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九十章:你还不懂

第九十章:你还不懂


  “当然好啦,我哥哥是最好最好的人,你也是最好最好的人。以后你们两个都当了皇帝,也会是好皇帝。你们要当好朋友,一辈子不打仗。”
  “这样我会很高兴的。”
  她说过的话一句一句回荡在他的脑海中,如果南云国没有了,她这样的欢声笑语还会在吗?一想起以后他夜空中唯一的一颗明星或许会荡然无存,他就不敢再想下去。不能,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父皇他还没有下决定,他给乔远将军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先回去,朕再想想。”。但是,万一父皇答应了呢?他一定要想个办法。
  “父皇,儿臣想请父皇替儿臣求娶宜成公主。”他跪在底下,一动不动地看着坐在上首的父皇。
  父皇的眼里满是惊讶,“绉儿为何有此一求呢?”
  他直视这父皇的鹰般锐利的眼睛,一字一字说道:“儿臣以为,将来的太子妃必要身份贵重、聪慧颖动之人方能有资格担当。多日相处,儿臣觉得宜成公主乃是上佳之选。
  再者如今中原只有易、南云两国平分秋色,南云国长期占着江南富庶之地,国力强盛。在尚未挑明敌友之时,儿臣以为让南云国把咱们当成朋友才是万全之策。”
  “哦?你继续说下去。”父皇的眼中有拨云见日的豁然。
  “倘若现在强取南云国,或许可行。但是,父皇近年来虽收并了不少小国,但国内xxxx、龟兹、哒赫归附不久,总有小战乱迭起。若是再加南云国这一强大的百足之虫,势必战火不断,战火不断势必百姓流离,百姓流离势必国内不安,国内不安则观海国危矣!儿臣以为此时休养生息,方能一强盛我观海国国力,二为将来一统中原做好充分的准备。”一句一句都是他早已藏在心内的话,今天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
  父皇奔下来拉起他,爱抚着他的头,畅然大笑,“没想到朕的绉儿,果真是个治国之才,将来把江山交给你,朕很放心。绉儿,你替父皇解了一个难题。原本父皇害怕自己在世之时不能一统中原,但是现在父皇不用担心了。父皇不能做到的,父皇相信朕的绉儿会替父皇做到。”
  于是,父皇向南云弘帝提亲。南云弘帝一口答应,两人答应先为宜成公主与太子定下婚约,八年后再行完婚。
  临别前,月明星稀夜。
  她依旧端着一盘百吃不厌的桂花酥,却不动一口“阿绉。你走了,琳儿会想念你,关雎会想念你,小一会想念你。”
  他抬头看一点一点东移的一弯月牙斜挂在树梢,“那你呢?”
  “琳儿和妙姑嬷嬷怕母后怪罪都不让我上树找杜鹃鸟儿,关雎姐姐总是催着我念书,殷燕经常凶巴巴不理人。只有你才肯听我唠叨,和我一起找杜鹃鸟,陪我一起等落叶,你这样好,我,我当然也会想念你。”宜成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是一说到这些话上时脸蛋也不禁红扑扑的,头一点一点埋在膝盖里。
  他笑意溢满了脸庞,认真地凝视着她微红的脸颊,从盘中捡出一块桂花酥递给她,“我希望,阿兰的脸上一直带着笑,一直不会有皱眉的时候。答应我,好吗?”
  她吃下一口桂花酥,向他展开一个明媚的笑颜,重重点头,“嗯,我会的。无论什么时候,阿兰都不会忘记要笑着。”
  他心中忽然有些不忍,她若是将来嫁给了自己,自己可以封她为皇后,但是可能给她一份专一的爱吗?她是那样自由的一个精灵,当公主会很幸福。可是当皇后,帝王之爱,终究是会亵渎了她。他的笑意消散,慢慢解下腰间的一块玉佩,放在她手里“虽然咱们订了亲,但若是你以后有了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你就把它送来给我。我看了就明白了,就会解除我们的婚约。”
  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急着缩手,“不好,为什么这样?父皇母后从小就和我说,说话要算数,我不会……”说到此处又是急、又是怒、又是羞。
  他忙按住了她的手,“你先不要急着做决定。有些事情,你现在不懂,但是以后会慢慢懂得的。我只是不希望你以后会为难。若是八年后,你没有把它还给我,我自然了解你的心意。但是现在我希望你收下它,也记住我我今天和你说的。”
  他转过头去,不忍再看她松间月华染就的脸,却无意瞥见柳梢头的月牙慢慢上升,终于离了柳枝的弯影,中间生生生出一道泾渭分明。他忙高抬起头,看着满天繁星。星星一明一暗,像极了她灵动的眼。“阿兰,你喜欢月亮还是星星?”
  瞬间被转移了注意的她重新又侃侃说起来,“不喜欢月亮,因为它一时缺一时圆,弄得母后总是对着它流眼泪。还是星星好,总是亮晶晶的。不过我不喜欢只有一颗星,我喜欢满满一天空都是眨着眼的星星,满满一天空的……”
  他心里默默想着,如果八年后,你还没有把玉佩还我。我一定为你建一座“凤寰宫”,“凤”为天下女子之尊,“寰”者广宇也,我想把满天星星都给你,只为换你一个笑容。
  八年后,一个晴朗无比的天气。
  南云国一万大军送了红妆的她来到,他惊喜若狂。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摆成了几条长龙,一万名士兵红灯执掌在正门口上,只为迎接她,他的太子妃的到来。
  龙凤灯烛熠熠生辉,红帷委地映照满室如春。他颤着双手揭下了盖着她脸的红纱,瞳凝秋水剑流星,裁诗为骨玉为神,娟娟静美的她更添清丽出尘。八载不见面,他心里勾勒过千千万万个她的容颜,却没有一个胜过眼前的她。
  他轻执起她的皓腕似雪,小心翼翼地问:“你愿意?陪着我一生一世?”
  她的眉眼间坚毅如冬日凌霜凌雪的苍翠松柏,“天长地久有时尽,不信与君决绝日。”哪怕是天长地久都到了尽头,我也不愿意离开你。这样的情深意重,他夫复何求。
  她是那样柔情似水、温暖高雅的女子。对他成亲前就已有的妾室关怀备至、不分彼此,对下人仆妇们和蔼可亲、善待公正,对他的父皇母后孝顺有佳、无微不至,对他百依百顺、体贴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