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六百零七章:你只是你

第六百零七章:你只是你

前往【小説20⒗】阅读最新章节,手机访问ωΑΡ.ㄨiaoshuo20⒗℃óm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胆小鬼……”李映雪低声抱怨了句,便又惹来了呼延修德的冷眼相加,不过她才不怕他呢,狠狠地又瞪了回去。
  
  “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呼延修德心道。
  
  “哼!有种你就来,谁怕谁啊!”李映雪心里回道。
  
  呼延霆雨乐得在一旁看戏,不过眼下这情景他要是再火上浇油,老四就真的抓狂了,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来日方长,于是装作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哎呀,本来我今天是约好了与素琴姑娘促膝长谈的,结果碰到四哥居然给忘了,看来我暂时还走不了!”
  
  修德冷哼一声,根本就不理会他,他却满不在乎,转身就又向春花园走去,在踏进门槛的一刹那又突然回头,笑着向两人招了招手:“四哥,四嫂慢走啊哈哈!”
  
  李映雪的身子一僵,他他他他他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你莫名其妙!”
  
  李映雪稳住了突然被甩出去的身子,一边揉着被抓疼了的手腕一边回头怒喝,她已经忍受了一路了,从跟那个什么五皇子分手后一直到回府,他一直就黑着一张脸不说话,此时居然还敢动粗,本来就觉得窝火的人儿自然就炸了毛。
  
  她这厢怒着,呼延修德的火则更大,嘭地一声关掉了身后的房门,指着李映雪的鼻子就开始训斥:“春花园是什么地方?是你随便能去的吗?”
  
  李映雪一听这话就更加不乐意了,自打她认识呼延修德以来,这人动不动就在她面前摆架子,好像别人都低他一等似的。
  
  “呼延修德是什么意思?凭什么你去的我就去不得?”
  
  呼延修德却没料到她还理直气壮。
  
  “你……你知道春花园是干什么的地方吗?”
  
  “好玩找乐子的地方呗!”李映雪答的理所当然。
  
  “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你究竟知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这个女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呼延修德,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呼延修德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不可思议,“哈哈,真是好笑,李阳辉居然会把赌注压在你的身上,你这个样子,不毁了李家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你说什么?”原本暴走的人儿突然就像被人施了定身术,傻傻地定在原地望着她面前的男人。
  
  “我说什么你刚才没有听到吗?”修德抱臂环胸,将脸扭向一边,故意无视李映雪注视的目光。
  
  “你刚才说什么?”李映雪突然垂下了脑袋,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世界忽然失去了一切的喧嚣,仿佛都在静待修德的答案,李映雪却在此刻突然爆发,握紧了拳头大喊:“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如果说第一遍是惊愕,第二遍是试探,那么最后一次的呼喊,则是倾尽了所有勇气的确认吧!
  
  看着面前有些轻颤的人儿,修德却表现出与内心不符的鄙夷,他冷哼一声,斜睨着她。
  
  “怎么?这会子开始着急了?不过,我可没有重复信息的兴趣!”
  
  “什么赌注?李家又怎么了?呼延修德,你最好统统都给我说清楚!”
  
  “蠢女人,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在李家决定踏入京城的那一刻,就已经身不由己了!你那在父兄的庇护和宠爱中养成的任性和胡作非为,只会给他们惹来杀身之祸!”
  
  呼延修德的话,就像是削有刀锋的冰雹一样,一字一句,全部狠狠地砸在她的身上。
  
  她不是傻子,有些东西,只要转一个弯想一想就能明白,可是,她却不愿意这么做,或许呼延修德说的对,她自私,任性,愚蠢地以为只要心里不想,眼前的一切就可以不是事实了。
  
  “对,你说的都对,可是凭什么我就要按照你们所设定的那样做!我是李映雪,我只是我,我不是你们手中的棋子,让我往哪走我就要往哪走!”
  
  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偏偏嘴上却就是不肯承认,如果家人的安危和幸福不能够成为她的羁绊,她也就不是她了。
  
  很显然,这种言不由衷的话在修德听来却是她心底最真实的写照,自然而然地再次被她触怒。
  
  “是啊,你只是你,你的性命,李家全族的性命,那都是你的事!”呼延修德状似云淡风轻,却突然话锋一转,“但是,你别忘了,你现在也是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你的性命,李家全族的性命,本王统统不在乎!却独独不能让你丢了我王府的脸面!”
  
  李映雪冷笑一声。
  
  “传闻果然只是传闻,什么英勇无畏的四王爷,也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你若怕被我牵连,休了便是!”
  
  “是个好主意,本王贵为皇子,自然不会那么容易丢了性命!王妃失德,休了也在情理之中!”
  
  李映雪咬牙,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这样的话居然也说得出口。
  
  “不过,爱妃若是被休,蒙羞的可是国公府的声誉,爱妃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才是!”
  
  忽然欺近自己身前,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着让人恼火的话,明明知道她最在意的就是父亲一生的清誉,为了这清誉,全家在知道明明是陷阱的情况下,还是毫不犹豫地举家搬回了京城,她又怎么会允许全家上下拼死保护的东西,毁在自己手里!
  
  可是,就是不甘心如此被人摆布!
  
  “去死!”已经忍耐到极限的李映雪,攥紧的拳头终于砸向了修德的面门,后者轻松地跳离了她的攻击圈,声音也开始变得冷淡无情:“本王敬重李国公,却也不会为了他一遍又一遍地忍受你的愚蠢,你好自为之!”
  
  “滚!”
  
  房门嘭地一声关掉,终于隔绝了两个人的争吵,李映雪颓唐地坐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个样子?
  
  到底还要她怎么做?难道真的要摒弃自我,成为别人棋盘上的棋子吗?她内心挣扎的痛苦,就像是两只凶猛的野兽,在心脏的两边同时用力地拉扯,她不知道该倾向于哪一方,不管怎么做,总会觉得不甘心吧!
  
  “别怪我无情,怪只怪你生错了地方,下辈子,投胎做个寻常百姓家的女儿,就没有这么多烦恼了!”
  
  呼延修德看着紧闭的房门,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又何尝好到哪里去,她至少还在父母身边享乐十六年的天伦之乐,而他呢,此生托付帝王家,看似享尽荣华,至尊至贵,却母妃早逝,无一日享受过母亲怀抱的温暖。
  
  【推荐:ㄒㄨㄒ2016一个超【十万】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М.ΤxT20⒗℃О㎡)可直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