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零二章:是大人了

第一百零二章:是大人了


  李映雪偏头瞪了他一眼,小声地回道,“你才活该。啊,疼。”李映雪捂着自家脑袋,她快哭了,为什么师傅会打她,而且力气也不见得收敛一下,好疼的说。
  “别说话了,走路。”说完府慕梅转身提着裙子优雅地踩着楼梯走掉了,见师傅率先走了李映雪赶紧追上去,开玩笑,要是把师傅跟丢了那她的那间可以养花种草的府殿可就没有了。
  跟着府慕梅进了房间后原本笑的一脸热情的小二突然止住了笑容,一改刚才刚才阿谀奉承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朝他单膝跪下,口中喊道,“属下建义参见宗主。”
  “起来吧。”府慕梅淡淡的应了一声,接着他随手扯下脸上的面纱指着身旁同样在把面纱摘下来的李映雪淡淡的说道,“这是少宗主。”
  枯叶抬头惊讶的看向府慕梅手指的方向,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貌似是个女人,宗主不是从来都不近女色的吗?今日怎么带了个少宗主回来,而且还是个女的,这让他困惑了。
  “枯叶,难道没有听到本府的话吗?”看着枯叶脸上露出的困惑府慕梅有点不开心了,他柳眉一挑,粉面含威。
  “噗,哈哈哈。”看着府慕梅脸上变化的表情李映雪捂着肚子笑的毫无形象,师傅简直就是人才,穿了女装都能把威严表露出来,简直就是红楼梦里面王熙凤的翻版,只可惜王熙凤没他美。
  “徒儿,你这是在笑什么?”府慕梅掩嘴笑着问道。
  看到这笑容李映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努力平复心情,理了理被她弄得有点歪掉的面纱一本正经的回道,“师傅,徒儿没笑什么。”
  “是吗?”府慕梅柳眉一挑,似乎一点也不相信她说的话。
  “师傅,我错了。”见状李映雪赶紧低头承认错误,真是失误啊,竟然被压的那么惨,早知道他是这么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打死她也不会去拜他为师。
  “哦?错在哪里了?”府慕梅寻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打量着自己的手指问道,听语气似乎不打算放过她。
  李映雪苦着一张脸,师傅这是要人命啊,“师傅,我笑您有威风。”为了能活命,她连敬语都用上了,希望能看在她这么尊敬他的风上能留个全尸。
  “徒儿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府慕梅看着一脸便秘表情的李映雪非常‘关心’的问道。
  你妹,你才不舒服,你全家都不舒服,李映雪在心里暗暗咒骂,表面上却笑的一脸阳光灿烂,“师傅,你看我们走了这么长时间也应该休息休息了,是吧?”
  对于某人很狗腿的样子,府慕梅表示很受用,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徒儿真乖。”末了还伸手去抚摸某人的头顶。
  李映雪顶着头上还没有收回去的手感到欲哭无泪,她也太倒霉了点吧,拜个师傅而已嘛,结果却是给自己找了个那啥烦,她不要啊。
  “徒儿,你这又是什么表情?”看着李映雪欲哭无泪的样**慕梅嘴角轻轻勾起,嫣红的嘴唇吐出的话语让李映雪萌生逃跑的意念。
  “师傅,徒儿脸上没什么表情呀。”李映雪努力抑制住心中的想法,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面无表情。
  府慕梅又是轻笑了几声,他低头把玩着手中的面纱,窗外红色的光晕打在他的头上形成一个弧形光环,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
  “师傅啊。”李映雪瞟了眼窗外,半开的窗户隐隐约约可以瞧见远处的山林和已经落山只剩下边角的太阳,“现在不早了,等等洗洗就可以睡了。”
  “然后呢?”淡然的问。
  “然后就是,师傅快点安排房间。”某人很狗腿嘻笑应道。
  “既然徒弟这么说了,那本府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说着他起身站了起来,缓步走到李映雪面前,“枯叶,你带这位大侠去客房,本府和徒儿有事商量。”
  听到这消息李映雪震惊了,师傅刚才说要和她同一个房间,她耳朵没出什么问题吧?还是说这里面有巨大的阴谋?
  “师傅,徒儿可不可以弱弱的说上一句?”李映雪举着爪子弱弱的问道。
  府慕梅颔首同意了,他问,“徒儿想要和为师说什么?”
  “师傅,徒儿是大人了。”这世界好悲催,她现在可不可以不要这个师傅,真是太悲催了,气场永远比她强大。
  “徒儿这是在拒绝为师?”府慕梅柳眉轻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的她心惊胆寒。
  “不,不是。”李映雪说这几个字后快哭了,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以至于这辈子连连倒霉。
  “那就这么说定了,枯叶带他去客房。”他指的是一直站在一旁当柱子的庹伟才,然后庹伟才就这样被枯叶带了出去,被他很有意识的安排在了隔壁的隔壁的房间。
  李映雪头皮发麻的站在房间里,因为从刚才开始府慕梅就一直盯着她看,就差没把她身上盯出个窟窿来。
  房间里府慕梅脚步移动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李映雪沉默地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在心里暗自催眠自己,“我没感觉,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等到太阳完全落下府慕梅还盯着她看,终于李映雪忍不住了,她稍稍往后退了一小步然后抬头看着府慕梅,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师傅……”
  看着她如小猫般的表情府慕梅忍不住笑出声,这徒徒弟果然没有收错,不仅天赋异禀而且很可爱,很对他的胃口,与那些只知道阿谀奉承的女人好太多了。
  “师傅……”李映雪又喊了一声,这才把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府慕梅给唤了回来,他抬手拔掉头上的珠翠,如绸段般的头发在他拔掉最后支撑发髻的头饰的瞬间滑落了下来,披散在身后。
  李映雪看着此番场景不由觉得热血沸腾,心思也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她呆呆的看着,惹得府慕梅又是一阵发笑。
  回过神来的李映雪面红耳赤,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太丢脸了,她的一世英名就这样毁了。
  笑了几声后他便打住了,走过去拉着李映雪的手领着她左弯右拐,而李映雪因为刚才发愣的事情还在懊恼不已所以根本没在意,也就任由他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