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三百三十九章:谦虚了

第三百三十九章:谦虚了

    沙锐思清凉的声音说道,“李将军,我来传父皇的旨意。”说完,便从身后背着的手拿到前面来,手心中是一道明黄色的圣旨,他收起了浪荡的气息,板起脸来。
  
      李映雪不禁一愣,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虽然有些痞子气息,但是,认真起来也是蛮帅的。有句话说对了,认真起来的男人最帅了。
  
      沙锐思学着以往传圣旨的人的样子,道,“李映雪接旨——”李映雪一惊,居然是她接旨,这有管他什么事?莫名其妙!但又不得不跪下,即使她实在不愿跪下,但没办法,生活在这个世界里,若不跪下,就等于藐视皇权,是要灭九族的,为了自己这个世界的亲人,她也要跪下。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候,李映雪跪了下去,道:“臣女李映雪接旨。”
  
      沙锐思眸中满是笑意,清了清嗓子,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李映雪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朕考虑到思王沙锐思至今没有妻室,由朕做主,两家联姻,特赐李映雪为思王妃。并在下个月月初成亲。钦此。”随后,低头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李映雪,眼眸中有种意味不明的精光闪过,又道,“李映雪,来接旨吧!”
  
      李映雪听完,心里不由得一震,她还不想就这样早早的被婚约束缚,她不能接旨,但是那样的话……沙锐思见跪在前面的女子居然出了神,心里有些生气,便把自己的语气调整的很不善,道,“李映雪,难道你想抗旨吗?”
  
      “映雪……”见自家女儿有些不情愿,怕她耍小性子,让全家陷入危险中,李昊空连忙开口说道。
  
      李映雪一回头,见自己父亲带有祈求的目光,心里为之一震,父亲从来不曾像这样过,可今天……唉,罢了,同意便是。
  
      “臣女接旨。”从沙锐思的手中接过了圣旨,沙锐思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
  
      跪在一旁的佘翠灵,见此场景,心里些不免有些嫉妒,这李映雪未免也太好命了吧?真是不公平啊!要是她家女儿没有一夜之间变成疯子的话,说不定还会攀上那家贵族公子哥呢,可是现在……
  
      想到这里,她就越发恨李映雪,便在起身后,趁沙锐思还没有走,大声说道,“李小姐,你没有给我一个交代呢!我家女儿到底是怎么好端端的疯了?”
  
      李映雪皱了皱秀眉,这个聒噪的女人怎么还没走啊?真是烦人!沙锐思刚准备踏出这个大厅,就听见了佘翠灵的这句话,便转身看向佘翠灵。
  
      佘翠灵见沙锐思停了下来,面上一喜,想要把李映雪的真面目给揭出来,连忙跑向沙锐思。
  
      李映雪看着佘翠灵从自己面前跑过去,心中的小恶魔出现,牵无声息的伸出自己的脚。
  
      “啊——”一声带有凄惨色彩的尖叫声,从佘翠灵的嘴巴传了出来,李映雪见跌在地上的佘翠灵,心里很是舒坦,也随即眉飞色舞了起来,哼,叫你这个女人多嘴,这就是惩罚,随后趁佘翠灵没有反应过来,收回了脚,又退后了几步。
  
      李昊空夫妇和沙锐思也是看见了这一幕,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佘翠灵那姿势,那一摔,可真是狠啊!看着就疼!
  
      不过,沙锐思很快反应过来了,又添了一句,“佘夫人,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就请您走,本王要和本王未来的王、妃及岳父岳母谈些事情。”沙锐思故意把王妃二字咬的很重。
  
      佘翠灵现在真是无地自容,又听沙锐思这么说,更不敢说些什么了。
  
      而且,人家那话里有话,明白的后面几句话就是告诉他这可是我媳妇,这是我老丈人,你动他们,就是和我作对!
  
      “那、那……”佘翠灵还想说个再见什么的,却不想沙锐思后面来了一句,“紫卉,送客!”
  
      他的贴身侍卫,紫卉领旨,便冷冰冰的上前一步,说道,“佘夫人,请——”
  
      佘翠灵的脸又是青,又是紫的,赶上变脸了,她咬一口银牙,气愤的看了看后面的几个人,摆了摆袖子,只好跟着紫卉走出将军府。
  
      待佘翠灵走后,沙锐思便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正厅的首位,则李昊空夫妇坐在一旁,李映雪也不知坐在那里,也不想呆在这里,刚想请辞离来,便听,“李小姐就坐在这里吧!”
  
      李映雪一副背对着众人,做出一个嫌弃的样子,但一转身,满面笑容,但一看到沙锐思指的是他旁边的位置,笑容瞬间僵住了。
  
      心里暗骂沙锐思,居然让他坐在他旁边?李昊空夫妇也是一愣,当看到未来的太子爷竟如此善待自己的女儿,心里瞬间把沙锐思列为最佳丈夫,对沙锐思的坏印象一扫而空。
  
      李映雪见自己父母也是露出笑容,也知道他们定是对沙锐思的印象瞬间好了起来,不禁撇了撇嘴,心里恨透了沙锐思,这个腹黑货,真是太会算计!但又不好拒绝,只好走了走过去。
  
      然而,沙锐思对李映雪的表情也是尽收眼底,心里愉悦极了!
  
      “李将军,以后本王就要叫您一声岳父大人了。”沙锐思微笑道。
  
      “哪里哪里,王爷如此叫微臣,真是折煞微臣了!”李昊空听到这个称呼,心中自是兴奋,但也有些忌惮。
  
      “哪有,等本王和映雪成了亲,您两位就是本王的岳父岳母大人了!”沙锐思实事求是的说道。
  
      渐渐地,半个时辰过去了,李映雪真是坐毡如针,不过,终于结束了……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本王今天还有些重要的事情,所以本王就不留这里用膳了,告辞。”说完,便起身要走。
  
      “啊?这……好吧,让小女来送送您吧!”李昊空推了推李映雪,用眼神告诉她让她去送送沙锐思,她撇撇嘴,又不好不听父母的话,就连忙小跑跟上去。
  
      听到李昊空的这句话,沙锐思的嘴角不自然的向上勾了勾,但在李映雪的角度上,是看不见的。
  
      走了路程的三分之一,李映雪便说道,“王爷,您应该知道出府的路吧?”
  
      “知道!怎么?”沙锐思俊秀的眉宇轻轻挑起,问道。
  
      “那映雪就不送了,王爷,慢走啊!”说完,便要转身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等等!岳父大人不是让你来送送我吗?爱妃?”这时,沙锐思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最后一个‘爱妃’,让李映雪的鸡皮疙瘩都落了下来。为了防止沙锐思再来一句这个,李映雪立刻转头,笑魇如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好——映雪那就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好,那就麻烦映雪了!”瞬间,李映雪的鸡皮疙瘩又脱落了一层,她使劲的擦了擦手臂,这个男人,敢不敢在不正常点?
  
      于是,两人又进入了漫长的沉默,此时,“听说,大小姐琴艺不错?”沙锐思突然开口,问道。
  
      李映雪心中一惊,这件事,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
  
      他认出自己就是雪吟了?这不可能啊?没有泄密啊?但仅仅是停顿了一会,便答道,“仅仅是略懂一二。”
  
      “嘿嘿,大小姐可真是谦虚了!”沙锐思步步紧逼,狭长的眼睛危险地眯了眯,有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
  
      李映雪只好陪笑道,“映雪不怎么经常弹琴,只是空余时,练一会儿而已。所以,映雪认为自己的琴技和高手相差甚远。”
  
      “哦?是吗?原来如此,看是我搞错了,这样吧,大小姐要是有空的话,可以给我弹弹琴,在琴技方面,我算是个高手。”
  
      原来,这就是他的目的啊——李映雪依旧淡笑,毫不犹豫地说道,“好啊,希望我的琴声能得到您的认可!”
  
      此时,两人也是已经走到了门口,“那么,我的王府就恭候大小姐的光临喽?”沙锐思见自己目的达到了,也不便久留于此,就抬脚踏出将军府的门槛。
  
      李映雪见此,眼尖得很,由不得沙锐思说也什么,极为果断的关上大门。
  
      “嘭”的一声,沙锐思史上第一次被关在门外,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门内的李映雪一声冷哼,让她去他的王府,他岂不是送羊入虎口——有去无回吗?
  
      她又不傻,去他的王府,那他的清白可不是被毁了吗?本就不想嫁与他,可这被风言风语逼得,那可是非嫁不可啊!想到这里,李映雪的眼眸中布满阴暗,直接想李昊空的书房走去。
  
      到哪里之后,刚好贲涵梅走了过来,道,“小姐,您来了,老爷正好要叫您过去!”
  
      “嗯,知道。”她废话也不多说,直接走进书房,便见李昊空坐在书桌前写着些什么,而应醉秋则是在为他磨墨。这一幕,深深的印在了李映雪的脑海里。
  
      李昊空感觉到有人进来了,一抬头,便看见李映雪神情复杂的站在门口,连忙说道,“映雪来了,快,快坐下吧!”
  
      对于这个女儿,李昊空夫妇也是宝贝的很,一听皇上要她嫁于思王,虽有些不同意,但又不能说什么,这就是做臣子的苦衷——不能掌握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