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三百九十八章:志同道合?

第三百九十八章:志同道合?

    潇湘馆。
  
      李映雪小跑进一栋名为潇湘馆的青楼里,这吐血的名字就是李映雪改的,理由是原来的名字更加撒狗血,叫丽春院,又想起以前电视剧演的青楼一般都叫怡红院,那不是红楼梦宝哥哥住在大观园屋子的名字嘛,那我就用林妹妹的屋子名字好了,所以才有了不知情的人以为这很文雅的名字。
  
      “哎,我说李姑娘啊,这么急急忙忙做什么呢?”看见急匆匆就往楼上赶的李映雪,云姨拦住问道。
  
      云姨是这妓院的老鸨,李映雪以前刚来时,以为见到的会是一个满脸都是粉,然后头上头饰插的跟花园似的,满身肥肉的老女人,没想到竟然是一个风韵犹存的气质美人,着实讶异了一下。
  
      “云姨啊。我找豆姐姐有急事,不跟你聊了。”李映雪说完,也不管后面的人说什么,就往楼上跑。“等等,寄卉这会儿有客人,哎。。。。。。”这么贸然进去,肯定打扰到主子了,这丫头,自求多福吧,云姨心里想着。
  
      “豆姐姐啊,这回你一定要救我,关乎人家清白的大事啊!”李映雪跑到楼上莫寄卉的房间,边推开门边哀求着。
  
      “额。。。。。。”李映雪推开门看见房间里原来不止有莫寄卉,还有一个。。。。。。怎么说呢?斜卧在榻上,一袭妖艳的红衣,发色如墨,跟主人一样慵懒的披在肩上。
  
      面色如玉,一双邪魅的桃花眼盯着某位不速之客,李映雪此时心中只有两个字——妖精。
  
      “额呵呵,有客人啊,豆姐姐你真不够意思,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大美人也不介绍给我认识,而且还是和我志同道合的。”
  
      丝毫没有打扰别人清净而愧疚的某人,自顾自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倒着水解渴。
  
      “志。。。。。。同。。。。。。道合??”刚刚从惊讶中走出来的莫寄卉又被李映雪给雷到了,她明明不认识主子啊,怎么知道他们志同道合了?
  
      榻上的红衣美人也若有所思的望着李映雪,“是啊,女扮男装嘛。美人姐姐啊,你能不能先回避下,我有急事找豆姐姐。”
  
      美人!姐姐!这四个字成功的另某妖孽的脸黑了下来,原本缠绕着自己发丝的手也放了下来,紧握成拳。
  
      “那个,发生什么事了吗?”终于感觉到气氛不对的李映雪出声问道。
  
      气氛继续压抑中。。。。。。
  
      柳子平黑着一张脸,在李映雪进门的那一刻,就知道李映雪是个女人了,所以才忍住没直接把人扔出去,此刻听到李映雪的话,突然后悔刚刚自己心慈手软了些。
  
      现在他有种把眼前的女人一巴掌拍死的冲动,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怒瞪着豆寄卉,脸上明显写着:不想死的话,让人滚!
  
      豆寄卉被瞪的心里凉凉的,但是又实在忍不住想为李映雪鼓掌。
  
      似乎很久没有人敢这样称呼主子了吧,哈哈!柳子平因为长了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又喜欢一身红衣,再加上秀发翩翩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还记得几年前,一位刚刚上任的尚书就在宫门口遇见了身骑白马,红衣倾城的柳子平,并不知道柳子平的身份,就上前拦住,言语调戏。结果。。。。。。
  
      半死不活,被人遣回乡下,美其名曰:回乡养老!此后,再也没人敢议论柳子平的容貌了,因为都不知道这位阴晴不定的爷会让你怎么死!
  
      豆寄卉本来想看戏来着,但还真怕李映雪被直接扔出去,只能出言解围,“映雪啊,要不你先去找其他姐妹坐坐,等会我再去找你。”
  
      李映雪以为红衣美女会给自己个面子,出去溜达下的,没想到人家居然稳如泰山,动也不动的,这年头,长的好看就是有资本啊,拽都拽的这么漂亮。
  
      “我是真有急事,出来时间不多的。红衣姐姐,拜托了,我就和豆姐姐说一会话。”睁大杏眼,努力做出可怜兮兮,泪眼汪汪的姿态来,电视上应该都是那么演的吧,柔弱的孩子比较容易打动人!
  
      “滚!”这该死的女人!柳子平处于发飙边缘,从牙缝里狠狠的挤出一个字来。
  
      咦?美人声音怎么那么男性化?这么一张脸声音不出意外应该是楚楚动人,温声细语的啊,怪异啊,怪异!李映雪一边腹议这某人的“怪声”,一边一副很惋惜的摸样摇着小脑袋,意外的忽视了那一声铿锵有力的“滚!”
  
      “映雪。”豆寄卉扯着某个不怕死的女人的衣袖,一边努力无视那个头上一堆熊熊怒火的某人,上前劝道:“爷,您别生气,寄卉这就带她出去。”
  
      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呐,居然能让主子忍那么久还没动手!说完拉着李映雪就往外屋外跑。
  
      “停,放开,放开。”挣脱豆寄卉的手,刚从震撼中走出的李映雪语无伦次的质问着:“你说。。。。。。那个。。。。。。美人是母的!!!”
  
      李映雪此时脑海中还飘着李映雪刚刚那句“爷~~~”无限回音中。
  
      爷啊,公的啊,为毛比眼前的花魁还漂亮啊!
  
      “什么公的母的,平时看你挺聪明,今天怎么就犯傻了。可千万别在刚刚那人面前提美人二字了,不然可没这次那么幸运了。”
  
      唉,算了,不管那个雌雄莫辩的生物了,办正事要紧。
  
      “豆姐姐,我这次来找你,真是有事要你帮我。”豆寄卉看她一本正经,也知道是有正事,“什么事?”
  
      “其实我们都心照不宣,我并不是什么孤儿,你也不是普通的烟花女子。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何在,但我是真心与你相交,刻意隐瞒了我真实的身份,并不是存心欺瞒你,只是我有得选择的话,我宁愿是一位平民,那身份对我来说是一个负累。”李映雪如实说道。
  
      豆寄卉没想到李映雪会突然讲到这些,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说道,“我知道你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子,没错,我们都没以真实身份相待。只是我与你一样,真心想拥有你这个知己。映雪,有话不凡直说。”
  
      豆寄卉望着这个曾经那天一曲打动自己的女子,眼里同样的真诚,那飘渺空灵的歌声犹在耳边,她真的将她视若知己良朋。
  
      “我是当朝丞相李文瑞的女儿,并不是什么孤儿。今日我来找你帮忙,是想求你帮我找一个人,就在丞相府里找。豆姐姐,你能帮我的,对吗?”
  
      豆寄卉确实是容颜唯一的希望了,这几年来,李映雪所认识的人,能帮助自己,又能让李映雪放心的,就只有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