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两百六十八章:出宫

第两百六十八章:出宫

    “李妃妹妹,你这样做又是何苦呢?”待百里长央的轿子消失之后,玉妃走到李妃的身边。
  
      李妃抬头看她:“本宫这样做,又怎么了?碍着你了?”
  
      玉妃笑了笑:“说老实话,本宫很欣赏妹妹这性子,老实说,本宫也跟那李映雪仇深似海,如果妹妹不嫌弃,他日咱们联手”玉妃省略了余下的话,相信聪明的人都会懂。
  
      李妃看着她,久久不语,这玉妃确实比自己权重,而且也够心狠手辣,跟她联手,她似乎没有吃亏的份,只要能坂倒李映雪,她何乐而不为?她朝玉妃笑了笑。
  
      宫内勾心斗角,全为权利,宫外,百姓安乐,全为生活奔波,京城的大小巷内,小贩大声吆喝推销自己的商品,各大酒楼都在忙在招呼客人,而青楼,似乎也不甘寂寞。
  
      这京城跟映雪还做乞丐之前,没有大的变化,这里的每一条大街小巷她都记得一清二楚,前面那个叫**院的青楼,当初的她差点就被骗进去,还好她机灵,不然她这一辈子,也只能是个风尘女子了。
  
      “七七,有没有觉得这里更亲切了。”映雪指着这条街,也指京城,她们离去已经几个月了,现在出现,景物依旧,而人却今非昔比。
  
      七七一阵惆怅:“小姐,原以为我们会做乞丐一辈子,没想到,当时遇见了煦王爷,是他改变了我们的宿命。”
  
      映雪心里感到无比的内疚,是啊,是他帮她们摆脱了命运,没有他,或许她们还是在这几条街上找人下手,做贼也有做贼的难处,都怪被生活所迫。
  
      百里长央听到她们的谈话,有点好奇,但是没有问出来,他知道,只要他一开口,跟映雪又免了不了一场唇舌之战,他承认,他斗不过她,所以只能当个透明人。
  
      映雪看见远处一个卖纸鸢的老爷爷,瞬间泪水缓缓流下,这个爷爷当初冒着暴雨为她们送食物,累倒在路上,若不是她们刚好被那些乞丐赶出来发现了他,或许这个老爷爷现在命以归西,这天下的人都看不起她们,而这老爷爷却视她们为亲人,不但经常送她们吃的,还送她们穿的,她们知道这老爷爷家里也很困难,家里唯一的儿子战死沙场,唉,老天爷总是要折磨那些善良的人。
  
      “半城烟沙兵临池下,金戈铁马替谁争天下,一将成万骨枯,多少白发送走黑发。”
  
      这一句歌词不就是这老爷爷的心声吗?
  
      “爷爷”映雪拉着七七跑了过去,抱住了他,映雪顿时热泪盈眶,泪水浸透了她的衣裳,而七七更加的厉害,她的泪腺仿佛特别的发达。
  
      老爷爷年过六甲,他的额头上像刀刻出来似的皱纹,那么清晰,还有他那干裂、粗糙得像松树皮一样的手,手心上更磨出了几个厚厚的老茧;满头是银发,见到映雪时,那激动的神情更是把那皱纹挤得更深:“孩子,你们这半年去哪了?为什么爷爷到处都找不到你们?”
  
      老爷爷老泪纵痕,失去儿子的那一刻都没有这样的伤心过,因为他知道儿子是为国家献身,这是光荣的事,儿子去了以后,他遇到了这两个可爱的女娃,把她们当作亲女儿一样对待,他自己的生活也不好过,这些年全都靠卖这些纸鸢过日子,虽然现在是大热天。
  
      “爷爷,对不起,那个时候没来得通知您。”映雪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依偎在老爷爷的怀里,她很感激这个老爷爷,他心地善良,可老天却那么对他,难道善良的人总是得不到好报吗?
  
      老爷爷轻轻宠溺的看着她:“傻孩子,见到你们还活着,爷爷已经很高兴了。”
  
      映雪从老爷爷的怀抱离开,一脸的沉默:“可是爷爷,你似乎比以前更老了。”
  
      老爷爷低下头,表情越来越伤感:“唉,孩子啊,岁月不饶人啊,爷爷也没几个年头了。”
  
      七七一听到老爷爷这么说,哭得更凶了:“爷爷是好人,老天不会这么对爷爷的。”
  
      老爷爷看向七七:“七七,你啊,还是跟以前一样。”
  
      七七不认同的摇头:“不,爷爷,七七已经不是以前的七七了,七七长大了,可以保护小姐了。”
  
      爷爷高兴的点点头:“是啊,你们都长大了。”
  
      他看见了百里长央有点吃惊,仿佛很不敢相信一样:“皇皇上。”
  
      接着他慌乱地蹒跚跪了下来。映雪慌忙扶起他:“爷爷,你这是怎么啊?”
  
      老爷爷没有起来:“孩子,这是皇上,做为一个臣子,必须要守君臣之礼。”
  
      映雪惊呆了,他他曾经也是朝中之人?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老爷爷,怎么看怎么不像。
  
      “恩师请起。”百里长央慌忙地扶起他:“恩师,这不是折煞朕了吗?”恩师?映雪一直在琢磨这两个字,难道他们曾经是师徒?
  
      “不,不,不,皇上,老臣,有罪,不敢担当皇上恩师这两字。”老爷爷一脸的愧疚。
  
      映雪更是不明所以了,这天下人都跟百里长央有关系吗?
  
      “恩师,恩师无罪呀!”
  
      “不,教子无方,理应由我这个罪臣受罚,若非皇上看在老臣的老脸放过他了,他早已被千刀万剐,皇上慈悲,只把他发配边疆充军,让他还多活了几年。”
  
      老爷爷想起往事那些悲伤的事,仿佛都呈现在他的脑海内,那惭愧的表情不是骗人的。
  
      百里长央看着映雪那一脸疑惑的样子,顿时觉得她很可爱,至少在恩师面前,她表现的都是孩子气,可是在自己面前
  
      百里长央感觉胸口被什么撞了一下。
  
      “恩师,找个地方咱们叙叙旧?”
  
      老爷爷摆摆手:“不了,人老了,自然也没什么旧可叙了。”
  
      他看向映雪,沉默了一下:“皇上,老臣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百里长央笑着说:“恩师是在跟朕客套吗?”
  
      “没有没有,老臣只是奇怪,皇上和映雪怎么”他的心里似乎有了点底,但是又怕映雪伤害到皇上,他一个劲的在紧张。
  
      百里长央看向映雪,映雪也看向他,她不明白,干嘛又扯上她了?
  
      “她是朕的妃子。”那表情不容质疑。
  
      老爷爷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厉害了,如果映雪是为了复仇才跟皇上在一起,会怎样?实在不敢想象。
  
      “孩子啊,爷爷有点事跟皇上说,你们能否回避一下?”
  
      映雪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百里长央,有点不情愿的拉着七七就走,有什么事不能当着她的面说的?
  
      ……………………
  
      在离开皇宫之后,百里长央和映雪坐了同一辆马车,用皇上的话就是,这样省点人力,反正他也只带了她一个妃子出宫,没有必要大张旗鼓。
  
      一路上,二人都是高高兴兴的,有说有笑,百里长央早已经被映雪的神奇逻辑折服。
  
      可好景不长,暗中,有那么一双眼睛已经盯着他们很久了。
  
      晚间,队伍行至了一山脚下,便就地休息。
  
      月黑风高,映雪依偎在百里长央的怀里,隐约听到外面一丝动静。
  
      还来不及反应,百里长央竟然就被几个蒙面人架着刀控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