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三十四章:都会如此

第三十四章:都会如此


  没曾想这李家大小姐还是爱花之人,由此花可见此其主人心思细腻,碗柔大方,也是多情之人。单英卓伸手轻轻脱起底垂的花朵。
  “觅旋,见过单公子。”觅旋微微曲身向单英卓施礼,刚刚回复神志的觅旋,正准备到海棠花下喝杯清茶。哪只看到却是这幅景象。
  单英卓顿时是,不知所措的放开手里的花朵,不自然开始背着手。“咳!那个觅旋小姐,你没事了,我只是看望你是否无恙,顺便告诉你一声,家父想让你去衙门一趟说明那天在北山的一些情况。”
  听到单英卓说的北山那天,再想想李映雪身上的抓痕,本来明亮的双眼,瞬间黯淡下去,觅旋低头直径走到海棠树下的玉石桌子边,缓缓坐下。一阵风吹过,觅旋的衣裙轻轻扬起一角,一头柔软的发丝轻轻漂浮,扬起的发丝缠绕着海棠花朵,这一瞬间的黑红相交,竟然让单英卓看的有些痴迷。真的好美。
  不等觅旋开口相请,单英卓便自觉的走到觅旋对面弯腰坐下“你是不是知道李映雪被何所伤?”
  “嗯!”觅旋轻轻的应着,目光黯淡的抬头看着垂下来的花朵。
  单英卓看着神色淡然,实则悲痛万分的觅旋有些心疼道:“你那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觅旋静静的看着海棠花,没有回答,仿佛问的问题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你这样憋在心里会难受的,我愿意做你的朋友,分担你的悲痛。”单英卓见觅旋如此淡定,这些话几乎想到没想便焦急的脱口而出。
  觅旋回过头看着单英卓,平心静气道:“请代我向单大人谢罪,我明日便会去衙门。”曲身站起。
  “李觅旋,你知不知道,现在那个妖精还在害人,这次是李映雪,谁知道下次会是什么人,又有谁能像你们姐妹这般幸运侥幸逃脱,他们的家人,他们的爱人,失去自己爱子的父母,失去相公的女子,会怎么样?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它,知道吗,不然全城百姓都得死。”单英卓几乎气不打一处来,亏自己刚刚还欣赏她是爱花之人。
  准备走开得觅旋听见这些话,微微诧异。静静得站着。是啊,如果不把事实说出,不知道多少人将受此丧子,丧夫只痛,别人不知这种感觉,自己难道不知道这种,万念俱灰,痛心疾首的感觉吗?
  觅旋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缓缓响起“你试过这种感觉吗?每天睁开眼,看到的所有一切瞬间失去了颜色,都没了生命,明明知道需要放手忘记,却还在等待不可能会发生的事,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我多希望他还在,他一心想让我活下去,可是活着的我,生不如死的我该由谁去关心,谁去疼爱!”
  单英卓深深的低着头,双手死死的握拳,没有回答,不是不回答,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觅旋抬头看着此时红艳无比的海棠花,这还是肖德本第一天到李府送菜时一起栽种的,那天,觅旋正好到后院找下人帮自己栽种海棠花。
  当时看到后院门口的肖德本,还以为是新招进来的下人,二话不说拉着就到自己的夏园让他帮忙栽种。
  因为家境贫寒肖德本是边读书,边卖菜来补贴家用。两人都是爱书之人,便一起讨论诗词,经赋。从那天起两人便交往频繁,开始也只是对对子,比作诗,后来就……
  单英卓认真的凝视着此时沉默的觅旋,也不在催促。只见觅旋,缓缓转身再次坐下,轻轻阐述“那天,我向家人留书出走后……”
  听完觅旋的讲述,单英卓很是佩服,以前从没听说过李觅旋和卖菜肖德本之事,但没想到这李觅旋还是敢爱敢做之人。
  天下之大如此重情重义之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能得此种人得垂青那是莫大得荣幸,不要说那肖德本会那般得舍弃,如果是自己也会那样做,不!这天下得男子都会如此。
  此时得单英卓竟有感同身受得感觉,百感交集得缓缓站起道:“觅旋,衙门你明天不用去了,我现在回去就把事跟我爹说清楚,你就在家好好修养吧。”
  这几天的李映雪,虽然是在沉睡,但是也不影响旁人喂水,喂药,全靠大夫所开得草药里加些营养的东西来支撑身体所需的营养。步宇寰倒是每天都来,上午去荷香居露露脸,然后再到李府,照看李映雪。其实根本用不着他亲自过来照看李映雪。再说了,人家李府这么大,除了有钱之外,还能有什么,不就是有一院子仆人。
  李映雪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这觉睡得那叫一个舒服。舒服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事物从模糊缓缓的清晰起来。‘嗯!自己怎么趴在这睡觉呢?’李映雪缓缓伸出手想把身体撑起来“嘶!好痛。”对了,自己被那个该死的妖精抓伤了,可恶。李映雪把手臂放在胸口下支持头部微微抬起。
  “啪。”“啊……!小姐醒了!”桃花端着煎好的药,刚抬腿进屋,就看在床上蠕动的李映雪,李映雪立时扭头送给桃花一个大大的微笑。谁知道,看到李映雪笑脸的桃花突然一惊,手里的药碗滑掉在地,大叫一声的桃花那叫一个反应迅速,转身便向门外跑去。
  李映雪皱着眉头看着向外飞跑的桃花,一脸的无奈,好像自己不应该醒?房间里也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自己虽然做了很多让他们无法忍受的事,但有那么遭人记恨吗?算了,还是继续睡觉吧,本来还想着让桃花给自己弄点吃的过来,现在估计是实现不了。“哎!”轻轻叹了一口气,真是爹不疼娘不爱啊!李映雪轻轻底下头,正准备吧脑袋放在枕头上。
  “李映雪!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速奔跑进屋的步宇寰,眼睛微微轻颤。身体僵硬的站在床边。
  看看突然跑进来的步宇寰,李映雪目瞪口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转头看看旁边,是自己的房间不错啊!突然李映雪鄙夷的眼神瞥向步宇寰,这个不要脸的不会是怕自己赖掉那三两银子,专门跑来的吧。也太无耻了,人家好歹也算是救他一命的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