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两百七十一章:陈王

第两百七十一章:陈王

    并没有任何言语仿佛那个人不存在一般。来人也没想要主人会有任何反映,他道:
  
      “陈王,属下已经查过了,映雪确实不是梅娘子与运正王的孩子,当年的那个女婴和梅娘子一起跳崖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梅娘子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因练功走火入魔,神志不清。映雪是她从捡回来的,她也就把那个婴儿认作自己的女儿了。”
  
      陈王淡淡的道“另一件事呢?”
  
      “属下已经办好了,这是在郁茴的房间找到的一封信,”那人恭敬地把信放在竹柱旁“另外…梅娘子要见您。”
  
      “见我?”
  
      “是的,最近她一直想要见您。”陈王不在答话,一时之间只能听到刀可在石屑的声音。
  
      ‘咔’的一声,最后的一块石屑被剔除掉,一幅寒梅傲雪图跃然印在埙上。
  
      梅花栩栩如生。
  
      唇边的笑意渐浓,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依旧没有抬头“杀了他。”
  
      “属下知道了。”
  
      陈王点点头,倚着身后的竹柱子,拿起搁置一旁的信,打开来看,只见之上寥寥数语:因因果果,果果因因,善因善果,恶果恶因”
  
      望了一会,陈王叹了口气,陈王慢慢把信放回怀中,好看的眉头舒展开来。他在心里细细的盘算着。
  
      陈王悠然一笑,他的目光变得平静淡雅,完全不是刚才下令杀人灭口的模样。
  
      陈王拿起笛子,唇微微开启,幽幽之声而起,缠绵流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鸟鸣划破空际,青鸟飞到陈王的肩上低低的鸣叫着。
  
      映雪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一个容颜舒雅的少年专注的吹着笛子,脸容还是那么安宁温柔,周围是棵棵树,月光之下将色的光辉折射出来。
  
      陈王就在这光里,安宁的面容上夜仿佛映着光辉。
  
      映雪走近时,陈王也转过来,目光沉静悠远。
  
      然后映雪便感到身体里有什么被抽走一般,身子软绵绵的倒下去。在快接触地面时,被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陈王把着她的手腕为她把脉,良久,陈王好看的眉皱了起来,他从袖里取出一只白色的瓷**倒出一粒褐色的药丸喂进映雪口中。然后抱起映雪进了竹屋。
  
      可谁知映雪进了屋内毒便发作了。
  
      身体里的筋脉偏离原来的轨道,骨骼一根根在错开,然后在一根根的接上,每错开一根便会发出”咔嚓“的声音,一次次敲打着她的神经,全身就像从新组装过一样。像有千万把刀子在身体划过。
  
      映雪抑制不住的颤抖,想要说话可是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似地,压得它她喘不过来气,只能瞪着双眼大口的喘气。
  
      那种濒临死亡的错觉,让映雪恐惧。
  
      忽然她眼前顿时一黑。柔软的触觉让她感到一惊,原来陈王用手遮住了她的眼睛,将她揽入怀中,视线骤然失去,感官却更加清晰。
  
      她靠在他的怀中,听着陈王的心跳。
  
      一下…两下…
  
      瞬间整个世界都变的那般安静,仿佛穿越过千年,只有那心跳声“扑通…扑通”一下下,传入耳膜,传入心底让人异常的安心。
  
      “睡吧,安心的睡吧,我会在你身边。”陈王温柔轻缓的说。他的目光无比的柔和,像春天的阳光那么的温软,眼底的纯澈化作涟漪的水波,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
  
      陈王抱着映雪,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的“没事了,睡吧,我会在你身边。”
  
      渐渐地映雪不在颤抖靠在他的怀里,数着他的心跳,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映雪又做梦了。
  
      歌舞笙平的房间里火光摇曳着,时明时暗。痱弥的气息还未散去。她看见自己站在四周宽阔的院子里,四周到处是肢体的残骸。
  
      天空乌云暗涌,沉闷的空气中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房间里传来阵阵哀号声在黑暗里显得阴森恐怖。呜呜…呜呜…震得让人心颤的声响。
  
      心底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要过去,可是双腿却像是拥有了自己的意识般向前挪动。映雪看见自己自己穿过朱漆色的大门,站在昏暗的内厅里,哀号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一下一下,敲打着的心脏上。
  
      昏暗的烛光中中,隐约看见两人站在内厅中央,很大很奢华的房间,一大一小两个人。由于昏暗,她们的脸看不清楚。
  
      “去杀了他,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是骗子,去杀了他。”女人吩咐着女孩。女孩蜷瑟着,迟迟没有动手。
  
      映雪这才发现在不远处有个被捆绑着的男人,旁边还有他妻女们。他们一个个蜷瑟在角落里不停地跪拜。昏暗中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只能听见女人孩子们的啜泣和类似兽类的哀吼。
  
      “没用的东西!我要你何用”女人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后转身,与她擦肩而过。
  
      映雪这才看清楚女人的样子。
  
      “师父?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映雪下意识的想要逃开,可是她就像被定格在那里,动不了…映雪看见女人走到那个男人面前丢下一把剑,冰冷的声音让映雪颤抖。
  
      “要想活命,就杀了她。”
  
      下一瞬间,映雪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起站在了女孩身后,同他一起面对着那个男人。
  
      映雪想拉着女孩逃走,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想着,那个男人大叫一声扑过去拿起刀向女孩疯狂的砍去。
  
      映雪这才看清楚,那个男人的嘴里流出血。他的舌头没有了。
  
      房间一下子变得安静,映雪只能看见男人疯狂地砍来,而那女孩依旧一动不动。
  
      出手啊,快出手啊。要不然就会被杀死了。
  
      映雪对那颤立着的女孩喊。曾经有个人就告诉过她不想死就杀掉对手。
  
      可是女孩听不见她说的话,映雪看见了。
  
      男人狠狠地朝女孩砍去,女孩终于有了反应,抬手打掉了男人的道刀,给了那人一掌,男人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苟延残喘着。
  
      这时一个少年从人堆里跑出来抱着男人哭道“不要杀我爹爹,求求你,不要杀我爹爹”看见他们那个样子,女孩开始犹豫,最后松手转身而去。而就在那时,抱着男人的少年捡起地上的刀,狠狠一刺,匕首正中女孩的后心,鲜血顿时染红了碧色衣衫!
  
      这时,那个女人突然出现了,杀了男人和少年,女孩虚脱的倒下,血越流越多…
  
      女人向女孩走来“没用的东西!”
  
      女子的声音冷得不沾丝毫情绪,“留你也没有用!我不要这样的废物!滚出去!”
  
      映雪感觉一股力量把自己推出了门外,然后就看见女人拖着女孩的胳膊将她丢出门外,头也不回的走掉。
  
      门外在下着大雨,冲刷女孩的血,在电闪雷鸣之间女孩的脸瞬间在她眼前放大,小小的、苍白的脸上,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一颗颗,像珠子一样迅急地滚下来,砸在地上,碎开,噼噼啪啪也砸在映雪的心上。女孩的眼神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插在她的心脏,也割伤了映雪的心。
  
      画面一转依旧是倾盆大雨,视线模糊不清,只记得一个衣衫似雪的少年,清廉高雅,仿佛高山的雪莲,不可攀附。
  
      她望着那人,就那样呆呆地望着,景物仿佛穿越了千年时光,在她眼前交织,犹如水中倒影一般,渐渐模糊不清。她张开嘴巴,想叫那少年的名字,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身形变得越来越淡,直至消失不见……
  
      映雪一下睁开眼睛。
  
      天已大亮,幽香暗绕,陈王已经离去,一切恍然如梦。浑身是湿湿的冷汗,这令她想起刚才的梦境,
  
      她闭上眼睛,内心深处,依旧有那么个地方隐隐地抽痛,一些事情依然让她无法忘记,也,不能忘记。
  
      入鼻处,一阵淡雅的香气弥漫开来不是以往的梅香,是一种从未闻过舒雅轻靡的的香气,慵懒的香气进入肺腑,使整个人都舒展平静起来。
  
      这香气,似乎是有安神静气效果的。
  
      映雪下了床看了看窗外,并没有看见陈王,行至桌前,倒了一杯茶,茶入口中清爽宜人的香气瞬间充满口腔,映雪打量着房间,自从每次毒发作都要来找陈王,映雪便在梅谷内离陈王不远的地方搭建一个竹屋,只是她并没住过几次。
  
      喝罢茶后依然未见陈王,以前陈王也经常不在谷内,映雪也没多想便不再等,去与百里长央汇合。
  
      而此时的陈王正在一座普通的宅院前,房门虚掩着,陈王悠然一笑。推开门,轻轻笑道“梅妃娘娘好久不见啊”
  
      坐在桌前背对着他的是一个妇人,穿着黑色的褂子,显得原本娇小的身子更加羸弱,听见他的声音那妇人慢慢回过头来,只见那妇人瘦如枯鬼,两眼深陷,气色灰暗,一头青丝早已变得斑白一半覆盖半张右脸,隐约可以看那张溃烂露骨的脸。
  
      这个人竟是昔日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梅妃?
  
      “你总算来了”声如破钟一般听起来刺耳。“你到底是谁”
  
      陈王走到桌前提冬七娘倒了一杯茶递到她手中柔声道“梅妃娘娘何必这么执着追究我是什么人呢,你只要知道我是还会帮你报仇的人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