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三百七十八章:你跟着我走

第三百七十八章:你跟着我走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一幕竟然被自己看到了,心里更是痛快。哼,作恶多端,自然是要受惩罚的。等到几年之后,周怀彤周绍辉两个人就可以住在了他们原来的房子里了。真是一桩美事。
  
      想到这里,李映雪顿时眉开眼笑,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一般。沙锐思的眼睛一直看着李映雪,见到她的笑容,心中一动,微微有些失神,想要伸出手抚摸他,又怕下一秒李映雪害怕又收回了笑容。
  
      心中苦涩一笑,就这样默默的看着挺好的,至少,他不会因此而害怕的。
  
      慢慢的,马车行驶到了楚府。沙锐思首先下了马车,因为早已就传信过来了,所以楚高岑一早就在府门口等候了,脸上很有面子,毕竟是王爷亲自来楚府啊!
  
      可是,他本以为只有沙锐思一人前来。当看到李映雪在沙锐思的扶持下,下了马车。嘴角的笑容瞬间僵住了,眼睛都快冒出了火,恨不得扇李映雪一巴掌。
  
      只是碍于沙锐思在场,和李映雪的身份而已。他怎么都不会忘记的,就因为李映雪,他引以为傲的大女儿疯了,她竟然疯了?!他苦心经营的计划全部都泡汤了,就因为这个女人。
  
      要不然,乐依早就嫁给了文王当上文王妃,这样,文王当上皇帝的可能性岂不是更高了吗?
  
      李映雪自然感受到了楚高岑的憎恨,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但是没有理会。
  
      等她站稳后,沙锐思也装作没有看见楚高岑的吃人般的目光,握住她的手,笑吟吟的对着楚高岑说道,“宰相,本王和爱妃听说宰相的家人昨日被歹人掳走,甚是担忧,所以前来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到宰相的?”
  
      也是在朝堂之上混了五六年了,自然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想到这些名言警句,楚宰相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虽然心里对沙锐思有几丝不屑,但是还是装作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微臣的家事竟让思王如此放在心上,真是太感动了。微臣带全家谢过思王。”说完,就要行礼。
  
      李映雪闻声,心中冷笑,但愿你此生还能见到你全家,他们早就在黄泉路上等你呢。
  
      “不必多礼了。”既然楚高岑在演戏,沙锐思也跟着演戏。两人一个比一个虚伪。然后,两人边走边谈。最后干脆停在大厅坐了下来,开始讲述昨夜里的情况。
  
      楚高岑说得唾沫满天飞,眼泪更是止不住,李映雪暗自翻了翻白眼,一点也不想听这两个人的话。看楚高岑那张脸,她感觉自己都快反胃了。
  
      于是,李映雪干脆装作肚子疼,上茅房了。
  
      沙锐思怎么会不明白李映雪的意思,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意了。楚高岑再不喜李映雪,但也知道她的身份。
  
      于是,派了一个小丫鬟给李映雪领路。李映雪不屑的撇了撇嘴,她才不需要呢!
  
      但是碍于身份,李映雪只好怀着笑点了点头,然后,出来了。半路上,李映雪看了看周围瞧见没有人了,给妫静寒了一个暗示,妫静寒立刻会意。毫不留情的向那婢女的脖颈后一砍,婢女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李映雪讥笑,哼,想要看着她?想得美!没有人跟着后,李映雪感觉轻松了好多,也挺了挺腰板。
  
      李映雪想起来昨夜里曾经与妫静寒说过,把楚寒香留下来,不用带走。诡谲一笑,便让妫静寒带头去楚寒香的院子里。
  
      妫静寒感觉一阵冷风吹过,感觉大事不好了。哪敢说些什么,默默无闻的带头。妫静寒因为昨夜里就看过了楚府的地形图,所以对这一片十分熟悉。
  
      走了不久,就看见一个院子出现在面前。院子外围有些破旧了,而且还很小。李映雪看到这一幕,嘴角一勾,哼,她就知道,一旦楚寒香失去了利用价值,楚高岑会毫不犹豫的把她抛弃,任她自生自灭。这让李映雪不禁感叹自己的好命,没有遇到这样的父母。
  
      一步一步走近这个破旧的院子,门被关上了。李映雪瞥了妫静寒一眼。她心领神会,立刻用力一踹……门开了。这就是习武之人的好处,力大无穷。
  
      李映雪毫不避讳的走了进去,就看见这个院子里长了很多杂草,想必是很久没有打扫了。司李映雪仍无动于衷,对楚寒香这样的待遇没有丝毫的愧疚。
  
      这本就是她自找的,不是吗?又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没有任何一个婢女照顾的楚寒香蜷缩在院子的一角。衣服已经破了几个洞了,头发也乱得很,像是一个疯婆子。和大家闺秀一点也不沾边。李映雪不由得皱了皱眉,楚高岑真是没心没肺,就算没用了利用价值也不必这样虐待吧?真是冷心啊!
  
      她上前走了几步,把自己的影子笼罩在楚寒香身上。楚寒香见有黑影在自己面前,渐渐的抬起头,着实让李映雪吓了一大跳。楚寒香看到李映雪之后,惊恐万分,躲躲闪闪,想要尖叫,李映雪眼尖,一瞬之间把她打昏,细细的看她脸上的痕迹。
  
      毋庸置疑,楚寒香之前确实算上是一个美人,但是,今日的这张脸却被划了好几道痕,十分的深,像是指甲弄出来的,不像是自己能划出来了。
  
      倒是像谋害时被人划出来的……陷害。李映雪警铃大作,作为一个杀手,直觉告诉她这是陷害,是有人要陷害她,这样就可以让楚高岑一家对自己和沙锐思不共戴天,这样沙锐思就会失去一大助手,他的登基之路就会十分坎坷。
  
      李映雪的拳头握紧,可恶,她就说嘛,楚寒香怎么可能就这样会疯了呢?原来是有人推波助澜啊!
  
      李映雪恨不得给自己一拳,真是失策!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早早去查了,可是现在,就算查出来,有证据吗?早就被人扔了吧?妫静寒看到李映雪脸色不对,问道,“主子,有什么不对劲吗?”
  
      李映雪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妫静寒的脸色也有些愤恨,“什么?主子竟然被人算计了!要不要现在妫静寒就去查?”
  
      “……”李映雪沉思,一直盯着面前的楚寒香看,随后开口,“把她的血带一点回去。让他看看。”
  
      妫静寒点了点头,也明白李映雪口中的他是谁,吾乡门门中的神医,医术高明,仅靠闻就能知道这是什么,有什么制成的,所以,让神医闻一下血看看血中含什么,想必,很轻松。
  
      妫静寒拿出一个瓷**,又拿出了一根银针,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扎破皮肤,流出了一些鲜红的血。
  
      昏迷中的楚寒香眉头一皱,但是仍没有醒过来。李映雪盯着妫静寒手中的瓷**目不转睛的看,又缓缓开口,“顺便也查查楚寒香在与我见面之后又有谁见了她。把详细的内容全部都写下来。”
  
      “是。”妫静寒脸色一凝,看来,这件事非同小可,别人一步一步的算计主子,主子却现在才知道,真是失策!
  
      李映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有,这楚府想必一定不会倒戈沙锐思这边了,如果可以,让他倒台。扶持一个新的宰相,必须支持沙锐思,而且也要让所有人都同意这个人当宰相才行。”这样,就没有人怀疑是皇帝故意向着沙锐思,让一个支持沙锐思的新宰相上台。
  
      “是。”
  
      此时,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扰到了李映雪,只听一声女声,大声喊道,“快,快点找!思王妃不见了,你去这里找!你去这里找!你、你跟着我,走这边!”
  
      李映雪才想起来自己是以思王妃的身份来的,而不是独自前来。所以只好让妫静寒收起了瓷**,又把楚寒香的伤口用衣服遮住了,不让人看见。
  
      而两个人却飞身跳到了房檐上,躲过了别人的视线,飞到了别人没有检查过的花园之中。她们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在确定没有任何泥土和杂草之后,走了出来。
  
      远处正在搜查的婢女一见到他们两人,立刻跑了过来,惊喜万分,“思王妃,可算是找到您了,您快随我们回去吧!”李映雪点了点头,就尾随前面的一干婢女回到正厅。
  
      正厅,沙锐思阴沉着脸在屋子踱来踱去,楚高岑也是急的头上直冒汗,不知如何是好,思王妃居然在自己府上丢了,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啊!
  
      忽听婢女大喊道,“老爷,思王爷,思王妃已经找到了!”
  
      ‘刷……’话音刚落,沙锐思的身影就消失了,只留下瞪大了眼睛的婢女和楚高岑。李映雪默默的跟着婢女之后,只见一阵风吹过,自己便进入了一个怀抱,只听那人说道,“不是让你别乱跑吗?吓死我了,不过还好你没事。”
  
      李映雪愣了愣,虽然情商低,但是还是能听见这话中的关怀,心中一暖,一向不喜欢和别人解释的李映雪破天荒的说了理由,虽然是假的,“我和妫静寒走得有些快了,一转身,婢女不见了,我们两人只好边走边找,哪知就到了花园之中。最后就听见了婢女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