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五百八十五章:怎么会是它?

第五百八十五章:怎么会是它?

前往【小説20⒗】阅读最新章节,手机访问ωΑΡ.ㄨiaoshuo20⒗℃óm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小姐,该去请安了。”惜琴在一旁催促着。
  
  “好。”她收回留恋的目光,浅浅的应了一声,又回复以往平静的神态。
  
  “儿臣给父亲请安,父亲万福金安。”
  
  “皇儿免礼。”
  
  相爷并没有因为靳妃离世的缘故而迁怒于她,仍旧对她呵护备至。只是在这三年里他的头上多了几缕银丝,看起来有些落寞的沧桑。
  
  他看着如今没有生气的映雪,宛如当年的靳妃。眸里的光芒不觉又暗了些。
  
  他从新坐回龙椅上,拿起桌案上奏章,目光直直的注视着,好像什么事也没有。
  
  映雪在底下有些奇怪,但什么也没说。
  
  良久,相爷才冒出一句话,“你怨朕吗?”
  
  她没有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有些吃惊,“儿臣不懂父亲所谓何意?”
  
  相爷放下手中的折子,灼热的对视着她的目光,“朕要你和亲,可你母亲为了你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你难道就不怨恨朕?”
  
  映雪沉下眼眸,心里不禁苦笑。怨?怨有什么用?
  
  她低垂着头,默不作声。
  
  相爷定睛,下意识的说了句,“你的守孝期已满,如果朕成全你,把你赐婚给叶文星,你会接受吗?”
  
  她一怔,父亲怎么会知道叶文星?难道,出府的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回答朕,你会接受吗?”相爷再次开口。
  
  映雪看着他尖锐凛冽的眼神顿了顿,眸里有挣扎,有疑惑。渐渐握起了手掌......
  
  可握起的手最终还是松开。
  
  “儿臣不会接受!”她掷地有声,眼光是如此决绝。
  
  相爷身子微微一僵,他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回答。她不是很爱叶文星吗?为什么现在有成全他们的机会,而她却不接受?
  
  他沉积下目光,松开的手继续拿起奏折,佯装着一副专注的样子。摆摆手,道,“朕还要忙,你下去吧。”
  
  “儿臣告退。”
  
  映雪拂袖离去,他看着她那萧条的背影,眸光一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而这个系铃人,就是映雪自己......
  
  蝉鸣如泣,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夏天了。
  
  刚刚给皇后请完安出来,嘉妃做了皇后将后府打理得很好,没有出什么乱子。对映雪还是依旧的疼爱,让她也感受到不少温暖。
  
  她信步游走在御花园,眼神迷离的看着这些花,它们好像永远都开不败似的。她扬起头,看着水洗的天空痴痴的发神。
  
  苍穹浩瀚,可自己却是禁锢在这个牢笼里,就算有再娇美的花儿又如何?
  
  她伸手折下一枝粉色的茶花别在了鬓上,试问,“好看吗?”
  
  “小姐戴什么都好看。”惜琴在一旁由衷的赞到。小姐本就是个美人胚子,可这些年来她都很少笑,人也憔悴了不少。
  
  她轻轻勾起嘴唇,但平静的眼中追寻不到一丝笑意。
  
  “臭东西,尽是惹小女子生气!你们给小女子滚远点儿!”不远处传来锦瑟的咒骂声。
  
  映雪寻声望去,锦瑟怒气冲冲的一个人奔走在前面,后面成群的奴才大声叫唤着。
  
  “小姐,锦瑟小姐在气头上。咱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惜琴在身旁低声道,锦瑟的跋扈劲儿她也不是没见过。
  
  映雪浅浅一笑,“不碍事。”
  
  锦瑟暴躁的朝她这个方向走过来,突然看见她也在这儿,原本气愠的脸色变得铁青。
  
  她驻足脚步,不发一言,向对方轻蔑的瞥过一眼,不屑的转过身,拍衣袖走人。后面追上来的奴才险些撞到她。
  
  “没用的奴才,走开!”
  
  奴才们统统低下头,给她让出一条路。
  
  她大摇大摆的从人群里走过,始终没有看映雪一眼。随后,她身后的奴才又浩浩汤汤的追去......
  
  惜琴看着锦瑟的嚣张样儿,不忿道,“小姐,你看锦瑟小姐这样不把你放在眼里,你怎么就忍得下去?”
  
  “皇姐就这脾气,你就别计较这么多了。反倒是,我还很羡慕她。”
  
  她每天大大咧咧的,有脾气就痛痛快快的发出来,所有的心情都写在脸上,多么的自由,哪像我......
  
  “小姐,你看那个不是安公公吗?”小福子突然看见相爷身边的安公公在一边鬼鬼祟祟。
  
  映雪沿着小福子的视线看过去,见安公公好像在遮挡什么东西。是什么至于他这样藏着掖着?
  
  她不禁奇怪,慢慢起身朝他的方向走去。
  
  “安公公,你不在养心殿好好的伺候父亲,怎么到这儿来了?”
  
  “小姐,奴才......奴才......”
  
  见他吞吞吐吐,映雪更觉奇怪,走至他跟前,想看清楚他背后的东西,但他一直用身体慌张的挡住。
  
  “你后面是什么?”
  
  “没......没什么......”
  
  “让开。”
  
  “这......”
  
  “小女子说让开!”
  
  见映雪有些微愠,安公公识相的挪开了身体。
  
  是什么东西值得他这么着急,映雪心生疑惑,定睛一看,身体却狠狠僵住。
  
  她语气参差不齐,“怎么会?怎么会是它!”
  
  安公公扑通跪地,连口求饶,“小姐恕罪!”
  
  映雪怔怔的看着它,看得入神。
  
  是一个毛躁的树桩,在它的侧边居然孤零零的抽出了一簇枝叶,碧绿的枝叶上还有几点绛红的花朵点缀,那嫣红的色彩夺目极了......
  
  那是一株——映雪花!
  
  她痴痴的看着它,脑海里汹涌地翻腾着尘封的记忆,那是她试着想要遗忘的记忆。
  
  母亲......
  
  “小姐饶命啊,奴才就是看着这个映雪树的树桩突然抽出枝叶,还开出了花。您下令府里不能出现这个,奴才是怕您见到,所以才躲躲闪闪的。小姐放心,奴才这就除了它!”
  
  说着,安公公欲行将那刚刚抽条的枝叶给折断。
  
  “慢着!”映雪急忙阻止,不忍心的看了看才发出芽那根枝条,“既然它已经长出来了,公公就不要辣手摧花了!”
  
  “可是小姐,您不是下令......”
  
  “小女子现在就收回命令,从今往后任由这些映雪树生长。”
  
  安公公悻悻的回身,“是,奴才遵命。奴才告退!”
  
  映雪没再管其他,只是蹲下痴痴的看着那一小簇火红的映雪花,恍惚间,在这一幕里,她好像看见了靳良辰的笑脸。
  
  蓦然,她心里最软处好像被触动了,她的眼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饱含感动的泪水。
  
  母亲,这是你的意思吗?你要我从新振作,重新......去追寻我的人生?
  
  她闭上双眼,沉思许久。
  
  【推荐:ㄒㄨㄒ2016一个超【十万】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М.ΤxT20⒗℃О㎡)可直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