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二十七章:这么狡猾?

第二十七章:这么狡猾?


  李映雪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眼睛更加明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刚才喊我什么,我没有听清楚。”李修竹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再说错,别怪我。
  “小三,我喊你小三怎么了。”修竹高高扬起自己的脖子。只是下一秒,只见李映雪伸出手指,一声“定身!”
  修竹脸色变了,自己的身体动不了,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怎么动都没有反应。
  李映雪伸手在修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都给你一次机会了,你还说,你丫的是不是把我当成病猫了,答应我的什么自己忘了。”
  “小妹,我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快给哥哥解了这个法术吧。”,修竹卖笑的看着李映雪,没办法谁让人家比自己强。
  李映雪伸手五捂住自己的嘴巴,惊讶的睁大眼睛道:“呀!哥哥,我只学会了施法,师傅还没教我怎么解开此法术。”
  看着睁大双眼愤怒的修竹继续道:“哥哥,不急,师傅还会回来找我的,很快,也就半个月,你不要担心,哥哥,这,深更半夜的,妹妹实在不太合适在这呆着,别人会说小妹我不知礼教的。小妹先行告退,不影响哥哥观看美景了。”说完,李映雪仪态万千的朝修竹施礼,悲天悯人的看了修竹一眼,转身离去,身后跟着捂着嘴巴怕自己笑出声来的桃花。
  “李映雪!我要杀了你。”一字一句,从脸色发青的李修竹牙缝挤了出来,我呸!她懂个屁礼数。
  桃花看看在前面慢悠悠走着的李映雪,又回头看看鲤鱼池的方向,不放心的问道:“小姐,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总不能真的让少爷就这么站着吧,还是想想办法……”
  “傻丫头,骗他的,你也信,他一个时辰就没事了。”李映雪伸手扯过旁边不知名的花,低头深深的嗅了嗅花香,嗯,的却很香。
  桃花更担忧了“那小姐,为什么不给少爷说清楚,这下,少爷肯定会生你气的,这可怎么办。”家里的俩个人都让小姐得罪了,以后的日子真不会好过了。
  夜深人静,月夜风高的晚上,最适合半夜出行。所有院子都寂静的时候,一个黑影如一道光快速闪过。
  黑影走到床边,看着沉睡的觅旋,李映雪皱紧眉头。
  觅旋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缓缓的睁开眼睛,为什么不怕?有什么可怕的,可能是因为知道,如果真的是恐怖的事,也是肖德本回来看自己了,为什么只有自己还活着。
  漆黑的卧室里,李映雪看着觅旋睁开眼的一霎那,可以感觉到觅旋的眼睛里溢满出来的伤悲可以取代一切的希望。倒地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会如此绝望。
  “梦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跑这看着大姐做什么。”觅旋说着,翻身下床,向房间中间的桌子走去,抬头示意李映雪一起坐下。
  李映雪走过去,看着正在倒茶的觅旋坐下道:“姐,我想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
  觅旋把到满的一杯茶水推向李映雪,“哪有什么事,怪我们命不好,注定不能在一起,只是可怜了德本,被我连累年纪轻轻就……”
  “姐,如果我说,你一直昏睡至今不是因为大夫所说的受到惊吓,而是因为你被妖气缠身,才导致你昏睡不醒,如果不是你脖子上的佛珠,你早就没命了。”李映雪端起茶,淡淡的喝了一口,眉头一皱,这茶太苦,不好喝。
  听到李映雪的话,觅旋伸手捂向自己的胸前,深深的向心口压去,满眼都是深深的爱意“这是德本送我的,说是传家之宝,能治邪驱魔。”
  “难怪,说不定也是因为这样,那妖精才会放你一马,让你自生自灭。”李映雪点点头,一脸的老练成熟。
  觅旋眼角含着泪光,因为李映雪的话,胸前的双手已经握紧拳头“梦儿,姐姐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但是答应姐姐,千万不要去招惹它,不能让爹娘在跟着咱们担惊受怕了。”
  其实,以前的李映雪性格孤僻不喜和人交谈,再加上觅旋以前经常跟着李老爷在外经商的原因,觅旋对李映雪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对于李映雪会知道这些也不稀奇。谁都会有奇遇和秘密不是吗?。
  “姐,你想让你的德本早日投胎做人吗?你可不知道,因为他是被妖精所杀,所以,怨气极重,只能在人间和冥界之间游荡,永世不得超生,不能在投胎,除非把这妖精歼灭。”李映雪抓住觅旋的手,认真的看着她。
  觅旋呆滞了,永世不得超生,一直游荡,德本果然还是我害了你,想到这,觅旋吟吟哭泣起来。
  每个人都有不能接受的事情,哭只是一种发泄,发泄之后,还是要去解决问题。李映雪静静的等着觅旋,要她自己抚平情绪,再说出那天之事。
  这是李映雪第一次看到别人在她面前哭泣,而自己并没有生气。
  长长一声叹气之后,觅旋停止了哭泣“那天,我们跑到北山,整个山路上没有一个人影,我和德本,只顾着憧憬以后的生活,也没有觉得奇怪,走着走着,前面突然有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婆婆坐在路边,当时也没觉得奇怪,想着也许只是山下猎户,出现在这山路上也是很平常的。”
  “好狡猾的妖精,知道利用人类最柔软的部分,如果一个妖精修练达到一定的成度,是能幻化成人去骗人的,像狐狸和蛇就喜欢幻化成美女。幻化成老人,到底什么妖精?。”李映雪看着眼睛红红的觅旋,认真的分析着。
  觅旋看着边说话,边自顾点头的李映雪继续道:“我们走到她身边的时候,那位老婆婆说,她是山下的猎户,因为赶路,扭到脚了,想让我们把她背下山去,当时我们想也不能真的丢下这位孤苦的老人不管,我和德本便商量把老婆婆送下山后,再继续赶路。
  德本背起老人,我们三人就这样走着,可是老婆婆指的路,却和我们上山走的路完全不一样,越来越往茂密的丛林深处走去,当时觉得有可能是要抄近道,毕竟山上的路那啥。
  记得,德本不小心让石头绊了一脚,俩人差点摔倒,情急之中德本抓住了老婆婆的手,德本站稳之后,突然对我喊大喊:云儿快跑!我当时还不知出了什么事,那里肯跑,我正想开口去问,我,我,看见,看见了一只毛哄哄的手,不,那是爪子,已经抓向德本的脖子,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