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三百八十二章:把她带走

第三百八十二章:把她带走

    来金楼,一包厢。
  
      “贲涵梅,我要吃桂花糕。”李映雪看着对面的已经人满为患的楼在卖糕点,有些馋,咽了咽口水,道。贲涵梅只好放下手中的东西,连忙跑下楼,去排队买。
  
      “贲秋兰,我要吃冰糖葫芦!”李映雪又指着远处已经走远的卖冰糖葫芦的老人,说道。贲秋兰暗叹自己是跑路的命,拿了些银子,跑下楼去追。
  
      把姐妹俩个人都支走了,李映雪慢条斯理的吃起了饭,道,“出来吧,都看到你了!”说完,就看见一个男子从窗口进来了,正是刚才的青衫男子。
  
      只见那男子有一双剑眉,一对眼尾略俏的黑眸,清高而不能让人亵渎,偏瘦的身形,总是喜欢穿青色衣衫。
  
      李映雪看了看他的衣服,道,“切,又穿青色的衣服。你有完没完啊?”
  
      男子无奈的笑了笑,坐在了椅子上。妫静寒看到男子,连忙行了个礼,“属下见过神医。”
  
      男子淡淡的点了点头,又把视线转到了李映雪身上,李映雪也丝毫不介意,慢条斯理的吃着,直到自己吃饱之后,擦了擦嘴,才道,“你怎么来这里了?不是说让你在门里呆着吗?”
  
      “哦?妫静寒没有和你说吗?我已经是当朝宰相了?”男子露出惊异的目光,李映雪闻声,看向妫静寒,目光冷厉。
  
      妫静寒吓得连忙跪了下来,道,“请主子赎罪,昨日属下本想说的,但是主子那时已经乏了……”李映雪这才想起来,昨日妫静寒确实想说些什么被自己打断了。
  
      她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下,道,“行了,你起来吧,这从算是我错了。”
  
      男子愣了愣,轻笑出声,“你居然愿意主动道歉,这倒是个稀奇事。”
  
      李映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若是珍惜生命的话,就把嘴闭上。”
  
      “……”
  
      呃,好吧,他闭嘴。
  
      李映雪本想叫他的名字,可是却是望着男子迟迟开不了口,这才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你忘了我的名字?”男子有些坐不稳了,眼中有些失望,再次开口,语气就有些平淡了,“我叫伯昂然,记住了。”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记的!”李映雪点了点头,信誓旦旦的说道,“不过,你怎么当上宰相的?”
  
      伯昂然笑了笑,“你征用我的时候我曾经与你说过,我是未来的宰相。只要,楚高岑一死,我便是未来的宰相。”
  
      “哦,那么,你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对吧?”
  
      “嗯,这是自然。”
  
      李映雪听到这句话,像一个小孔雀一样扬了扬头,一股高傲劲,“你若是站错了地方,那我就把你扔进青楼里,让你问尽胭脂香水味。”
  
      伯昂然更是踉跄了一下,无奈,敢情她还记得自己对胭脂香水过敏啊!真是……
  
      “行行,放心吧,我都听你的。”
  
      李映雪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伯昂然感应到了什么,道,“你的那两个婢女回来了,我先走了,有事到宰相府找我。”说完,就是一个青影便消失在了窗口外。
  
      话说伯昂然出了来金楼之后,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不过一会儿,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男子,一身白衣衬出他的高贵不凡,此人正是沙锐思。伯昂然缓缓地看相沙锐思,好看的眼眸里满是笑意,道,“这不是思王吗?怎么在这里啊?”
  
      沙锐思看他的神情满是严肃,还不是为了映雪吗?明知故问。“你怎么回来了?”
  
      “唉,王爷这么多年没见到我,第一句话就这么伤我的心啊!”伯昂然依旧在笑,全然不顾沙锐思的严肃,还故作忧伤的样子。
  
      “离映雪远点。”沙锐思直接开门见山,说出自己的目的。
  
      他听到隐卫说她出去了,他就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跟着也出去了,却没想到,映雪居然认识伯昂然,这让他好是嫉妒。话说伯昂然长得不赖,可以说,是一朵烂桃花,当然逊于沙锐思。
  
      伯昂然的眸光闪烁,但还是笑意满满地说道,“哦,王爷原来是为了思王妃啊!我和思王妃也算是好友了,见到了,自然也是要叙叙旧的,怎么?王爷不许吗?”
  
      “自然。”沙锐思冷哼一声,面带怒气的说道,“你最好离映雪远点,否则,你这个宰相也别想当了!”
  
      沙锐思下了句狠话,然后就离开了。
  
      在沙锐思走后,伯昂然终于收回了笑容。心里满满的都是苦涩,呵,都城中都说沙锐思从来都是笑容满面的,一双桃花眼里向来都是笑意,像是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人能影响他左右。
  
      可是今日,他确实如此的愤怒,不得不说,进而对他的影响很大,在他的心中的地位也很高。
  
      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回来了?”沙锐思坐在思王府的门口,身边没有任何人跟随,就那样呆呆的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看到李映雪回来后,出声说道,声音出奇的沙哑。
  
      对于刚回来的李映雪却是吓了一大跳,后知后觉,拍了拍胸脯,道,“王爷坐在这里干什么,吓死我了!”
  
      沙锐思看了看李映雪,对着其他三个侍女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然后,直接径直抱住李映雪,不安的心也算是踏实了。李映雪觉得今天的沙锐思有些古怪,便出声问道,“王爷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沙锐思不理会李映雪的问题,闷闷地说道,“映雪,你说……你会离开我和别的男人跑了吗?”
  
      李映雪身子一僵,不明所以,这个……离开他,她的确有考虑过;但是,和别的男人跑?怎么可能?私奔吗?她又不喜欢谁,她用得着私奔吗?沙锐思见李映雪不语,心里那种不安的心情更是明显了,继续问道,“映雪怎么不说话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不会。”李映雪轻轻地说道,也像是感受到了沙锐思的不安,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如果他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只要他对她好,他应该是不会离开的。应该。
  
      “嗯,那就好。”沙锐思的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落下来,继而又说道,“以后离除我之外的其他男人远点,我会吃醋的!”
  
      李映雪心中惊讶,难道他知道了些什么?他出来跟踪自己了?不会吧?为什么她没有任何的感应呢?也许是多想了吧?“好。”
  
      沙锐思松开了李映雪,牵起了李映雪的小手,道,“走吧,现在去用晚膳,今日早点休息。明天,我带你出城玩。”
  
      “玩?王爷怎么想到了这个?”
  
      “笨蛋,当然是给你过生日了吗?”沙锐思转头,劈头盖脸的训斥了李映雪。
  
      李映雪愣了愣,大脑一片空白。在以前,父母工作很忙,所以没空给她过生日。朋友也没有一个人记得她的生日,于是,她从来都不过生日。唯独雷翰墨,自从遇见他后,他就每一年都大动干戈的给她过生日,不要邀请数十人他都不高兴。
  
      于是,从那时起,李映雪才渐渐的喜欢是那个桀骜不驯的男子、那个魅惑众生的男子。
  
      而如今,居然有另外一个人给她过生日啊!她的心好像是浸在蜜罐里一样高兴呢!
  
      她露出一个笑容,这让沙锐思有些晃神,多久没看到她这么灿烂的笑容了?紧接着,他更加高兴了。因为李映雪如同蜻蜓点水一样,红唇轻轻的碰了他的脸颊。虽然很轻,但是足以让沙锐思高兴一整天了。
  
      于是,沙锐思抱起了李映雪,眼睛微微弯起,好像发现什么宝藏一样大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白的牙齿。李映雪像花痴一样,愣愣地看着沙锐思。这是遇见他以来,他笑的最好看的一次,不同于平时的虚假笑容,第一次看他笑的这么灿烂动人。
  
      躲在暗处的侍卫看着,心里也是很高兴,王爷多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了?一年、一个月、甚至更久了……
  
      翌日。
  
      李映雪穿了一身白色衣衫,裙摆上绣着大朵的荷花,随着她站立的风姿摇曳开放,显得如此可人。她在贲涵梅和贲秋兰的哀怨声中,仅仅带着妫静寒出了门,缓缓地,向门口走来。
  
      沙锐思站在门口,明明已经等了近半个时辰了但是脸上仍然没有丝毫不耐,而是极为开心,因为他要和映雪去度过二人世界了,能不开心吗?李映雪慢慢抬头看向沙锐思,只见他也穿了一身白色衣衫,身形修长,衬得他是如此的高雅。
  
      沙锐思站在了马车旁,李映雪也走了过来。他伸出了手,把李映雪扶上了马车,随后自己在拽了拽袍子,上了马车。一进去,就看见李映雪坐在马车的一角,沙锐思很无耻的坐在了离李映雪很近的地方。近到李映雪只要一个转身就能碰到沙锐思的脸。
  
      于是,这样近的距离,让李映雪的身体僵住了。但还是故意装作自己不介意,最先开口打破了这时的宁静,“映雪的生辰还有一个月呢,王爷为什么要这么早就带映雪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