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三百三十五章:赶出去!

第三百三十五章:赶出去!

    江湖人都说她这个吾乡门门主姓李,叫做李映雪。
  
      武功极高,杀人不眨眼,是一位女子,只要与之作对,就没有活过第二天的,无人见过其真面目。
  
      杀人不眨眼吗?这一点和她真不像,她可一点都不会杀人,只好认真练习武功,至于杀人吗……
  
      仅仅出于无奈,害死了几十人。虽然开始有些不适应胆怯,但是因为她杀得都是一些罪该万死之人,所以心理的恐惧不算特别的大。
  
      “咚咚。”门被敲响了。
  
      “什么事?”李映雪皱了皱眉头,被别人打搅自己的回忆,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启禀小姐,现在已是亥时。”一个类似于小丫鬟的女子十分恭敬的说道。
  
      这个丫鬟,乃是隶属于吾乡门的南队队长,她十分信任她,让她来保护自己并不时提醒自己。
  
      而吾乡门,在李映雪的分配下,分成了东、南、西、北四大队及护卫队。护卫队很简单,看守吾乡门的总部及分部;东队主要是负责管理吾乡门名下的所有产业,其队长是阿力;南队主要是负责江湖上一些有关吾乡门的纠纷,负责出面解决,也负责保护李映雪,其队长是隋泰清;
  
      西队主要是负责收集情报,就暗藏在吾乡门名下的产业内,来偷听,其队长是田文虹;
  
      北队则是在吾乡门静观其变,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是其他队需要帮助,北队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帮忙。
  
      因此,北队也是四大队中,人数最多的,武功最高的一个大队,其队长就是展星文。
  
      而这四大队中,田文虹和隋泰清为女子,阿力和展星文是男子。
  
      “恩。”李映雪向来话少,在属下面前从不多说些什么。
  
      她起身,打开门,丫鬟立刻低下了头,在吾乡门的门规中,有一条写着:不得直视门主。
  
      “走吧。”说完,李映雪便带头使用轻功消失在黑暗中,此外,另外一名女子从屋子中出现,其貌与李映雪一般无二,她也是吾乡门的下属,是为安全起见,才会易容成李映雪的模样。
  
      红柳楼。
  
      红柳楼乃是吾乡门旗下的青楼,虽然人们不知道红柳楼背后的实力是谁,但都知道红柳楼后台很强大惹不起。
  
      而李映雪去红柳楼,只是用一位卖艺不卖身的女子雪吟的身份,弹几首乐曲,要知道,在以前,李映雪是音乐大学的高材生,弹几首曲子,自然是不在话下。
  
      换好衣服后,李映雪面带薄纱,款款走来,走向大厅,坐在了前面,拿起琴,开始弹起。
  
      边弹,又边唱着。
  
      所有人都沉浸在李映雪的琴声中。
  
      此时,老鸨又带进来了一位锦衣男子,毕恭毕敬的把他带到了正厅,给他安排了一个最靠前的位子,显然,此男子的身份绝非平民百姓。出于好奇,李映雪眼角的余光看向了男子,当看清其男子的容貌后有些呆愣。
  
      其男子的容颜绝妙,一头黑发简单扎起,又留一些散落于肩,肤色极为白皙,一双桃花眼眼角微翘,高挺的鼻子,曲线完美近乎神品的薄唇。
  
      手中拿着一把画着山水画的扇子,一面扇着风,又一面有意挡着自己的容颜。男子一个眼神,便能勾人魂魄。
  
      这一切的一切显示他是如此的桀骜不羁。李映雪完全沉迷于男子的容颜中,不可自拔。
  
      为什么和他那么像呢?是巧合吗?一番思索,李映雪连弹琴都给忘记了。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了李映雪。男子也不例外,他好像感受到了李映雪的视线,居然对着她点头微笑。
  
      李映雪许久才回过神,慌忙起身,如同清泉般的声音说道,“雪吟最近身体不适,无法给各位弹琴,诸位抱歉。”
  
      说完,也不管其他人的反应是什么,连忙退下,临退下之前,还不忘再看他一眼。换下衣服后,李映雪站在了楼上,看着楼下的繁华。
  
      但是眼神仍留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便是那个男子。
  
      “主子。”阿力听闻李映雪刚才的一切行为,心里有些不明白,见李映雪站在那里仍看着那个男子,忍不住出声问道。
  
      “阿力?”李映雪终于发现了阿力的存在,转过头来,“你来得正好?你告诉我,他是谁?”说完,就指着楼下的那个男子。
  
      阿力的心里了然,面色平静地说,“主子,那是当今天子的三儿子被封为思王的沙锐思。”
  
      “沙锐思,沙锐思?”李映雪喃喃道,好像是失了魂魄一般,眼神有些淡然,和他的名字差了好多呢,可以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主子?”阿力又试问了一句,李映雪才缓过神来,道,“走吧,我也该回去了。”
  
      “是。”
  
      ……
  
      回到将军府,坐在梳妆台旁的李映雪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一个月了,来到这里一个月了,她本以为她会忘记他的,她想就算有可能再见到他,也不会再像初见时那种心动。
  
      可是,今日她只是看到了一个与他相像的人而已,她就有些慌张失了心。
  
      原来,她还没有忘记他,她还记得他,就像十七、八岁,正值花季的少女见到喜欢的男生还会脸红似的。
  
      她、仍旧还念着他。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怎么了?”镜子那边,突然出现一个和李映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没什么。”李映雪目光闪烁,最终吐出三个字。
  
      自从一个月前对着铜镜说话那一次,她才发现原来似乎有一个灵魂并没有消失,而是在她心灵深处,只要对着镜子或水面等,就能看见前世。
  
      “哦?我看你一看到那个男子,就神色有些恍惚,好像是被他迷住的样子。”前世洞察一切,轻笑出声,显然不信李映雪的谎话。
  
      “是吗?看来什么事都不能瞒着你。”李映雪勉强的笑了笑,“他只是和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很像而已。”
  
      “朋友?是心爱之人吧!”这话并不是反问,而是肯定。
  
      “差、差不多吧。”秘密被发现了,李映雪有些尴尬,结结巴巴的回答。前世自然知道那是她的秘密,也不再问什么了,直接消失在了镜面之中,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李映雪暗暗舒了口气,被别人知道了秘密,真有些尴尬呢。
  
      沙锐思?你怎么会长的和他一样呢?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子啊?会和他一样吗?
  
      一夜,无眠。
  
      “小姐看上去状态很不好啊!”丫鬟贲涵梅走了进来,看到坐在榻上的李映雪,脸色苍白,不禁面露忧色,问道。
  
      “没事,我怎么会有事呢?只是突然失眠,一夜都没睡着罢了。”李映雪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
  
      “失眠?这可不好啊!小姐,贲涵梅这就给你叫大夫。”说着,就要放下手中的东西,准备跑出去叫大夫。
  
      李映雪一急,厉声呵斥,“站住!”
  
      “小姐……”贲涵梅听见李映雪的怒斥,只好转过身来,摆出一副苦瓜脸。
  
      小姐都多久没有大声喊自己了,好像从自己来到这里就没有吧?莫不是小姐不喜欢我了?嫌我太过于多事了?想到这里,贲涵梅吓得连忙跪了下来,哭喊着,“对不起,小姐,贲涵梅不该擅自找大夫,不该不听小姐的话,小姐,贲涵梅错了,小姐千万不要把贲涵梅给赶出将军府啊!”
  
      李映雪越听越糊涂,敢情是这丫头又想到了什么这个丫头啊,就喜欢胡思乱想,刚来到自己身边的第一天就是这样的。
  
      她不禁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道,“好了好了,我不会把你赶出将军府的,你就放心吧,我怎么会赶你出去呢?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也对啊!小姐一向对我们这些下人都很好。小姐怎么会赶我走呢?太好了!小姐,你不赶我走了!”
  
      顿时,贲涵梅哭脸变成了笑脸,化悲为喜,嘴角上扬,眼睛眯成月牙,就像个得了糖的孩子般开心。
  
      瞬间,李映雪也被贲涵梅的喜悦所打动,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来。
  
      “小姐小姐!不好了!有人要见你!”和贲涵梅同为一母所生的贲秋兰,匆匆忙忙跑了进来,不顾仪表,大声喊着。
  
      李映雪摇了摇头,揉了揉太阳穴,原本的笑容也荡然无存,“贲秋兰,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这样大声喊,显得你多没有教养似的,要安稳。在这点上,你应该学学你姐姐!还有,我好着呢,不要说我大事不好了!”
  
      “那个……小姐,奴婢知错了,保证下次不犯了!”贲秋兰规规矩矩的站在了李映雪面前,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承认错误,但声音如同蚊子般细小。
  
      “罢了,说吧,什么大事?”李映雪也是心软,对自己的这些下人一向很好,从来不罚他们,犯了错,顶多就说几句而已,因此,他和下人们的关系一向很好,都愿意帮他做些什么。
  
      “小姐,管家刚才说,当今圣上的三儿子思王沙锐思指名要见您,现在就在客厅等着呢!”贲秋兰一说出这个惊天大消息,身为姐姐的贲涵梅有些坐不住了,在贲秋兰话音刚落,她就也随后喊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