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三百一十八章:为什么问我

第三百一十八章:为什么问我

    片刻宁静后,傅婉仪将话题转回太后寿诞,说道:“依我看,皇上和王爷亲力亲为,将自己的表演作为寿礼,只为博太后您一笑,这份孝心,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况慕秋瞥了她一眼,“是啊,傅婉仪如果也能给皇上多出出主意,也会像那李大人一样,一步登天,就不至于到现在也只是婉仪了。”况慕秋嘲弄着她。
  
      傅婉仪听见此话,心里不是滋味,虽觉委屈,却也只能忍着。论家世,论相貌,论荣宠,她与况慕秋的差距都太大了。
  
      在飞白国,婉仪虽也是皇上的后妃,但只是庶五品,人微言轻,身份低微,月俸也少得可怜。
  
      宫中嫔妃目前只有傅婉仪和况慕秋,并无皇后。况慕秋虽不是皇后,但她位居妃位,所以统领六宫。
  
      况慕秋心高气傲,自视甚高,且因自己的家世和美貌,所以为人十分骄傲,恃强凌弱,平日里没少欺负傅婉仪,再加上宫里的人都是拜高踩低之辈,想来傅婉仪在宫中是十分难过的。
  
      若不是傅婉仪平时逆来顺受,心胸豁达,只怕她的日子会更难过。
  
      詹昊穹看着傅婉仪,对她,有些怜悯。平日里,况慕秋是如何让傅婉仪受委屈的,他不是不知道,但前朝和后宫,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为了顾全前朝的面子,为了前朝的稳固,有些事,他只能装作不知道。
  
      对傅婉仪,詹昊穹虽不算爱她,但她毕竟是他的女人,人非草木,他还是很怜惜她的。
  
      詹昊穹身为皇上,也有很多的不得已。
  
      “傅婉仪,你性情温和,知书达理,所以,你也有你的优点。”詹昊穹安慰着有些受伤的傅婉仪。
  
      傅婉仪脸颊一红,脸上浮现一抹娇羞,道:“皇上谬赞了。”
  
      况慕秋看皇上有心安慰她,便不再嘲弄她,白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然后眼光落到舞台上,继续看戏。
  
      李映雪在后台,望着看台上太后、詹昊穹、詹咏歌他们其乐融融,看见太后开心的面孔,就知道自己的主意发挥了效果,自己连日来没有白忙活。
  
      他们在一家团聚,自己还是先回家吧。李映雪这样想着。
  
      然而每次看到别人的家庭和睦,母慈子孝,李映雪都不免想念自己的父母。
  
      他们还好吗?他们一定很担心自己吧!不知他们是否因担心自己而渐染白发?不知他们在想念自己的时候会不会泪如雨下?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
  
      一定要想办法回到现代,想办法回家。这是李映雪给自己的目标。
  
      ……
  
      由于李映雪升为五品官员,依照律例,朝中收回了她以前的小宅子,重新分给了她一个大宅子,宅院很大,布局有些像现代燕京的老四合院,只是建筑风格不一样而已。
  
      另外,随着她官位升高,俸禄也随之增加,依照规矩,她必须要有伺候她的下人。
  
      朝廷安排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李映雪称他们为乌叔和乌婶,乌叔做府上的管家,乌婶负责做饭打扫等事务;两个十五岁小丫鬟,名叫思夏和思冬,负责端茶倒水什么的;还有两个年轻随从,二十岁,叫龚浩宕和关建元。
  
      按理说,府上的仆人应该再多一些,可李映雪认为自己实在没什么需要仆人的地方,没必要这么浪费自己的银子。她只需要有人帮忙准备饭菜,洗衣打扫就够了,她要求不高。
  
      李映雪待他们十分和善,他们都很庆幸自己找了个好主子。
  
      有一点李映雪很头大,就是称呼问题。照规矩,他们要叫李映雪“大人”,可是,这称呼,她实在觉得别扭。
  
      李映雪让乌叔和乌婶叫她的名字,其他人叫她“大哥”什么的就行,然而,他们却不敢。
  
      最后,只能折衷一下,大家叫她“公子”。
  
      即使这样,她还是觉得别扭。不过,几天之后,这个称呼,也就习惯了。
  
      鉴于自己女扮男装的事非同小可,李映雪没有告诉他们自己是女的。她不让任何人近身伺候她,龚浩宕和关建元两个随从是男的,自然不能跟他们距离太近,但如果让思夏和思冬两个姑娘近身伺候,还怕这两个小姑娘多想。
  
      所以,她的日常起居不让任何人参合。这一点,也让府上这几个下人觉得,自己的主子真够奇怪的。
  
      ……
  
      詹昊穹为感谢李映雪帮忙为太后准备寿礼,在宫中设晚宴,请李映雪吃完饭。当然,詹咏歌也在。
  
      “母后寿礼的事,多谢你。”詹昊穹拿起酒杯,意欲敬李映雪。詹昊穹话语简单,语气温和,听着十分舒服。
  
      “皇上,客气了。您不是已经升我的官了嘛?”李映雪也举杯,表示回应。
  
      “你有堪当之才,给你升官,是不想你的才华被埋没,给你升官,是因为我是君你是臣。”詹昊穹说着,“而朕此刻,是感谢朋友,在筹备寿礼过程中的尽心尽力。”
  
      虽说詹昊穹说的是朋友间的友谊,可李映雪还是觉得他很有压迫感。纵然与他交好,但那王者威严,终究难以跨越。
  
      两人碰杯,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詹昊穹和李映雪之间,气氛总是会安宁祥和。
  
      可是,现场还有一个不会让气氛安静的人存在。
  
      当然是詹咏歌。
  
      “来来来,我也敬咱们的大功臣一杯。”詹咏歌声音十分洪亮,似乎这场面,不止他们三人,“若不是你的想法新奇特别,母后断然不会笑得这么开心。这杯我敬你,顺便表示一下我十分佩服你。”说着,詹咏歌便举杯。
  
      “呦,您甘王殿下还要向我献殷勤啊?我可不敢当。”李映雪笑容灿烂,举杯回应着,一饮而尽。
  
      杯中酒尽,詹咏歌伸手点了点李映雪的鼻子,说道:“献殷勤?本王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我要是跟你献殷勤,这面子往哪搁啊?”
  
      李映雪的鼻子被他一点,很是吃痛。
  
      “让本王跟你这小个子献殷勤,下辈子吧!”说完还对李映雪做了个鬼脸。
  
      小个子?李映雪听见这三个字,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这168公分的身高,让多少女孩子羡慕嫉妒恨啊!标准的女神身高好不好?
  
      然而,若作为男人来说,这身高到底是吃亏……
  
      “居然敢叫我‘小个子’,不要命了是不是?”李映雪叫嚣着,一击老拳就甩了过去。詹咏歌反应快,伸手格挡住之后,立刻就将李映雪的手臂反扣着,让李映雪不能动弹……
  
      他们就这么闹着,詹昊穹也就这么微笑的看着。
  
      “一对活宝!”詹昊穹喃喃道。
  
      不知是因为身份,还是因为性格,她面对詹咏歌的时候总是格外轻松。她敢跟他开玩笑,他挑逗自己的时候,她很开心……
  
      她对他,总是言不由衷地想靠近。
  
      然而对詹昊穹,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有尊敬,有依赖,有信任,却也有一种莫名的抵触感。
  
      三人高谈阔论,话说过去,畅谈未来。胸口袅袅酒香,熏人欲醉。
  
      半醉半醒的感觉,只觉一切很美。
  
      “我想问你一件事。”詹昊穹定定的看着李映雪,语态坚定而栗然,“过去的你,是什么人?”
  
      听见此话,李映雪的酒瞬间醒了大半。
  
      畅快的气氛也瞬间变得凝重。
  
      “为什么找不到你过去生活的痕迹?”詹昊穹定定的看着李映雪,那眼神,让李映雪不敢对视。
  
      该怎么说呢?李映雪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映雪不敢正视詹昊穹那决然的目光,于是她低着头,脑中搜索着适合的答案。
  
      “你是不是以为我是来害你的?”李映雪不知该怎么说,所以选择反问詹昊穹。
  
      “朕相信你。”詹昊穹眼神依旧定在李映雪身上。
  
      “那你为什么这么问我?”李映雪已然有些愤怒,既然他相信自己,何须如此一问。
  
      “很多时候,朕只是觉得,你不像普通人。”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詹咏歌在一旁参合道,“你的想法,你的思维,你做事的方法和你的心胸,很难想像你过去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说句实话,有时候的你给人的感觉是你很聪明,然而有时候你却表现的很傻。你很善良,也很有才华,我们都认可。可是,你这样一个人的存在,着实让我们觉得你很不一般。”
  
      李映雪不知该如何说,所以选择了沉默。她缓缓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一个人,仰天饮尽。
  
      要告诉他们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吗?
  
      如果说了,自己以后怎么面对他们?他们还会这么照顾自己吗?
  
      “我不想说,你们可以不问吗?”李映雪终究决定不告诉他们,说着,又是一杯酒,希望这杯酒,能连同他们的疑问一起吞没,“我保证,我不会伤害你们,可是,有一些事,我真的不想说。”
  
      李映雪低着头,望着桌上的被碗碟盘,眼神带着哀伤,表情几近哀默,又道:“人心的真假,时间能见证;感情的冷暖,风雨能考验。我只求,我的朋友,相信我!”
  
      詹昊穹和詹咏歌互望着,不知下一步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