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两百零八章:小心我的刀

第两百零八章:小心我的刀

    “小雪!”原景天紧紧拽住某雪,担忧之下口不择言:“你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伤成这样的,万一他的仇家追上来,不分青红皂白,你会跟着一起倒霉的!”
  
      “姑娘,俺还死不了,又有你的驴子载俺,已经比俺步行好不知多少倍了。公子他说的有道理,万一打劫俺的劫匪又追上来,你会跟着倒霉的,俺还是一个人回去吧。”秦朗小哥说完就骑着驴子慢慢赶路,可驴子还没走几步他就从上面栽了下来。
  
      “哎呀,你干什么!”某雪挣开原景天,跑过去搀扶秦朗小哥。原景天也跟了过去,帮忙搀扶。他本还有话要说,却被某雪气呼呼地打断了。
  
      “秦朗哥他只是被打劫,被劫匪伤成了这样而已。人家一个普普通通的卖猪小贩,能有什么仇家,你太杞人忧天了吧。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秦朗哥曾经帮过我,如今他有了麻烦,我又怎么可以坐视不管。不过,你跟他没什么关系,你要是害怕的话就不要管我们了,免得被连累。”
  
      原景天在原地傻站了好一会,最后只能苦笑。
  
      对人这么不设防,真是个单纯的丫头。险恶,她不知道吗?怎么一直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呵呵,也许这样的话,心不会太累吧。坦荡,坦然,率性,率真。
  
      而自己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学会了尔虞我诈,学会了伪装隐藏,对什么都带着防备,顾虑重重……
  
      “喂,等等我!要死一起死啊!免得我不能把你带回去,被连风弄死,我可残废着呢?打不过他和他娘的!”
  
      “我不回去,让他弄死你算了。喂,你别追过来啊!别追过来!的卢,小灰,赶紧跑呀!”
  
      秦朗小哥倒也没有骗他们,他们的确没走多远就找到了一间屋舍。秦朗小哥的爹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知道是他们救助了被打劫的秦朗后,千恩万谢,感激不尽。
  
      还特意给他们熬了姜汤,找了旧衣服出来给他们换,以免两人感染风寒。是夜,秦朗小哥的爹爹盛情挽留,某雪就毫无顾虑地住了下来,原景天虽仍有疑虑,但盛情难却,也就一起住了下来。
  
      映雪住的房间就在饭厅隔壁,翌日,天方蒙蒙亮的时候,她就蹑手蹑脚地起了床。
  
      她这个人吧!大部分时候是能睡得晨昏不分,24小时不嫌多,但只要隔天晚上一直为什么事愁着,并且一直愁到不知怎么睡着的,第二天通常就会醒得比较早。要问昨夜她在愁什么?当然就是摆脱原景天,再次踏上逃婚之路的大业。
  
      “姑娘,你起得真早。”某雪才走出房间,轻手轻脚地带上房门,秦朗爹就跟她打起了招呼。
  
      “呵呵,伯伯,您比我更早。早晨空气新鲜,我起来锻炼锻炼。”为了增加可信度,某雪还真的左转转右转转,做起了体转运动。
  
      事实上,她是时刻准备着,只要秦朗爹一转身进屋,她就撒丫子跑人。
  
      “年纪大了,睡不着,起得自然早了些。锻炼锻炼身体好啊!就不会像秦朗那样,一身肥肉了。”秦朗爹似乎还想跟某雪聊天,并不急着进屋。
  
      “伯伯,我有点饿了呢?早饭做好了吗?”某雪故意要支开秦朗爹,就拿想吃早饭做幌子。
  
      “不早不晚,有新鲜出炉的包子和白粥。”有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
  
      “犀利哥,呵呵,你也这么早?”某雪寒暄着,干笑;
  
      。有没有搞错?这家伙怎么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还早。
  
      “是啊!不是早晨空气比较新鲜嘛。你不是饿了吗?快进来吃吧。”原景天笑得阳光无比。
  
      “哦,好。”某雪无比郁闷地走进饭厅,还要作若无其事状,一顿早饭吃得心不在焉。
  
      “老伯,昨夜叨扰了,就此别过。我们要回鸳鸯镇去了,免得亲人朋友担心。”
  
      吃罢早饭,原景天就客气地拜别了秦朗爹,映雪却乘机开溜。
  
      不幸的是,伴随着一声尖叫,她被倒吊在了伸手不可及的半空中。“这什么机关呀,犀利哥,快救我下来!”
  
      “这是怕劫匪追来对秦朗兄弟和老伯不利,特地设计的机关。”原景天仰望着某雪,十分歉疚地道:“虽然我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可问题是…我的高度还是不够,就算把手拉到最长,都够不到吊住你脚的绳子。”
  
      “那你快想办法呀!”某雪欲哭无泪:“倒吊着实在太难受了,我头晕,都要脑充血了。”
  
      “想办法,好,我想想看有什么办法。”原景天抚着额头,作冥思状,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倏忽晃了他的眼睛。“菜…菜刀?”
  
      “没错,用菜刀把绳子割断吧。”秦朗爹将菜刀塞到了原景天手中。又找了一床被褥,垫在某雪可能掉落的地方。
  
      “老伯,您的意思是让我飞菜刀?”原景天看看手里的菜刀,又看看吊着的某雪,再看看菜刀,再看看吊着的某雪。
  
      “哇,犀利哥,你小心着点!啊!小心,小心呀!”看着原景天举着菜刀瞄啊瞄的,某雪无比忧心。要知道,一个飞不准,她就会变成人肉靶子的。好一点的话,也就是受点皮肉小伤;差一点,她很可能就此一命呜呼,去见阎王。
  
      “小雪,我飞刀了。”原景天打个招呼,菜刀离手,某雪赶紧捂上了眼睛。
  
      “唔…”虽然已经垫了一床被褥,但从高空坠落的冲击力还是很大,某雪不禁哼哼。
  
      “老伯,让您见笑了,我们真的要赶路了,不能再逗留了。后会有期,代我们像秦朗兄弟问好,让他好好养伤。”原景天将菜刀归还到秦朗爹手里,趁着某雪浑身还在疼痛,脑袋还在晕乎,拖着她就往回走。
  
      “他们走了。”秦朗倚在门上,看着原景天和映雪慢慢淡出他的视线。“东西出手了?”
  
      “出手是自然,我有给那个丫头留书,她很容易就能找到的。”秦朗爹似笑非笑:“那个丫头单纯得很,估计你就是存心把她卖了,她都不知道。”
  
      “说的是,这样的丫头很好利用。”秦朗的笑容几是淹没在一堆肥肉里。“幸好,我没打算卖她。因为现在卖她也没什么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