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两百五十九章:师兄?!

第两百五十九章:师兄?!

    “雪贵妃接旨。”
  
      正当晚上大家坐在一桌快快乐乐的吃饭时,突然一个公公就用那尖尖的声音喊道。
  
      使得众人不得不马上站起身。到门口领旨,映雪不免心里牢骚,这皇宫的规矩就是多,无论是见到皇上太后,一个字跪。好在她上面皇后还未立,本来是要立她的,但是各位大臣皆不同意,觉得她是江湖中人,背景不好,怕坏了规矩。
  
      不过映雪还庆幸呢,当什么皇后啊,多累,就当个贵妃也罢,瞧瞧,这单单为了这一块破布写的圣旨还要跪!怪不得这古代人都不能长寿呢!“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明日太后回宫,皇上在安和大殿举行家宴,邀雪贵妃及其姐妹共同赴宴,钦此。”
  
      这个公公声音尖尖的,说道钦此的时候。声音还拉的很长,让映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领下旨,那公公便转头走了。
  
      这院内,也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不过愁的人自然也只有李如月。
  
      李如月害怕见到他……
  
      次日中午,便听闻太后回宫的消息。
  
      这宫中自然是张灯结彩像过年一般。
  
      看着别院的贵人、妃子都纷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奔太后的殿里而去。只不过这里面定是不会包括映雪的,这圣旨又没说要太后一回来就要去请安,她自然是不会冲上去献媚的。
  
      反而是落得个清静才好。
  
      百里长央听说太后已回宫,自是前去看望。
  
      刚进太后的咸宁殿。便看到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围着自己的母后。
  
      看到这一幕他不禁皱了下眉头,看来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想着。他就急忙转身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怎么?这皇上来了,都不进来看看我这老婆子就要转身而去吗?”一听这话。百里长央知道要走已经是的来不及了,只能堆着笑脸像咸宁殿走去。
  
      “儿臣拜见母后。”
  
      “臣妾叩见皇上。”这一群女子顿时显得更加的端庄,文雅。
  
      “嗯”百里长央没有看她们一眼,而是径直的走到太后身边。看着自己儿子这一脸的无奈与不情愿。
  
      太后自然知道这不是针对她,而是对这满殿的妃子们。因而她眼中的笑意更是浓了几分。
  
      儿子不喜欢她们难道她就喜欢吗,哼,一回宫就没有半刻的清静。嘴上说着多想念她这老婆子,但是她可明白着呢,还不是都来这里献媚争宠来了。
  
      正好皇帝来了,自己是肯定要将这烂摊子推给他的……
  
      “母后近来身体可好。在太和是否还住的习惯。”
  
      “哀家一切都还好,就是这路途甚远。哀家年纪又大了,不免有些劳累。”“儿臣为母后准备了接风的家宴,母后舟车劳顿,那儿臣就先行告退。母后也趁现在歇上一歇。”
  
      “也好。”
  
      百里长央送了一口气,还好他这母后没有再难为他……
  
      “那儿臣先告退了,傍晚还请母后移驾……”。
  
      “好了好了,皇上日理万机的,哀家自然知道怎么做。先退下吧。”未等皇上说完,太后就已经在赶人了。只是这明上赶得是皇帝。暗中却是在让那些嫔妃们离开。
  
      “是,”
  
      百里长央微笑着走出了大殿。
  
      众嫔妃一看这般,也都不好再打搅下去。只好一一告退,败兴而归。
  
      太后坐在榻上眯起眼睛看着这一群远去的女子,心想到,那新嫁来的儿媳竟没有来这里……
  
      她人虽不在宫中,但宫中的事自是逃不出她的耳朵。她自是听闻了,皇上为那女子所做的一切,她很是不解,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还是个江湖中人,但是她不会去问,随她静观其变即可!
  
      太阳渐渐的落下山去,眼看着赴宴的时辰已经到了。李如月自己挽起头发,淡淡的抹了些胭脂就算是整装完毕。
  
      她只是淡淡的一身紫纱,由于天气凉,在外面披了一件小棉衣,但在映雪看来。这也顶不住这严冬的寒冷。
  
      再看看映雪。
  
      已经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里三层外三层的还不算,最后还要抓起一件大红色的毛披风穿上这才善罢甘休,就像一个行走的大草堆。
  
      不过,映雪实在是太怕冷了,没办法……
  
      看着李如月打扮精致,映雪再看镜子里自己的脸,啧啧,我不施粉黛都这么美,打扮起来,那还得了……
  
      本以为来的很早,却不成想这里早已各宫嫔妃满座。
  
      映雪看着那些急切的想要尽量往前坐的小贵人们。自己却转了方向,像最后一桌走去。
  
      落座后,才发现这个座位其实真的不错。虽然在后面,但是正对着待会要表演的舞台。
  
      不知道等了多久,就在映雪无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一声“太后驾到、皇上驾到……”
  
      险些穿透耳膜。
  
      映雪立马清醒过来!
  
      众人顿时都安静下来。
  
      纷纷起身,准备行礼。
  
      “都免礼了吧,今日哀家回宫,皇上为了给哀家接风特此办这家宴。来的都是一家人,没有外人,且就不必这些虚礼!都坐下吧。”
  
      众人纷纷回到“谢太后”便都坐下。
  
      这时映雪才有机会看到正座上坐的那个身为太后的女人。
  
      一身十分雍容华贵的太后凤袍,说不出户的风华,那面上见不着几分皱纹,看上去非常年轻,完全看不出她是竟然已经有了个这么大儿子的母亲,一脸慈祥。目光柔和的看着这底下落座的所有人。
  
      然而就在映雪望着她,打量她时。她也用目光盯住了映雪,依然是慈爱的微笑,却让映雪有些心慌起来。忙把目光转移到一旁。却更加被吓了一跳!
  
      在太后身旁的他,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她呢!
  
      仿佛要把她盯出一个洞来!
  
      映雪慌忙的低下头,不知该做什么……
  
      “姐姐,你怎么了”李如月看出映雪的异样,关心问道。
  
      “啊?哦哦哦,没事没事……有点冷。”映雪慌忙的转移话题。
  
      不过真的很冷。
  
      她的耳朵都要被冻掉了,使劲的搓着手,好冷……
  
      “姐姐,你很冷吗?”懂事的李如月坐在一边问。
  
      “还好,不过我天生就很怕冷,不敢像你们穿的少。都那么抗寒。”“谁说呢,李如月也很冷呢。”李如月孩子气的嘟起小嘴。
  
      她将李如月的手拉到嘴边,轻轻的呵着热气。
  
      “我吹吹,这样如月就不会冷了哦……”
  
      “母后,儿臣外出办事时,在城内发现了一串上好的佛珠,知道母后爱佛家之物,便将它带回。”
  
      听见前面的人说话,映雪也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那边。
  
      “哦?那快拿来看看”
  
      “常义。”
  
      这时,发现一个男子向大殿里面走来。
  
      耶?这不是那个杀手吗……
  
      “常义”这时听见身边的如月轻轻的念了一句。
  
      转过身发现她就那样目不转睛的盯着进来的那个杀手。全身激动的有些颤抖,眼泪已经湿润了眼眶。
  
      “如月,你怎么了!!”
  
      映雪看着如月突然流泪,顿时不知所措。
  
      “是呀,姐姐!你怎么了呀!”
  
      如月仍是不说话,这样我们都很着急!
  
      “没……没什么。没什么”
  
      嘴上虽然说着没什么,但是整整的一个晚宴,都看的出,她一直心不在焉的死死盯着那个名叫常义的男子看。
  
      常义就安静的站在皇上身边,面无表情的也不曾说过一句话。
  
      映雪几次偷偷的瞟他。他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仿佛是尊雕像一样。宴会歌舞生平,一场接一场的丝竹乐器,舞女翩翩,只她们早已经没有了看宴会的心情。
  
      映雪看着如月这副模样,自是十分担心,而如月就那样盯着那尊“雕像”不发一言,而眼泪却总是不停的掉下……
  
      百里长央就坐在太后身边,安静的盯着最后一桌那个裹得像熊一样却依然美丽的女子。
  
      这家宴他没看过一眼,所有的心思都在她身上。
  
      发现她总是偷偷的瞟着站在身边的常义,却从未看过自己一眼。这让百里长央心里格外的不爽。
  
      “哼”一声轻哼,没有人在意,但是却无一例外的传到了太后的耳朵里。
  
      她望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皇帝,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角落中落座的女子,她怎么会不知道,皇上虽坐在她身边,但是心思早就飞到了那个女子身上。
  
      关注是那一身大红色,像个辣椒的雪贵妃。
  
      而那雪贵妃的眼神,又怎么会逃的出她这老婆子的火眼金睛,自常义一进来,她就反映异常的看着他。
  
      看来这皇宫之内又要有一场好戏上演了……只是不知,这戏最后能否美满的收场。
  
      太后又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气的快要喷火的皇帝,了然的一笑,继续看她的节目……
  
      家宴结束了……
  
      映雪等人缓缓往回走。
  
      回到屋里,她们就这样坐着,谁都不说话。
  
      映雪知道,今天她如此反常一定是因为那个男人。而他们究竟有什么联系,她想她已经猜出了几分。
  
      “如月,你这是怎么了?”
  
      “姐姐,我……”
  
      “如月,有事不要憋在心里,和我说说吧。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那个……那个站在皇上身边的男人,他就是我的师兄。我失踪了五年的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