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九十三章:绝配

第一百九十三章:绝配

    “今天?不是任何节日呀。怎么你说的好多节我都没听过?”
  
      “哼哼,有没有听过不是重点。不是节日就好。”某雪眼角眉梢尽是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如破竹之势一拳就挥了出去:“流氓!嗳?你怎么不躲呀?真没劲。”某雪十分理智地收起了粉拳。你没钱我也没钱,你付不起医药费,我更付不起医药费,想讹我,哼,姐有这么容易上你的套么。
  
      “啊!我受重伤了!我躲不动,我晕了。”原景天眼白一翻,顺势就躺到了地上。
  
      “喂,喂,不要装死。”某雪踢了踢景小王爷:“我都没有碰到你耶。再说了,你有点专业精神好不好?没见过有人晕倒还睁着眼睛的。猫头鹰啊?”
  
      “开个玩笑嘛,不要这么认真呀。”原景天吐了吐舌头,坐了起来,脸色又变得苍白。妈呀,扯到伤口了,疼啊!好歹这是真的受伤好不好。
  
      风三娘的脑子又开始混乱了,这个世界果然疯狂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年纪大了,无法理解了?“青楼女子还这么自爱?不容调戏?”
  
      “你骂谁呢?你才是青楼女呢!你爹是青楼女,你娘是青楼女,你们全家都是青楼女!”某雪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污蔑,青楼女,这也太直白了吧!
  
      不知道委婉说法应该叫织女吗?况且,自己也没打算做织女,太没新意了!再说了,自己可没有把握能跟宝儿争艳。“请叫我织女经纪人,哦不,是织女经纪人未来时。”
  
      “‘织女金鸡人未来’式?这是个什么招式?你是哪个门派的?‘织女金鸡’派?新门派么,我风三娘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未听说过。”不正常卡机状态下的风三娘也是奇人一枚,简直是歪解拆句,登峰造极。
  
      “小雪,我也没听说过。”原景天插嘴道。
  
      某雪一巴掌捂住了自己的脸。喔,卖糕的!
  
      “小泽,别打了!啊呀,这里晚上还要做生意的呀!”连妈妈总算跻着脚,一步一搭拉地姗姗来迟。
  
      “连妈妈,我要卖身!”某雪咚咚咚地就奔了过去:“卖身不卖艺!”
  
      “什么?!”连妈妈显然第一次听到这么新奇的说法。自己卖自己的倒不是头一回遇到,常宝儿就是,不过人家当时说的可是卖艺不卖身啊。
  
      “丫头,汝之良人乃…”无不知的到来更增加了局面的混乱。他食指一伸,本来要指的是已经跟付连风打斗到门口的季明泽。
  
      结果,在某雪来得及看清他所指之人前,付连风和季明泽就都“飕”地一下闪到了某雪身边。
  
      又很不幸的,此时威武大将军宋明远刚巧打门口经过。某雪惊恐地咬着手指,她永远都忘不了追风寨逃亡那一夜浑身是血,逼得自己终南捷径的修罗!就是门口经过的那个人呀!
  
      “这个不算,你给我重指一个,重指一个!”某雪把无不知摇得跟筛糠似的。也亏得无不知身子骨硬朗,要换了普通的老年人,不报废也得报修了。
  
      “你让开!”付连风一把将无不知推到了一边。“卖身不卖艺?你疯了?!”
  
      “很好,你要闹我就陪你闹。开个价吧!我买了。”季明泽也挡住了想再次上前的无不知,既然她不喜欢指定的,那就换个方法玩。看最后谁玩死谁。
  
      “你敢卖身我就陪你卖身,就不信看不死你。”付连风居然连这样的“损招”都想得出来。
  
      “这里是青楼,不买男子。”连妈妈善意地提醒了一句。“小泽,你想买就买好了,卖给你了。为奴为妾任意。”
  
      不会吧?当真织女无情?你相好的要另有新欢你居然就由着他!怎么着的也要找根吊不死的小绳上个吊,找**磕不死的毒药磕点吃吧……
  
      古代的女子当真是男尊女卑惯了,对男人三妻四妾早麻木了?此刻,某雪实在不知是该为古代的男子庆幸,还是该为古代的女子悲哀。
  
      她突然就想起了前不久在《蚀》三部曲中看到的一句话:拥护野汉子,打倒封建老公!古代与现代,果然天差地别啊!“我男扮女装不行吗?我长得哪里比她差了?”付连风道。
  
      “可以卖一送一么?我现在这样大概还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
  
      “马特哥,你添什么乱哪,一边去!”
  
      “开青楼也不过就是一种赚钱的方式,不是么?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季明泽抱着手看好戏:“不如这样好了,你们比一场。三天为限,谁能帮迎春楼赚到最多的钱谁就赢了。到时想怎样就怎样,输的一方不得有任何异议。”
  
      “好!付连风,本姑娘豁出去了,你敢不敢赌!”
  
      “风姨,连风他很少这么爷们的是不是?看来小雪功不可没啊。”原景天不愧是原景天,看好戏之时还不忘乘人之危,循循善诱:“对,就是在这里按个手印。”“恩,对,对。这个儿媳很有魄力是不是?没准就能把连风这根歪苗子拽直了。”
  
      于是,风三娘就在死机的状态下,无意识地在一张白纸上按下了手印。
  
      “连风,我们赌啦!赌了,赌了!”原景天把一张纸塞到了付连风的手中,嚷嚷道:“有点男子汉的样子!”
  
      “这是什么?”付连风看着手中空白到只有一个手印的纸,一脸茫然。
  
      “风姨的手印。反正是空白的,内容你爱怎么写就怎么写。”景小王爷小小声道。
  
      付连风起先是把眼睛睁得比铜铃还铜铃,比小燕子还小燕子,然后一拍景小王爷的胸膛,低声夸赞道:“你够黑的呀,连我娘都整。”
  
      “映雪,我付连风接下你的战书了!赌就赌,谁怕谁!到时,你可不要后悔。”映雪?果然安似绿是假名么?早猜到了。季明泽的神色又在刹那间冷峻了起来。
  
      “哇,马特哥,你怎么吐血了?”
  
      “小王…小蓝!”
  
      “蓝!我刚刚下手太重了?”
  
      显而易见,付连风那一掌又伤到了本就重伤的原景天。场面再次一片混乱。
  
      苍天哪,原来上帝打开一扇窗的同时真的是会关上一扇门的吗?大地呀,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背诗可以背成那个样子?呕出一颗心来,常宝儿,你把我打击到死!
  
      水波纹~~~
  
      “宝儿,这次我和付连风打赌,赢的人可以为所欲为,你一定要帮我!”某雪趁着付连风忙于照顾二度受伤的原景天,季明泽和无不知又不知死到哪里去了,无人捣乱,找到了某常。
  
      “映雪,你竟然认识那么多美男,他们还都争着做你的相公。你不够意思!你都np了,我还单吊,我为什么要帮你?”某常的嘴嘟得都可以挂一个酱油**。
  
      “哈?”np?我肾虚,无福消受。老公还是只找一个好,不然麻烦事太多,生了孩子算谁的?啊呸呸呸,打住。谁要他们做自己的相公了!自己还不想英年早逝呢。
  
      “我都看到了,你还想瞒我!小风不是都说了,你要敢卖身他就陪你卖。”
  
      “我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了,硬拉我当他娘子。我之所以跟他打赌,就是为了让他离我远远的,别再折腾我,迫害我了!”
  
      “真的?”
  
      “比珍珠还真!假一罚十,不真不要钱!”
  
      某常盯着某雪的眼睛看了半天,某雪毫无闪躲之意。“好吧!真的我也不给钱。要怎么帮你?”
  
      “我要做你的经纪人,目标是把你培养成顶级花魁!”某雪豪气干云。
  
      根据《穿越与反穿越》经典定律:穿越女主可以不漂亮,但是不能不会咏诗!歌舞与写诗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谨记广泛撒网重点培养的择偶原则。此外,穿越到架空朝代的好处就是诗歌可以随便用,没人会知道你是不是原创。so,当当当当,先要考考宝儿的诗歌功底。
  
      “宝儿,‘少小离家老大回’,下一句?”
  
      “安能辨我是雄雌!”
  
      “苦命的人儿,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罢罢,马有失蹄,人有失足,换一句。‘洛阳亲友如相问’?”
  
      “轻舟已过万重山!”
  
      “宝儿,你到底欠人多少钱?跑得可够快呀!是不是人快追上的时候,你还能扔个闪光弹,再比常态提速十倍啊?”
  
      “也不对呀?那映雪你再换句简单的呀。”某常抓抓头,摸摸耳朵。
  
      还要简单的?这些我没一句觉得不简单啊…“人生得意须尽欢…”
  
      “从此君王不早朝!”
  
      …昏君!!…
  
      “垂死病中惊坐起?”
  
      “夜深还过女墙来!”
  
      …丫臭不要脸的,都这样了还死性不改!!…
  
      “在天愿作比翼鸟?”
  
      “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俩人真是绝配…
  
      无数回合后。
  
      “小学就学过的这句你总会了吧?‘劝君更尽一杯酒’?”
  
      “这句我知道,我知道!很简单的。是‘西出阳关无敌人’!”
  
      “常宝儿,你真的已经无敌了,不出阳关就已经无敌了。”oh,耶稣基督god,这到底是一种何其强大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