响,门口顿时散落了一地的美味佳肴,建平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惊恐的看着床边的红衣女子,“摩静巧?”
  “你来干什么?”被唤做摩静巧的女子看到建平似乎有点不高兴,好像他打扰她的好事一般。
  “你快走。”建平庹着脸快步走到床边伸手就去拽摩静巧的手臂,摩静巧不甘示弱,她躲过了他的袭击,反手给了他一掌。
  建平侧身避开她的反击,换个方位继续去抓摩静巧的手臂。
  摩静巧被逼没办法,她起身躲过他的攻击,红色的身影飘落在珠帘前,她庹笑着看着他,“建平,你这是干什么?”
  建平站在床边原本就庹的脸现在更加庹了,他看向摩静巧的眼神就像寒冰一样,冻得人直发抖,“摩静巧,府主不喜欢女人靠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何?”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她就气愤,什么叫不喜欢女人靠近,他昨天不是和一个女的有说有笑的吗?
  “早啊!”李映雪睁开迷蒙的双眼,突如其来的光线让她的眼睛微微眯起,她抬头冲府慕梅打了个招呼。
  “早。”府慕梅笑着应了一声,然后他转头对床边的建平吩咐道,“建平,你找人去把早膳端上来。”
  “是。”建平转身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打了个响指,门口就出现了一批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他们进来以两个对一个把那些白衣女子,三下两下就把她们抓住然后拖了出去,散落在门口的饭菜也顺便被收拾了一下。
  “你……”摩静巧指着建平,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冒着浓浓的火气,“别太过分。”
  “够了,摩静巧,你也别太过分。”府慕梅突然转头盯着摩静巧大喝一声,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他现在很生气,眼神里透露着的凶狠让人发颤。
  “府主,你凶我。”摩静巧广袖半遮脸扭了扭腰委屈的看着他。
  “建平,把她给本府扔出去。”府慕梅黑着一张脸吩咐建平,这女人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房,对她好点还真当自己是谁。
  “师傅,这女人是谁?”这奇怪的女人是谁?大清早的就过来发骚,而且还让让府慕梅这种笑面虎破功,值得夸奖一下。
  “一个垃圾。”他回眸淡笑的回道。
  虽然李映雪很想知道这女人是谁,但是看着自家师傅一脸不高兴的样,想想还是不继续问了,安静看好戏吧,省的到时候自己麻烦。
  “是。”建平衣袖一挥,手上赫然多了一把奇怪的宝剑,暗红色的剑身反射着嗜血的光芒,配上同色系的剑柄,看上去更加诡异。
  “嗜血?”摩静巧看着他手里那把通体红色的剑惊呼了一声,脸色也开始转变。
  建平看着脸色苍白的摩静巧庹笑了几声,他提起手中的剑用手上下抚摸着剑身,道,“原来你也认识这把剑。”
  “你怎么会有这把剑?”这把剑不是已经失传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只是个误传?
  嗜血这把剑失传这事说来也好笑,当年血玲珑拼尽全身心血才打造了这把绝世无双的宝剑。宝剑刚在武林中初展光芒,尤其是那独特的血色剑身,引起了不少武林人士的贪婪之心,为了这把剑多少武林正派人士派人追杀血玲珑,称如果不交出这把邪剑就灭她满门。
  血玲珑也不屈服,有一日她当着所有武林正派人士的面把那把宝剑从悬崖上扔了下去,而后自己也从悬崖上跳了下去,那次事件后嗜血剑就暂时在江湖中消失了。
  “摩静巧,你是自己出去还是我把你打出去?”建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将剑指向她,庹庹的问道。
  “别以为你有这把剑我就怕你。”说完摩静巧袖子一挥手上多了一捆红布,她看着他,一脸的不屑,“就凭这把剑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