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五十一章:从一而终

第五十一章:从一而终


  咔!单英卓连忙向李映雪微笑作揖,饶命啊!
  一身黑袍的步宇寰,更显的沉稳大气,此时不管旁边两人的举动,直径抬步向前走去。
  “哟!爷,您来了,好久不见了。里面请,里面请。”
  看着龟奴热情的伸手相迎,李映雪和单英卓石化了,这个更无耻,常客?
  三人先后进入,整个春满楼,那叫一个大,就只说说楼下摆的桌子就有四五十张,几乎都坐满了人,别再说楼上包间里的,到处都是莹莹燕燕,香味儿扑鼻。
  “阿嚏!”一阵风吹过,李映雪一个忍不住,就见一人站立三人面前。
  妇人,妖娆的挥舞着手绢,粘粘道:“哟,三位爷,今儿是,听曲啊,还是包间啊?”说着,伸手攀上步宇寰的肩膀,一脸的欲望。
  听曲,意思是就在楼下坐坐就走了,包间就是说要找姑娘过夜,瞧着,话问的多含蓄,华夏的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啊。看着老鸨那粉厚的脸,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趴着步宇寰身上,李映雪一阵恶寒。真她妈恶心啊!
  “听曲。”不带一丝感情,冷的似深冰的话从步宇寰嘴里发出。老鸨一愣,随即伸手挑起步宇寰的下巴“真是识货啊,今天可是我们春满楼台柱子登台献曲的日子。要是往常,你们想瞧还瞧不见呐。好了,不打扰三位了,小三子招呼好三位爷。”
  看着老鸨摇曳着身体,扭动的着屁股,远去。李映雪一阵虚脱,真受不了,这真是够,够呛。
  “三位爷,你请坐,不知需要姑娘相陪不?”
  单英卓,举起扇子对着小三子摇了摇,示意。小三子点头下去,布置酒水,菜肴。
  看着周围的人,上到四五十岁,下到二三十岁的人都有,穿着打扮很明显非富即贵。一看就是富家子弟,有的还能看出一身的官气威。真是鱼龙混杂。李映雪八卦的笑着看向步宇寰,“咳咳。”不自然的轻咳一声道:“步宇寰,问你个事,你爹是御史大人吧?”
  步宇寰挑着眼角看向李映雪,明知故问。
  “嘿嘿,那个,那个,步大人常来这里玩吗?……”
  一句话还没有问完,单英卓猛的把头磕向桌子,这都是什么问题,人家会给你说自己老爹逛妓院吗?
  “荒唐!我爹怎么可能到这种地方来……他清正廉……”
  步宇寰的话还没有说话,老鸨的大嗓门就飘了过来“哎哟,步大人,您这是要走啊,今儿怎么回去这么早,怎么样,小翠伺候的还行吧!”只见公正廉明的步大人,满意的点这头,就向门外走去。
  三人一脸黑线,单英卓直接用头磕两下桌子,老天,这不是真的,怎么这么巧?
  “额,这个,我爹,可能和我们一样是公务……”步宇寰红着脸,尴尬不自然,怎么这么巧,他爹怎么会来这里?
  “嗯,公务,我们理解,理解。”李映雪,单英卓不约而同的异口同声,点头表示认同。
  这步宇寰的娘挺悲催的,老公和儿子都逛妓院,那个,小翠伺候过老子,在伺候小的,靠!两用!双项收费。这万一哪天要是怀上了,这是儿子,还是孙子呢?想想都恶心。李映雪恶心的抖抖肩。
  单英卓看着李映雪一脸的调侃“你又在瞎想些什么?我师兄不逛妓院的.。”说着,龟奴小三子,将水酒,菜肴上齐,为三人甄满杯中酒水,转身退下。
  李映雪端起酒送到嘴边,不行,肚子里有话不能不问,要不然憋的慌“嘿嘿,步宇寰啊,那个我还是想问问,你爹有几个老婆?”
  什么是不耻下问,这就是,脸都不要了。单英卓恶寒。
  “三个。怎么了。”步宇寰,一脸纳闷,这不是很正常,谁家都是有几房的,但是以后自己绝对不会这样,自己要得的就是三千溺水只取一瓢。从小看着娘亲因为父亲去其他姨娘那过夜,彻夜不眠不休,泪流满面,到头来还要笑脸相迎。自己绝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这样的苦。想到这,单英卓蕴含深意的眼睛看着李映雪。
  单英卓看着自家师兄的表情缓缓笑起,既然如此,那就帮师兄探探低“李映雪啊!你将来要找什么样的人呢?给二哥说说!”
  “我要的人,必须对我从一而终,终其一生只能是我的人,不能在想其他。”在现代就看够了小三上位的筹码,现在到了这个地方要是在不能如意,干脆一辈子孤单死算了,反正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听到此话,步宇寰眼睛都亮了起来,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和自己一样要寻找唯一。不像其他女子,张开就是我不介意你以后娶几房妾室。
  单英卓看着李映雪,手紧紧的握起来。是啊,李老爷终其一生只有又萍一人,难免李映雪和觅旋受其感染。李映雪这样想,那自然觅旋也是这样的心思。自己一定要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
  “三位爷,我们春满楼有一新规定,就是要,爷留下生辰八字,到您生辰那天,我们将有大礼相送,而且,全天你的消费都是免银子的。”龟奴小三子,将笔墨纸岩放好,恭敬的站着。
  “哦,有这等好事,真是美哉!”单英卓看着李映雪,步宇寰二人,二人朝单英卓点头示意。
  生辰八字是很重要的,心狠之人用来做降头,下咒,这都是有可能的,怎么会要八字,真是稀奇。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入虎穴,哪来的儿子。
  三人齐齐写下自己八字,自己这个八字,都是自己瞎编的。当步宇寰看向李映雪宣纸上的八字,没有由来的脸色一红。三人把纸递给小三子。便听大厅内一阵喧哗。原来是台柱子上台弹曲了。
  只见女子翩翩坐下,大而温柔的眼睛,送送盘起的发髻,只用一根绿色簪子挽起。宛如一江春水,温柔且涟漪。微红的脸,一身淡粉长裙,宛如一块碧玉。让人挪不开眼睛。
  好美的女子,连李映雪都心动力了。此女宛如池中荷花一样。清雅秀丽。
  只是三人都不曾注意的角落。在三人痴迷的时候,有一道审视的眼光投向李映雪“小三子,你确定,这张八字就是那位白衣公子的吗?”
  “小的确定。”
  “好了,你下去把!”老鸨转身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映雪一眼,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