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两百四十六章:放肆

第两百四十六章:放肆

    “哦,女尊男卑,这样的词你都能想得到,不错,不错,思想很超前,但是,谁告诉你我要搞女尊男卑了,孩子,众生平等,我的话还沒有说完,女孩子要是犯了事,除了抄一遍《三字经》,现场绣十幅观音像给我!”美其名曰,学习圣母,净化心灵。
  
      “啊!十幅!”小萝莉们也喧哗开了,刺绣可是精细活,一幅都不知得绣多久,更不要说十幅了。
  
      “所以说啊!你们中规中矩一点,总而言之,在这个班里,大家要和平共处,互相帮助,不得仗势欺人,不得拉帮结派,这里不教授宫斗、家斗、党争、厚黑学之类的科目!”
  
      “那李先生,什么时候开始上课呀!”
  
      “唔,这位同学很好学,已经迫不及待了,不急,今天是免费放送的一天,咱们不上课,出去体会大自然!”
  
      “好耶!”许多孩子欢呼雀跃了,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相较学习,玩是大部分孩子的天性:“先生,先生,我们去哪里!”
  
      “去玉溪!”李映雪蹦蹦跳跳在前面带队,情绪格外高亢,不时回身手舞足蹈地唱两句:“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一同去郊游,白云悠悠,阳光柔柔,青山绿水一片锦绣!”
  
      原景天和风连云好笑又无奈地在后面压队,她真是,大孩子一样。
  
      大概半个时辰以后,大大小小抵达了玉溪,歇脚在了湖边的一片小树林。
  
      “抓鱼啦!抓鱼啦!我要吃红烧鲫鱼,糖醋鲤鱼,清蒸鲈鱼!”某雪叫嚷着。
  
      “先生,沒有鱼叉呀!”一学生犀利地指出了问題。
  
      “放心,教你们武术的先生是干什么的,风少爷,制造鱼叉,鱼叉!”
  
      “大家退开一点!”风连云墨绫剑随随便便地挥了两下,就倒下了好几根修竹,皆削断劈开得恰到好处。
  
      “哇,卫先生好厉害!”孩子们热烈鼓掌,一片赞叹,调皮的男孩子们捡起竹子就往溪边涌去:“ho~~ho~~抓鱼喽!”
  
      “大家小心一点!”为了护孩子们的安全,风连云也紧跟到了溪边,一起叉起了鱼。
  
      “他们去抓鱼了,我们就捡柴火搭火堆吧!”小萝莉们也不闲着。
  
      “映雪,你说我们将來先要男孩好还是要女孩好,要多少个,生个一打怎么样!”原景天看着生气勃勃,活力无限的孩子们,笑得异常温柔。
  
      “一打!”母猪都未必这么能生吧!“我说景天,这个问題是不是太深远了点!”
  
      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怯,某雪装作在看孩子们,躲避原景天的目光,原景天又道:“不对不对,一个都不要了,免得他们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不是吧!小孩子的醋你也吃!”
  
      “为什么不吃,你看他们的时间比看我的时间还长!”
  
      一个机灵活络的女孩跑过來道:“李先生,你的生辰八字是什么?我哥哥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俊逸不凡年轻有为至今尚未婚配!”
  
      “小姑娘,你把你哥哥夸得天花乱坠,想做媒吗?你们李先生可已经有主了,回去以后抄一百遍的《三字经》,明天交给我!”原景天嬉皮笑脸地道。
  
      女孩朝他吐舌头,边吐边跑开:“景先生,我可不是男孩子,而且我沒有做错事呀,嘻嘻!”
  
      “我抓到鱼啦!我是第一个抓到鱼的,哈哈!”风连云小跑回來,献宝似的甩下自己抓到的鱼,还特得意地长笑不止。
  
      远远的,一抹红衣:“好兄弟,还有爱人,还真是和乐呢?”;
  
      野炊完后,平步青云班便散了学,回到牛郎之家,原景天意外地见到了风三娘,并且她给他带來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风姨,你说什么?柳丞相在朝中告假,亲自登门來敦促完婚了!”
  
      “是这样的,应该快到金汕了,丞相对柳小姐宝贝得紧,为了她放下朝中事务也沒什么可奇怪的!”毕竟柳丞相宠爱女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对于柳丞相此行,父王是什么意思!”原景天又问。
  
      “让我來看着你,免得你再逃婚!”风三娘淡淡道。
  
      “娘,你不是说真的吧!”风连云插嘴。
  
      风三娘瞟他一眼:“你觉得我是开玩笑的吗?”
  
      某雪一激动脱口道:“那个死胖子,明明说好了能把送出去的钱都弄回來他就取消婚事的!”
  
      “死胖子!”风三娘愕了愕:“儿媳,你竟然这样称呼王爷!”
  
      反正风三娘叫某雪儿媳叫得无比顺口。
  
      虽然风连云和李映雪屡次反对加纠正,却始终无效,最后,风三娘一句她把原景天当自己儿子,叫儿媳沒什么问題摆平了意见。
  
      某雪头脑一热:“王爷又怎么了?王爷就不能是死胖子了!”
  
      “你这是公然藐视王爷啊!”风三娘郑重其事地指出。
  
      “我就藐视藐视藐视了,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
  
      “映雪,怎么说他也是我父王!”原景天忍不住道。
  
      某雪噎住,对啊!用现代的语言來讲,她骂的是自己男朋友的老爸。
  
      “唉!儿媳…”风三娘一脸语重心长:“你可以考虑放弃小景天嫁给风儿,到时候你依然是我的儿媳,而且不用二女共侍一夫!”
  
      某雪默然,拉着原景天就往楼上去,她简直对风三娘无语。
  
      “娘,你到底想怎样!”风连云在李映雪和原景天走上楼后,微带怒意地对风三娘道。
  
      风连云愠怒,风三娘反而不生气:“不想怎么样呀,为娘的还不是为你好!”
  
      “娘,我不喜欢李映雪,一点也不,所以拜托你不要再乱扯红线了,景天和她才是一对,他们在一起很好,难道你看不出來他们彼此是相爱的吗?景天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只希望他幸福,希望他们幸福!”
  
      是的,景天,映雪,祝你们幸福,风连云,不要执着于一份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始终远远地看着就好,不要陷下去,那样只会更痛,祝她幸福,助她幸福,这是美好的。
  
      风三娘默默凝视风连云上楼的身影,不喜欢,一点也不,风儿,是娘真的不懂你,还是你在忍痛割舍……
  
      “景天,我们逃走吧!从这里走!”某雪推开房间的窗户,正门被风三娘把着,肯定走不了,还是从窗户离开好了。
  
      “小王爷!”后窗楼下早已被绝王府的精英侍卫们把住。
  
      原景天镇静地关上窗户:“毫无疑问,我们现在走不了!”风三娘既然沒有跟着上來,就说明了她有十足的把握自己跑不掉。
  
      “那我们怎么办呀,难道就这么坐以待毙,等着他们架着你去拜堂吗?”
  
      “让柳丞相主动提出取消婚事!”风连云从外面进來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原景天的想法和风连云不谋而合。
  
      “让柳丞相主动提出退婚!”怎么让他主动提出退婚呢?某雪开始抽,一抽就沒边,小剧场放映。
  
      阴差阳错,被毁清白版。
  
      丫鬟按例服侍柳碧月洗漱,推开门,哐啷一声脸盆落地:“小姐~~”
  
      柳碧月揉揉睡眼,嘟囔着问丫鬟何事大清早的大惊小怪,然后发觉异样:“哇”地大叫一声,花容失色地指着床上的男子道:“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床上的男子也是吃了一惊,紧紧裹住身上的被子:“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昨晚喝了点酒,之后就醉了,再之后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一群人突然出现,围观围观围观之,人赃并获,抓|奸在床。
  
      围观群众中的胖子王爷白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來。
  
      柳丞相迭声哀痛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王爷,出了这样的事情,老夫实在是沒脸,沒脸…哎,还请王爷取消小女与令郎原定婚事!”
  
      “柳丞相既意已决,便这样办吧!”景王爷毫不迟疑地答应,随后离去。
  
      可是由谁來充当这个阴差阳错和柳小姐同床共枕的人呢?就近原则,某雪的目光投向了风连云。
  
      风连云被某雪颇含阴谋意味的目光盯得一阵发毛:“李映雪,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某雪讪笑:“风少爷,你看那个,其实柳小姐她长得也还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要不你凑合着,替景天要了她!”
  
      “不可能!”风连云一脸坚决:“就是我愿意,她也不可能愿意,更何况我还不乐意呢?收起你那些木已成舟,生米成熟饭的花花肠子,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bg不行啊!那换bl。
  
      龙阳左风,**男色版。
  
      某雪亲自上阵,大嗓门地嚷嚷:“不好啦!小王爷把风侍卫给睡啦!”
  
      一群人突然出现,围观围观围观之,原景天和风连云**着上身躺在床上,风小受发现情况异样,一扯被子裹住自己,然后开始可怜兮兮,泫然欲泣地咬被角。
  
      围观众人:“哎呀,原來小王爷好这一口啊!”“原來小王爷和风侍卫有一腿!”“我早就看出不对劲了,难怪小王爷死活不肯娶相府千金!”“小王爷喜欢男人,柳小姐真可怜哪!”
  
      脸色发白的柳丞相半晌哆嗦着道:“王爷,沒想到令郎竟然有龙阳之好,老夫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女儿托付给这样的人,小女和令郎的婚事就此作罢吧!”
  
      景王爷怒斥:“不肖子孙,王府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言毕,挥袖愤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