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四百一十五章:面不改色

第四百一十五章:面不改色

    “红姝,让人进来。”房间里面传出了豆寄卉的声音。“是,姑娘请。”小丫鬟闻声便为李映雪打开房门。
  
      “我以为你不会再见我了。”豆寄卉斟了一杯茶,递给进门的李映雪说道。李映雪接过茶杯,打开盖子,放在鼻尖闻了闻,“我要是不来,哪里能喝的到这么好的茶呢。”
  
      慢慢的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只是需要时间缓解而已,毕竟那天的事情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现在想通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可奈何,我相信,不管怎么样,你是绝对不会伤害我的,是吗?”
  
      “是,我发誓,上次发生的事情以后都不会了。”豆寄卉感动的说。“那不就得了,赶紧去,换身衣裳,然后陪我出去。”
  
      李映雪轻松的说道,这几天自己确实想了很多,现在心里的疙瘩终于没了。“去哪儿?”豆寄卉问。
  
      “同心酒楼。你家好主子让我今天去一趟那儿,我不知道他到底要搞什么鬼,只能拉着你一起,反正他也没说不能找你。”
  
      豆寄卉走进里间,挑着衣服,忽然听到外面的人问,“寄卉啊,为什么沈子平会是你的主子啊?难道他也绑架你的亲人威胁你了?还是你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中?”“没有啊”豆寄卉回答。
  
      李映雪想不通为什么豆寄卉这样性子的人也会听命于他人,脑袋里面浮现了无数种原因,终于还是问出了最最狗血的一个,“豆寄卉,你别告诉你喜欢他!?”
  
      豆寄卉庆幸自己现在没在外面喝茶,不然早就一口喷到那个胡说八道的丫头脸上了。
  
      “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嗯,那就好,没那么重口味,喜欢一个比你还漂亮的男人。”李映雪也走进里间,帮着豆寄卉挑选着衣服,“就这件了,穿起来比较像良家妇女。”
  
      “你那句话要是让主子听到,还不掐死你啊。”豆寄卉扯过李映雪手里的衣裳,“出去外边,我换衣裳。还有,什么叫穿起来像良家妇女!”
  
      “哈哈,没有,就是夸姑娘您漂亮呢,跟妖精似的。”李映雪笑嘻嘻的转身出去。
  
      “翠芙姐姐,王爷怎么还没来呢?”李夜梅坐在同心酒楼的雅座上,衣着华丽,光彩照人,只是显得过于隆重了些,让人看的不舒服。
  
      “你急什么,我约的人,你还怕他不来么?”管翠芙白皙的玉手剥着瓜子壳,眼睛看着戏台上的表演,凉凉的说道。“是,谁不知道雁妃娘娘和王爷最疼爱咱们郡主了。”李夜梅勉强的敷衍着,眼睛却四处观看。
  
      李映雪和豆寄卉一路说说笑笑,来到了同心酒楼前。
  
      “寄卉啊,你看,上次的事情我已经不跟你计较了,你是不是应该请个客啊?看这里的装潢就知道是有钱来的地方,人家吃不起啊!”李映雪讨好的对豆寄卉说着。
  
      豆寄卉笑道:“就你精明,我请还不行嘛,只是你别忘了,我们今天可不是为了来吃东西的。”
  
      “好啦,知道了,别老是提醒我,影响食欲。”李映雪没好气道。
  
      “李映雪!”李夜梅看到门口走进来的李映雪,惊讶道:“她怎么会来这儿?”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管翠芙不耐烦的说道,要不是姨母让我撮合他们,好继续拉拢李文瑞,我才懒得在这儿应付这个蠢货呢!
  
      “你看,李映雪,就是我的那个妹妹,她居然也跑到这儿来了!”李夜梅指着李映雪,然后迫不及待的想走到刚找到座位坐下的李映雪和豆寄卉身边。
  
      “哎,站住!”管翠芙喊道,只是李夜梅已经离开座位了,只得跟上去。
  
      “李映雪,你怎么会在这儿?”李映雪听到脑袋上方传来既熟悉又讨厌的声音,抬头一看,果然是李夜梅!翻了翻白眼,“你都可以在这儿,为什么我不可以?”
  
      “你……!”李映雪看着李夜梅又快发飙了,马上说道:“李大小姐,注意形象啊!现在是在外面,咱们各走各路,各吃各饭,行不?”豆寄卉听到李映雪说那是李家大小姐,也抬头打量着李夜梅。
  
      李夜梅马上看了看周围,见没人看见自己刚刚的模样,才放下心来,“你别得意,等回去,我再和你好好算账。你最好识相些,马上给我回去!”
  
      “寄卉,这里什么东西好吃,快给我介绍啊!”李映雪压根不搭理李夜梅,不知道姐最近灰常灰常的讨厌别人威胁吗!
  
      “嗯,这里的糕点都还挺不错的,碧粳粥、糖蒸酥酪、槐叶冷淘都很好吃。”豆寄卉配合的介绍着。
  
      “你……你们……”李夜梅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是映雪妹妹啊,怎么也不先和你姐姐说一声,姐妹俩也可以一块来嘛。到那边去和我们一块如何?”管翠芙上来解围道。
  
      “不行,李映雪你马上回去!”李夜梅激动的说着。上一次在皇宫沈景胜为李映雪解围的事情,一直就是她心里的大疙瘩,怎么也不会答应让李映雪留下来的。“你……”管翠芙恨铁不成钢。
  
      “几位在讨论些什么,这么热闹。”沈景胜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走了过来,其实他早已经听到李映雪和李夜梅两人的谈话了。李映雪,到底哪个才是原来的你呢?
  
      沈景胜回想着,第一次见她,是在月光的沐浴下,芳华绝代。第二次,她一身男装,虽然有些狼狈,但却高傲不羁。
  
      现在嘛,伶牙俐齿。如果继续拉拢住李文瑞的方法只有联姻的话,他到是不介意是李映雪,起码不必整天面对一个惺惺作态,花枝招展的女人。
  
      李映雪认出了眼前的男人就是上次帮自己解围的人,也就是沈子平要自己接近的胜王沈景胜。只是如果李映雪知道他此时正被那个男人拿来和李夜梅作对比的话,会作何感想?
  
      “景胜哥哥你来啦,我们在讨论戏台上演的戏呢。你知道我和姨母一样爱看戏,自己来这儿看又没意思,就让你来陪我了,碰巧还在这人遇见李丞相家的二位小姐。”管翠芙面不改色的撒着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