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六百二十七章:不是当初

第六百二十七章:不是当初

世勇捷看着士兵兴奋离开的背景,笑着啐了一口,这小兔崽子。他还得回去问问鸿振,哪里还有鱼吃,顺便将手上的这三支箭还给他!
  
  大雪下到午时的时候,势头减缓,没有了纷飞,只是偶尔的飘落几片,原先被纷飞的大雪挡住的阳光也洒进了辰军大营众将士的心间。
  
  先前听世勇捷吩咐,去抓鱼的士兵们,满载而归,抓上来的大鱼足足装了好几大篓筐,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辰时刚过,这装载着大鱼的箩筐就被抬进了伙房,士兵门兴致勃勃的刮着鱼鳞,期待着这场战争过后,即将到来的年节,满心期盼着可以早点结束战争,回家看老婆孩子去。
  
  世勇捷在俞鸿振的帐篷里面待了好一会儿,听俞鸿振细细的解释了先前长孙明智的话,这才咧着嘴角,笑盈盈的从俞鸿振的帐篷里面走出来,嘿嘿,晚上要大战,那得好好的多喝几碗鱼汤,因为胜战之后就要班师回朝了,那时,可就喝不到这么好喝的鱼汤咯!
  
  这么想着,世勇捷便踱步到了长孙明智的大帐前,想着昨晚天石来袭之后,自己带人守卫粮草,今早长孙明智找他们,让他帮忙散布消息的时候,才听说昨夜有个女子,竟然是从天石里面出来的,还没见过样子,可她所在的那天石可是砸伤了好几位士兵,要是这女子真的是上天派下来相助的,那为何砸烧了那么多的营帐啊!他得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世勇捷撩开帐帘,探头进去,见商子晋搬着一张小凳子坐在床前,而长孙明智竟然不在自己的大帐之内。
  
  世勇捷见长孙明智不在,也少了点拘谨,说实话,有的时候他挺怕长孙明智的,特别是在战场上的时候,根本就不像他平时的样子。
  
  “让老子来看看,这仙女长什么样子!”世勇捷大踏步走到行军床前,瞪大眼睛一看,刹那间也愣住了,手指着床上躺着的李映雪,偏头看向一边坐着的商子晋问道:“她。。。。她?她是谁?”
  
  “我不知道。”床上躺着的人有着一张和慕容千婳一样的脸,甚至连小名也一样,都叫映雪,可是真正问起来,他不知道她是谁,只知道是从天石之中走出来,身上穿着奇怪的衣服,头发是黄色的,还是弯曲起伏的,不像这个大陆上的人,是黑色直发,且昨天差点被夜掐死的人。
  
  “你不知道?”世勇捷听了商子晋的话,不可置信的再仔细瞅了瞅床上躺着的人,一头黄色的,弯弯曲曲的长发,披在枕头上,脸上没有什么血色,却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嘴唇干涸的都裂开了,一双美目正禁闭着,长长的睫毛颤颤巍巍,细长的眉毛则拢成一团,想是难受的紧!这模样,虽然显着病弱之态,可是和以前那个追在自己身后,喊着“大哥”的小映雪是长得一模一样,忽略掉那披散在枕头上的长发。“那她怎么和。。。”
  
  世勇捷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商子晋出声阻止了,“有话回我的营帐去说吧,这里不方便!”
  
  说完,商子晋给李映雪捏了捏被角,然后站起身来,往营帐外面走去,世勇捷看看床上躺着的人,再望望已经快走到营帐门口的商子晋,一跺脚,追了上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一个人和映雪长得一模一样。而且,世勇捷一想到以前事情,心里开始冒冷汗,不知道夜看到这女子,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
  
  世勇捷追着商子晋来到了他的营帐,一进帐子,世勇捷就忍不住的开始追着商子晋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昨夜你去守粮草了,我也去安抚军心,后来在夜的帐篷里面才看到她的。当时我也吓了一跳,以为是映雪回来了,可惜,她不是。不过,她说她叫李映雪。”商子晋示意世勇捷不要着急,自己会慢慢说给他听。
  
  世勇捷也不看商子晋指给他的座位,担心的问道:“那夜看到她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没反应!”商子晋摇了摇头。
  
  “啥叫没反应啊!当初。。。”说到这里,世勇捷说不下去了,当初子晋和夜都喜欢初晴,纠结的三角恋,现在在子晋面前说早些夜和小映雪爱的死去活来的事情,不好,不好!
  
  “当初已经是当初了!在我面前还有什么好避讳的!”商子晋自嘲的笑了笑,身边人都知道初晴和夜是一对,自己插在中间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
  
  “倒是你,别在夜面前漏3了嘴,他当初服了川前,现在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将初晴忘了,是个好事,是好事啊!”
  
  商子晋仿佛是为了安慰自己似的,将“是好事”这三个字重复了好几遍。
  
  世勇捷站在旁边,听了商子晋的话,默不作声,安静了下来,真的已经遗忘的这么干净了吗?
  
  世勇捷从商子晋的大帐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内心已经没有了先前因为今晚要夜袭安军大营的兴奋。
  
  李映雪长得和慕容千婳极为相似,慕容千婳是星辰国丞相南宫辉的女儿。南宫辉得先皇的信任,所以小时候慕容千婳经常往皇宫跑。
  
  在长孙明智还是皇子的时候,两人就玩得很好,后来长孙明智成人后,在外面建了府邸,没过两年,先帝就赐婚给两人,当时大家都说金童玉女,天生绝配,谁都没有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使得两人天人永隔。
  
  世勇捷摇摇头,世间的事情总是令人难料,谁都不能预料后面发生的事情会不会违背现在的誓言,他现在担心这么多也没用。世勇捷松了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肚子,还是去伙房看看他想喝的鱼汤熬好了没,他可是馋的紧啊!
  
  长孙明智去慰问了被天石砸伤的士兵之后,便来到了那块被自己劈开的巨石前面,拿起手中的长枪,一枪穿过,感觉这石头有点不太对劲。
  
  按照记载,这天石应该是坚硬无比,能够取天石而制成的兵刃,无不锋利无比,坚无不摧。可是自己当时拿的是一把普通的战刀,为什么能够一刀就劈开这块石头?
  
  长孙明智再仔细的看了看这块巨石,石头的一半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半还在扎根在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