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两百三十五章:还想狡辩!

第两百三十五章:还想狡辩!

    “变态规定?”
  
      “比如特别规定不能喝酒不能吃肉不能看帅哥,要晨钟暮鼓吃斋念佛涤荡身心?”
  
      ==!“映雪,圣教是冰人教派,不是尼姑教派。”
  
      “圣教是**上的还是白道上的?或者自成一家,黑白两道都不是?正、邪、亦正亦邪、不正不邪?”教派性质一定要搞清楚,邪教魔教,搁在现代容易被政府打击取缔,搁在古代也容易被所谓武林正道围攻。
  
      遥想当年,明教就曾在光明顶被六大门派群殴,日月神教的东方不败、任我行,死相也不是一般的难看,还有白莲圣母教,基本上全教被灭……总之站在青天白日旗对立面的,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圣教不是邪魔歪道,这一点你尽可以放心。”
  
      “那就好。最后一个问题,拜您为师,做圣教圣女对我有什么好处?”
  
      “首先纯金打造的令牌属于你了;其次令牌代表圣教圣女的无上身份,可以调遣圣教教众;再次,既然是我的弟子,今后你有困难,只要开口,武尊城不会坐视不理的。”
  
      纯金的,纯金的令牌呀~~!某雪咬了两口金牌,马上乐颠颠地端过茶杯,双手奉上:“师傅请用茶。”
  
      “乖。”媒圣喝了一口茶,笑得合不拢嘴。有了这么个徒弟,时不时出点新奇主意,生活定然不会寡淡无味的;再者,自己还可以借着圣女师傅的名义多接触几个帅小伙;
  
      “慢着。”事情到了这一步,原景天不得不跳出来阻止。“众所周知,武尊城因收容钦犯的缘故,跟朝廷对峙已不是一日两日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十数年前朝廷曾围剿过武尊城。朝廷和武尊城目前是在尽量互不侵犯的对立面上,但若双方的关系始终得不到根本改善,围城这样的事情难保不会再次发生,我不希望小花到时卷到朝廷和武尊城的纷争里,所以她不可以拜师。”
  
      媒圣的脸失了笑容。“小王爷,拆桥的话也等过了河再拆吧!还在河面上就开始拆桥,是不是太早了点?本圣自认,武尊城没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的地方,甚至还帮了你们几位朝廷来的不速之客不少忙,小王爷既觉得武尊城和朝廷始终是在对立面上,那想来风连云风侍卫也没必要在武尊城求医了。”
  
      “看来我是要就此打住了,季兄,对不住了。”风连云不甚在意地笑笑:“我的内伤不在武尊城求医只是好得慢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杞人忧天,未雨绸缪。可若天不塌,雨不下,二位岂非瞎操心?”季明泽道。
  
      “天有不测风云,未雨绸缪总比悔之晚矣要好。”原景天回答。
  
      “像李映雪这种武功、心计都一塌糊涂的笨丫头,到时根本就没有能力自保,只会拖累其他人。”风连云毫不给某雪面子,当面就损她。
  
      “说我武功、心计都一塌糊涂?!”某雪怒:“风连云,你不这么贬低我会死啊?”
  
      “不会死,但会憋得很难受。”风连云很欠揍地道。
  
      “风伪娘,死小受,你别太过分了啊!”
  
      “风伪娘,死小受?李映雪,你是在骂我对不对?”
  
      “风兄说的完全是事实。”季明泽幽幽地来了一句。
  
      “事实,事实你个头啊!你们两个简直臭味相投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李映雪,你找打?!”双重压迫,某雪顿时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
  
      媒圣突然笑了,笑得很大声。她之前只是试探一下众人,看起来至少原景天和风连云还是很关心李映雪的。
  
      “拜师的茶我已经喝过了,映雪是我圣教第二十九任圣女的事实已经不能更改了。武尊城和朝廷的关系,我们也在努力改善,所以才会襄助你们。如果当真有一天战事无法避免,我将她逐出师门便是,不会让她无辜受累的。我还有事,就不招呼你们了,你们赶紧去找散仁吧。”
  
      一夜无梦,饱饱地睡了一觉,李映雪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突地感觉被颠了一下,又连着再被颠了两下。
  
      地震了?!某雪惊得跳了起来,却撞到了木板一类的硬物,头上登时起了一个小包。忍着眼泪不掉下来,她看到了世界由清晰到模糊的全过程。
  
      虽然视线模糊了些,但还是能看到一些大概的影象。咦?咦?怎么一大早的不经我同意就有两个人在我房里?
  
      “庄主,她醒了。”一个男声如是道。
  
      “嗯。”另一个男声应了一声。
  
      好陌生的声音。庄主?某雪揉揉眼睛,定睛一看,登时被雷得不能言语。
  
      被称为庄主的男子一手举着雕文镂花的铜镜仰头照一下,低头照一下,左偏照一下,右偏照一下,另一手轻摇着一把折扇。
  
      好吧!您如此正大光明地照镜子不打紧,您摇折扇消暑也没什么不正常,但是,可否麻烦您告诉我,为什么您旁边的那位还举着一面更大的铜镜供您练习微微侧头四十五度,露出白皙的牙齿晒太阳?可否麻烦您告诉我,为什么您自己扇着扇子,您旁边的那位还在为您扇扇子?
  
      咱再来说说您的服饰。大凡有些偏执的江湖中人都喜欢坚持自己独特的穿衣风格,比如小龙女,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中,始终很有原则地“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比如景天凤凰,出身除了蛊毒一无所有的苗疆,仍然穿着色彩灿烂,金碧辉煌。
  
      但实在是鲜有人像您这样的--有格调!原本好好的一件白衣,上面愣是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墨字:洛子安洛子安洛子安洛子安洛子安魏……
  
      庄主大人不紧不慢地收起了手中的小铜镜,目视前方,衣袂飘飘,忽地转头对旁边的人道:“末,微风,微风你懂不懂,扇得这么用力,吹乱了本庄主的发型你负责啊?”
  
      大叔,您…莫不是传说中的自恋闷骚男吧?某雪的目光胶着在留着八字胡,看上去应该有三十多岁的庄主大人身上,久久无法转移。
  
      庄主大人收回目光,转而对着某雪殷殷一笑,那一刻当真是眸光流转,状似深情。某雪全身的鸡皮疙瘩马上直接跟头皮发麻胜利会师了,连说话都说不连贯。“你…你…你是什么人?”
  
      大叔但笑不语,笑得那叫一个高深莫测阴险狡诈欺善怕恶卑鄙无耻…然后“啪”地甩一下折扇,指了指上面的金色大字。
  
      某雪:“风云庄。”
  
      大叔:“反面。”
  
      某雪:“庄主。”
  
      大叔点头,又从上到下地指了指衣服上的墨字。
  
      某雪:“洛子安。”
  
      大叔:“连起来。”
  
      某雪:“风云庄庄主洛子安。”
  
      风云庄?挺耳熟的。风云庄?!不就是医圣要的“三叶一枝花”的批量生产地!
  
      “庄主,到了。”有人掀开帘子对着里面道。某雪这才发现自己压根不是在客栈的房间里,而是在一辆马车里!
  
      “我不是应该在武尊城的客栈里的吗?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
  
      “不是带到,是绑架到。”风云庄庄主洛子安纠正,然后在末的搀扶下若无其事地弯腰下了马车。
  
      绑架?素未谋面,毫无瓜葛,为什么要绑我啊?才拜师就被绑架,难道师傅跟他有仇怨?血债?情债?二债兼有?
  
      “季夫人,是你自己下来呢还是我扶你?季夫人,季夫人。”末一连喊了好几声,某雪都毫无反应。
  
      “季夫人,是要本庄主亲自搀扶,你才肯下来吗?”洛子安摸出铜镜照了照,露出白皙的牙齿,接着细细拢了拢额前的流海,这才正视着某雪道。
  
      “季…季夫人?我不是…”某雪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在叫自己。
  
      “哦,因为夫君的缘故被绑,季夫人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是人之常情。”洛子安收起铜镜,漫不经心地道。
  
      “我真的,真的不是季明泽那个人面兽心的神经病暴力狂社会败类人类渣滓唾弃名词的源头史上最强废材进化不完全的生命体能思考无脑袋的生物损毁亚洲同胞名声的祸害祖先为之蒙羞的垃圾人的什么狗屁娘子!”
  
      这是第二次因为季某人的缘故被绑,前一次是绝尘宫怜心寻仇,这次又是为什么?某雪气愤之下,口不择言,对着不在场的季明泽破口大骂。也幸亏季明泽不在场,否则她定然又会吃不了兜着走。
  
      末听着某雪对自己“夫君”如此汹涌澎湃波澜壮阔不留情面有辱斯文败坏妇德的骂词,头上的黑线一条条增多。家有悍妻,说得就是如此吗?真是可怜哪可怜。
  
      洛子安面不改色地边听边点头,最后无比淡定地总结道:“季夫人,人面兽心总比兽面兽心要好。而且,‘狗屁娘子’这样的称呼很不适合你。”
  
      “我不是…”某雪还欲争辩,洛子安却懒得再听下去。
  
      “季夫人。虽然名为绑架,但是你放心,只要你好好配合,本庄主不会难为你。你就安安心心地在风云庄好吃好喝地住几天,等你的夫君来救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