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十三章:只能勉强

第十三章:只能勉强


  丁德运狼狈地拖着剑走下台,心里无声的哭泣着:终于结束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众人又无声地让出一条道。
  这下再也没有人再敢上台比试了,谁想自取其辱?
  李映雪在原地站了几秒,就转身欲走。
  “姑娘且留步。”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出现在身后,叫住了李映雪。
  李映雪又拐了回来。
  “在下褚明杰。”褚明杰微微弯腰道。
  打从褚明杰上台,台下就开始了讨论声。
  褚明杰:江湖武功排行第三,仅次于穰玉成。此人不仅武功高深莫测,且是常平第一美男子。虽然没门没派,身份神秘,但倾心于他的女子可谓是数不胜数。
  “李映雪。”李映雪也微微弯腰,然后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褚明杰的脸不似穰玉成那般妖媚,也不似丁德运那样冷俊。他的脸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但又不粗狂。嘴角挂着的笑容总给人一种沐浴春风的感觉,但那双好看的眼睛却深邃得让人不敢直视。
  “姑娘请。”褚明杰对着李映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映雪举起剑,就没有了动作。这就是所谓的敌不动我不动。
  其实并不是没有动,只是不是招式上的切磋,而是意识。李映雪就是对褚明杰使了幻术。
  褚明杰大惊,拼命的维持自己的理智。
  时间一久,李映雪就有点头晕,幻术是十分费神的招式,而褚明杰的意志又坚强的超乎想象,只怕再斗下去,敌未伤我先亡。
  李映雪把眼睛移开不再看褚明杰。
  褚明杰回过神来后大惊,看来他还得更加防备这个丫头才行!
  李映雪身形一闪就来到褚明杰身边,提足十成内力集中在剑上,毫不留情地挥向褚明杰。
  褚明杰灵巧的化解了一招,反手也是致命一剑。
  李映雪把花火剑缠上褚明杰的剑,随即内力一震,被花火剑缠着的剑就断成两半。
  褚明杰眼里闪过惊讶。他没想到一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小丫头,内力尽可如此深厚。
  二人过了将近百招。李映雪心里也十分惊讶,江湖人都认为褚明杰武功仅次于穰玉成,但其实褚明杰的武功却在穰玉成之上,因为她和穰玉成过招只需九成功力,而现在十成功力也不见占上风。
  直到太阳将下山,李映雪才胜了褚明杰。李映雪心中暗暗侥幸,如果褚明杰有把剑,可能自己就敌不过他了。
  褚明杰眼中闪过失落,只是一闪即逝,随即抱拳:“参见盟主。”
  台下所有人也随着褚明杰单膝跪下:“参见盟主。”
  李映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穰玉成等人,只见穰玉成和丁德运一点也没有惊讶,只是耸耸肩,只有小曼一人和她一样摸不着头脑。显然,她被算计了。
  再回头,一个白衣女子已出现在李映雪身旁。她单膝跪下,恭敬道:“属下拜月宫宫主边安宜,参见盟主。”
  李映雪瞪着穰玉成。盟主?他们俩脑袋里是怎么想的?她还不想这么早步入江湖,他俩却……
  李映雪瞪着穰玉成。盟主?他们俩脑袋里是怎么想的?她还不想这么早步入江湖,他俩却……
  暗暗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只有逃了!什么盟主的就让那俩二货收拾去吧。
  李映雪脚尖一点,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出了城门。
  小曼赶紧追了上去:“小姐!”虽然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但小曼怎么说在江湖轻功也数一数二了,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盟主!”边安宜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但她无法理解,李映雪为什么要逃走,如果不想成为武林盟主又为何来比武?
  出了城的李映雪一路南下。其实武林盟主这位置挺好的,武林至尊,有钱有势,连朝廷都让个三分。但武林盟主这个位置不是想做就做的,整天到晚要管江湖那些是是非非,动不动就有几个刺客……反正她是不想去蹚浑水。
  小曼的轻功虽然数一数二,但还是没赶上李映雪,一直和李映雪有一定的距离。她知道,李映雪是在生气,气她没管好自己的相公。可她是很无辜的!她也是刚刚才知道这是那俩二货的陷阱……要早让她知道,她肯定会告诉李映雪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飞了许久。直到李映雪确定甩开了身后平阳跟来的尾巴时才停下。
  “小姐!”
  见李映雪终于停下,小曼激动的冲上前。
  “嗯。”照样是淡淡的应答。
  “小姐,你听我说解释,我是无辜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连盟主已经西去了都不知道。”
  “嗯。”她当然知道小曼是无辜的,她相信小曼,“找个客栈歇会。”
  “小姐……是。”
  两人的轻功都不错,就这么一会的时间已经离平阳很远了。
  小曼领着李映雪走了一会:“小姐,前面就是小桥镇了,到前面歇歇脚吧。”
  “哦。”
  二人来到小桥镇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可街道上还有许多行人来往,到处张灯结彩。
  “小姐,这里是离平阳最近的小镇,所以有很多江湖人士来这里投宿。这几天又有选拔盟主的比武大赛,只怕我们找不到客栈投宿”小曼担忧道。
  “嗯。”
  难怪这个小镇这么繁荣,原来是沾了平阳的光。李映雪暗暗想。
  果然如小曼所说,这里几家高级的客栈都已经客满了。
  二人只有来到街尾小巷里比较冷清的一间客栈。这里没有前几家那般豪华,相比之下显得十分映雪酸。但在二十一世纪来说,也是间三星级的了。可这里是平阳,奢侈的国度。
  “小姐,只能勉强你了。”小曼认为这间客栈是十分映雪酸的,就和将军府里的奴才的房间一般。
  “嗯。”点点头就迈了进去。
  虽然映雪酸,但这间客栈里也有些许人。
  小二见有客人就马上迎上前,“哟,两位客官打尖呢还是住店啊!”
  “住店。”小曼微微一笑,把一锭银子放在小二手中,“要两间最好的厢房。”
  “是是是!!二位快里边请。”收到小费的店小二马上做了个请的手势。
  房间是在二楼,李映雪推门而进,打量了一下房间,还算满意。
  “准备一下水,我要沐浴。”对着小二道。
  “是。”店小二弯着腰关上了门。
  “是。”店小二弯着腰关上了门。
  “小姐,我们先下去吃饭吧。”小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