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六百四十章:你骗我?

第六百四十章:你骗我?

“月寥,你别出去了,外头风那么大,老是出去吹风,对皮肤不好!”李映雪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看着月寥进进出出,一张白嫩的小脸被冻的通红,便出声道。
  
  “谢谢小姐,月寥是来伺候小姐的,这都是下人应该做的!”月寥因为当了李映雪的丫鬟,便不能够再用以前当宠姬的时候的名字,月寥这个名字是李映雪取的。
  
  自从月寥来了之后,李映雪觉得自己在这个都是男人的军营里面也总算是找到一个知心人了,便没事的时候喜欢拉扯着月寥闲聊。
  
  “月寥,别这么说。要不是因为这场战争的缘故,你也是一个主子,下面伺候着的人多了去了。现在让你来伺候我,我还真是惶恐呢!”李映雪知道月寥原先是敌将的宠姬,因为敌国战败,被长孙明智抓了过来,遂成了自己的贴身丫鬟,负责照顾自己在这里的饮食起居。因为在一个满是大老爷们的军营里面,住着李映雪一个女子伤患,实在是有些不方便。
  
  “小姐,你对月寥已经够好的了!”月寥拿着铁棒去抽了抽营帐里面生着的火盆,让已经有些暗淡的火光重新跳跃起来,使得营帐里面暖和一些。
  
  月寥原先以为自己被派过来伺候的是王爷的妃嫔,可是在军营里面待了几天,便明白了,原来她伺候的人不是这个国家的,甚至可以说不属于这个大陆,竟然是从天石里面走出来的。
  
  月寥还是月寥的时候,自以为凭借自己的美貌,加上受伤的楚楚可怜,可以博得长孙明智的好感。她想着两军对峙也就小半个月,长孙明智的军营里面并没有军妓,且他也没有带美人和侍妾,禁欲那么久,看见一个美女活色生香的站在他面前,定会把持不住。
  
  没想到,她用一支金簪换来的一个机会,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长孙明智一把将她甩了出去,冷眼望着她,说道,看来相对于一个清清白白的丫鬟,你更喜欢当军妓!
  
  月寥没想到长孙明智竟然不上钩,她躺在冰冷的地上的时候,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她现在所面对的是长孙明智,是传说中在战场上的阎王,而不是申屠英资!
  
  所以当月寥抬眼看见长孙明智严重的冰冷,那是在看一个死人的眼神。她慌忙跪地求饶,表示自己以后定安安心心当一个丫鬟,不敢有非分之想。
  
  许是托这面前之人的鸿福吧,月寥看着躺在床上一脸郁闷的李映雪,如是想到。
  
  “小姐,药再不喝就要凉了!”月寥把放在桌子上的药端到床边,然后又将一旁的梅子拿了过来。
  
  李映雪望着那碗黑漆漆的汤药,实在是想哭。她陪着惜琴去看神马流星雨,可是却自己一个人无缘无故的来到这里,每天还要喝什么黑漆漆的汤药,生命还时刻受到迫害。这都是什么命啊!
  
  “小姐!”月寥一看李映雪皱着的眉头,就知道李映雪在想什么。便笑着从碟子里面拿出一颗糖渍梅子,塞进李映雪的嘴巴里面。
  
  “小姐,先甜一甜,再喝就不苦了!”
  
  “唔,好甜!”梅子原本就不是很酸,外面又浸了糖,李映雪觉得自己的牙都要被甜掉了!
  
  “小姐,这是将军昨天去垂城守将的家里拿来的呢!”月寥的目光里面带着艳羡和追思。
  
  原先的自己也是万千宠爱在一身,可是顷刻之间便沦为了下等人。身子在星辰国,肩上却挑着建安国的担子,就连自己的脑袋也只是暂时寄存在自己的肩膀上而已。
  
  李映雪听了月寥的话,在嘴巴里面甜的要死的时候,接过药碗,一口气将药喝完了。结果,她后悔了,原来先甜后苦,甜已荡然无存,苦,却比原先更甚!
  
  “月寥,你骗我!”李映雪忍着不住往上翻滚的药味,苦哈哈的对着月寥委屈道。
  
  “小姐,喝完了就好了嘛!再过一会儿就不苦了,喏,再吃一个梅子!”月寥将碟子端到李映雪的面前。
  
  是的,先甜后苦,原不如先苦后甜。甘甜尝尽,再遇辛苦,那便开始怨叹上天的不公,缘何人家可以一路春光灿烂,自己却在踏尽春光之后,便被风雪夹击,身上仅着春装,如何抵挡着肆虐的寒风。
  
  先苦后甜,苦未散尽,便被那甜美给冲淡,在美好的春光中,春风拂面,回想当初自己在隆冬的遭遇,便开始感慨,天无绝人之路,冬天来了,春天,便不会再远!
  
  战事结束之后,长孙明智在垂城待了七天的时间,在此期间,一直带着垂城守关将领训练军队,并且带着俞鸿振和商子晋,大家一起探讨兵法,提高垂城守将的谋略意识,并且根据垂城的地形及其战略地位,研究出了一种专门的阵法来临敌。
  
  以至于长孙明智一行人要回宣城的时候,垂城的守城将领的眼里都是殷切的期盼,希望长孙明智能够在垂城留下来!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是期盼,做做梦,现实中是不能出现的。
  
  浩浩荡荡的长队,从垂城出发。垂城的守城将领和垂城县令送出一里多地,然后站在小土坡上目送着星辰国的六王爷带着又一个传奇离开了垂城。
  
  李映雪脖子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前几天轻轻讲话的时候,喉咙还有一点刺痛,现在情况则是好了很多。
  
  可是,脖子上的伤是好了,心里的创伤还没有痊愈,特别是在看到某人的时候。她上次被吻晕过去,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古装,而自己原先的那套衣服倒是遍寻不着。月寥说,是六王爷将那套衣服拿走了。
  
  于是,某一天,某位王爷拿着现在的内衣和内裤,走到李映雪的面前,一脸好奇的指着那带蕾丝花边的粉色内衣,和那印着小鹿斑比的内内问她,这是什么的时候。李映雪直接捂脸倒地!
  
  就算她是现代穿过来的开放女,可也没有心里强大到一个男人拿着你穿过的内衣内裤,一脸正经的问你,这是什么啊!!
  
  “你为什么要坐马车?”李映雪对马车里面突然出现一个人,感到无比的拥挤,所以她只能蜷缩着往月寥那边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