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三十一章:妖妇

第三十一章:妖妇


  “木振停下,休息,我累了。”说着,步宇寰便双手抱胸靠在路边的树上。
  不说,还不觉得的,此时的木振已经累得满头大汗,“老婆婆我先放您下来歇息一下,您小心我现在开始放手了。”说着木振缓缓弯下腰,让老人的双脚先着地,在这关键的时刻,木振突然手滑一下,松开了抓住妇人双腿,眼看老妇人就要摔倒在地。突然,步宇寰伸手搀扶住了老人。
  在步宇寰握住老人的手,只有一瞬间,步宇寰突然扭头一掌打在木振背上,将木振推到了远处。同时老妇人伸出毛哄哄的爪子,抓向步宇寰,步宇寰一个紧急后跳,整个身体凌空而起,从腰间拔出佩剑。刚刚就是因为搀扶老妇人时摸到了毛茸茸的爪子,才会推开木振。
  此时的木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雷鸣电闪般的变化,在看看,刚刚因为老妖妇那抓空的一抓子,步宇寰身边的百年老树至少已经脱了一层皮,如果当时不是师兄将自己打飞,自己恐怕已经见了阎王。这可恶的老妖婆竟然这样骗人。木振伸手拔出佩剑。步宇寰在前,木镇在后。
  步宇寰双脚落地,立即把剑平方于胸,猛然向前跳起,星驰电走间已经出现在妖妇面前,一剑挥下,可那妖妇倒也眼疾手快,在剑刺中的瞬间,一把抓住步宇寰佩剑,这剑哪里是妖魔能动之物,此乃步宇寰师傅所佩驱魔剑。只见妖妇一声嗷叫,甩开驱魔剑。朝着步宇寰就是一爪子,电光石火间,步宇寰急速跳跃躲过这要命的一爪子。
  木振见此时是攻其背后最好时机,顿时拔地而起,挥舞长剑刺向妖妇背后,在这一瞬间妖妇背后突然冒出两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一个甩尾,竟把木振摔在远处的树上,树木也被连根拔起倒地,木镇滑落在地“噗。”一口鲜血吐了来,她娘的这倒地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有两条尾巴,此时看来,木振已经身受重伤。
  妖妇此时得意的摇头摆尾,玩味的看着眼前的步宇寰抓耳挠腮。步宇寰怒目而视。好厉害,只用一招,竟然如此威力,他知道木振已经身负重伤,心里难免有些急躁。
  步宇寰猛然跺脚,双手在胸前合十结印,此时的驱魔剑漂浮在空中,步宇寰此时的双眼越睁越大,越来越红,目不转睛的怒视妖妇只听步宇寰狂躁并有些沙哑的大喊到“驱魔剑法。”
  驱魔剑快速自转,肉眼可以看的见的速度分裂出十几把此剑,凌空旋转,围绕在步宇寰的一周。步宇寰手指朝妖妇指去,所有的驱魔剑风驰电掣间刺向妖妇。妖妇四肢着地,手脚并用,在上两天大尾巴,反倒是应付自如的抵挡。空气中不断发出驱魔剑和爪子碰撞的声音“當。”
  “镃镃。”
  步宇寰的嘴角缓缓流出一丝血迹,看着眼前的景象,心知自己也撑不了太久,因为驱魔剑法用尽了自己一大半的精力。
  突然妖妇妖气大涨,浑身都被黑气包围,仰天长啸一声,驱魔剑微微颤抖,十几把驱魔剑瞬间破碎的只剩本体那一把。驱魔剑快速飞回步宇寰胸前,对步宇寰摇摇剑身,好像是说,我不行,它太厉害了。
  步宇寰含首点头,驱魔剑瞬间倒地再没有一丝灵气。看来驱魔剑也是精气大损。步宇寰嗜血的眼睛怒瞪着妖妇,不断的喘息,刚刚已经用去一半的功力,看来今天就要葬身此地。
  妖妇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腻舔着自己的爪子,发出恶心的声音,妖妇高高挑起眉梢,阴阳怪调道:“嘻嘻,我当有多厉害,原来不过如此,好了老娘也玩累了,就拿你补补身子吧。”说着妖妇突然一个跳跃,极速飞向步宇寰,眼看那厚重的爪子就要抓到自己,这时步宇寰竟然被一朵不知名几乎接近透明的红色花朵所拥护着,这花是由施法者的精气所凝聚而成。
  一个掌风扫过,打在妖妇胸口,妖妇瞬间翻滚在地。
  只见来人凌空踏步而立,面色冰冷,不怒而威。发丝随风扬起,在身后柔柔浮动,身着淡粉衣襟。眉不苗而戴,龙晴凤目的双眼囧囧有神,俯视着一切。
  是她来了,李映雪,此时的木振张口结舌的看仰望着高高在上的李映雪,竟有些痴呆起来。
  反倒是刚刚被李映雪救下的步宇寰喘息着桀然一笑,凝视着空中的李映雪,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她本该就是如此的超凡脱俗,无视一切。
  今天下午李映雪本来是带着银子去荷香居找步宇寰还帐的,到那之后,那天的小二告知李映雪,步宇寰和木振早早就去了北山。霎时李映雪心急如焚,北山有妖精,而且妖法高深,这两个呆子吃饱了撑的吗,李映雪越走越快,小跑着走向北山,突然一阵妖气直冲云天。李映雪心中大叫不好,这是妖精在汇聚力量。一个弹跳,瞬间飞起,一闪而过。连旁边人都没有看清,只觉得一阵风吹过。
  李映雪轻轻双脚立地,没有给妖妇一丝喘息得机会,双手利落得伸出,突然千万条如树藤般藤蔓“唰。”得从背后窜出。藤蔓极速飞向妖妇,将其紧紧捆绑,李映雪狠狠往地上一甩,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妖妇被狠狠摔倒在地,身上的藤蔓有继续勒紧。
  朱红色唇轻轻开启好听的声音如琴音般诱人“可恶的妖精,竟敢伤害我的人。”藤蔓快速向李映雪身后回缩,妖妇也慢慢靠近李映雪,只见李映雪伸出手掌,雷厉风行般朝妖妇胸前又是一掌。妖妇的两条粗大的尾巴直直竖立,朝李映雪就是一甩,这是李映雪始料未及的,连忙甩放开藤蔓,将妖妇扔出去。
  木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身体都忘记了活动,步宇寰也有些惊讶,这李映雪道法很是高深,为什么以前不曾听说过此事。不过李映雪那句‘我的人’却让有的人心中很是舒服。
  被丢向远处的妖妇,翻身四脚着地,摇着尾巴,那张老妇人的脸,已经开始扭曲,右脸的皮已经开始慢慢脱落,好厉害的女娃。看来不下老本是不行的,必须想办法逃过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