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九章:还是让我来!

第九章:还是让我来!

丁德运机械地转过头,对李映雪道:“这是不是他家?”
  
  李映雪耸耸肩,表示她也不知道。
  
  “钥匙没带吧?”小曼十分天真的说道。
  
  “对啊,应该是的吧,哈哈。”丁德运附和道。
  
  李映雪无奈地摇摇头,唉!!可怜的小曼,一生注定被人忽悠!!
  
  笨重的门被轰轰的打开了,引入眼帘的就是穰玉成欢喜的脸:“快进来,外边冷。”
  
  “嗯,小曼,咱们走。”丁德运拉着小曼向里走。
  
  “小姐,你先走。”小曼拽住丁德运。
  
  “嗯。”算这丫头有点良心。
  
  穰玉成道:“客气啥啊,今后咱就是一伙的了,叔罩你们!!”
  
  “呵呵呵,叔还小爷钱就可。”丁德运嬉笑道。就他西乐门的身份,还用得着他罩啊?
  
  “咳咳咳……咱们走吧。”穰玉成干咳几声,直接无视丁德运后面的话。
  
  “喂!”丁德运咆哮一声。
  
  小曼轻声安慰:“丁大哥,你别生气……”
  
  丁德运扭过头,温永春:“嗯。”
  
  李映雪瞥了他们一眼,忽然冒出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你们成亲好了。”之后飘飘然地走过。
  
  “成成成亲?”丁德运愣住了,之后鼻血狂喷。
  
  “小……小姐。”小曼害羞地揉搓着衣角,脸已经通红。
  
  看到如此反应,李映雪收回刚踏进大门的脚,冷冷道:“开玩笑。”
  
  “啊!小姐,你怎可开这等无聊玩笑?”小曼赶紧追上李映雪。
  
  丁德运则紧抿着嘴,和小曼成亲……
  
  “喂,小子,你还进不进来啊?”穰玉成偷笑道。
  
  “啊?哦!当然了!别想把本小爷关门外!”随后就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了。
  
  穰玉成真有种拍死这狂妄小子的欲望,两个字——欠扁!!三个字——妄想症!!
  
  关上门,穰玉成也跟了进去。
  
  说真的,这个庄园还不是一般的大啊,还修理的井井有条,这……太不寻常了!
  
  “我们去哪?”李映雪不耐的看向穰玉成。
  
  “呃……大厅。”穰玉成指指右边,“这拐过去。”
  
  大家拐向右边的小道,不久就来到了一房子外,大门上的牌匾写着两个打字‘大厅’。
  
  “大……厅?”丁德运指着上面的字道,“大叔,你是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是大厅啊?”
  
  “你懂什么?”穰玉成瞥了他一眼,“走吧。”
  
  打开房子的门。和外面一样,这房子里没有一点灰尘,反而十分干净,一点都不像是长期无人走动的房子。
  
  “大叔,你家经常有人来打扫吗?”丁德运好奇道。
  
  “大叔,你家经常有人来打扫吗?”丁德运好奇道。
  
  穰玉成左右看看,点了点头:“嗯……大概吧。”
  
  大家也不再多问,各自入座。
  
  “丫头,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了,待你学有所成再回去。”穰玉成说道,脸上挂着一副慈祥的笑容。
  
  “哦。”
  
  “玉成!!”
  
  别错认为这个声音是在座的谁发出来的,因为不是在座的谁发出来的。大家一致看向门口的人,那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子,脸虽没有穰玉成那般美的惊天动地,可却异常爽朗,让人有种心情大好的感觉。
  
  “呃……”穰玉成尴尬的看了看大家,随后挂上灿烂的笑,“从柳!!”站起来,跑向门口的人儿。
  
  两人深情拥抱,毫不在意旁人炙热的目光。
  
  “咳咳咳!”丁德运干咳几声,提醒含情脉脉的二人。
  
  从柳却毫不理会,只是抬起头看着穰玉成绝美的下巴:“玉成,你最近在忙什么?都不去找我?害我找来,等了你许久,可你却迟迟不曾归来……”
  
  “从柳,让你担心了。”穰玉成拉着从柳来到李映雪面前,“这是我新收的徒弟。”
  
  “什么?!又收徒弟?你不怕遭天谴啊!”从柳惊呼。
  
  这些年,只要成为穰玉成徒弟的人……没好下场!死的死疯的疯,可还是有好多人挤着想学‘炙焰剑法’。
  
  “啧!怎么说话呢?”穰玉成训斥道,“丫头,你别怕啊。”
  
  丁德运点了点自顾自的穰玉成:“大叔,她是谁啊?”
  
  “哦,你好,我是他的未婚妻,我叫汲从柳。”汲从柳也不在意丁德运的冒犯,自我介绍着。
  
  汲从柳:江湖第一神医。传说其医术可赛华佗,在美丽的外表下有着一颗炙热的善良的心,哪里有瘟疫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她是民间崇拜的国民偶像,也是平阳拜月宫一直想拉拢的人。
  
  “汲从柳?!”丁德运有点惊讶,他没想到汲从柳会喜欢穰玉成这等不还钱的无赖!
  
  穰玉成笑着搂紧汲从柳,宣告自己的拥有权。
  
  “哇……”小曼几乎愣住了,这段时间来,她遭遇的事情都太离奇了。
  
  最淡定的就属李映雪小朋友了:“哦。”
  
  穰玉成无奈的看着李映雪,十分无奈。怎么说她呢?一般人都会十分惊讶吧?江湖第一医神汲从柳与江湖排行第二的穰玉成是情人,这应该会轰动一时吧?
  
  “庄园是你打理好的吗?”穰玉成问道。
  
  “嗯,总不能让咱们家一直这么随便啊。”汲从柳颇有女主风范的环视一圈屋子。
  
  “辛苦你了。”穰玉成笑道。
  
  “不辛苦,只是将前面打扫了一下,后面一大块还没打扫,太多了,一时打理不出来。”汲从柳笑道。
  
  穰玉成宠溺的刮刮汲从柳的鼻子:“嗯,已经很棒了。”
  
  被无视的三个人无奈地摇摇头,恶心!太恶心了!!
  
  在极映雪之地盖庄园就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请不到佣人。没办法,干佣人这行的,一般都是一些没啥功夫的人,有功夫的人都混江湖去了,谁还来当佣人?没啥功夫的人又都耐不住映雪冷。所以,在这里,什么都得自己动手做。
  
  在极映雪之地盖庄园就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请不到佣人。没办法,干佣人这行的,一般都是一些没啥功夫的人,有功夫的人都混江湖去了,谁还来当佣人?没啥功夫的人又都耐不住映雪冷。所以,在这里,什么都得自己动手做。
  
  “小姐,你坐下,让小曼来。”小曼抢过李映雪手上的柴。
  
  李映雪也不抢回来,说道:“只是搬柴。”难道她还手断了不成?
  
  “小姐,还是小曼来吧。”
  
  丁德运走到小曼面前,又一把抢过柴,“还是我来吧。”
  
  “丁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