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九十章:不要走

第一百九十章:不要走

    “还好……死不了。”原景天这次是真的笑不出来了,面部表情一动就抽得伤口一阵阵地疼。脸色煞白煞白的,比起白纸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路程不是很远,但完好矫健如付连风都给折腾得够呛了,更何况是一个又失血又骨折的人。
  
      “这是怎么了?”连妈妈宣布完比赛开始后就回了迎春楼,一瘸一拐地迎了出来。看来之前被无不知踩得不轻,此刻一只脚都裹得跟粽子似的。
  
      “连妈妈,他受重伤了,左臂还骨折了。”常宝儿也是个知道轻重的主,未免无不知又嚼半天文言耽误时间,抢先一步直截了当地说明了情况。
  
      “那赶紧扶着他上楼吧。上楼梯的第一间就是空房。”连妈妈一跛一跛地走着:“一会我去房里拿个药箱。”
  
      “吾愿为代劳。”无不知大约是轻车熟路地去连妈妈的房里找药箱了,而某雪和某常的手里都是一松。
  
      付连风一个横抱就带着原景天上了楼,只听房间里传来中气十足的叫喊声:“娘啊!迎春楼二楼!”
  
      无不知以接骨过程会有些残忍,女性不宜为由把一众女子轰出了房间,其实就是怕某雪和某常再追问他如何回去的问题。
  
      风三娘称自己在江湖摸爬滚打多年,心态上早已练就得比爷们更爷们,况且不放心两个毛手毛脚的大男人处理伤者,坚持留在了接骨现场。
  
      所以某雪和某常就暂且先回到了某常的房间。可是自打回来以后,某雪就没静止过,一个劲地走来走去,而某常则一直撑着手坐在桌边,魂不守舍地捧着自己的脸。
  
      “映雪呀,你就别再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了,晃得我眼晕。”常宝儿虽然整个处于离魂状态,但还奇迹般地说出了这么一句不怎么离魂的话。
  
      “哎呀,宝儿,你说马特哥怎么样啦?不,不是,是付连风和马特哥怎么样了?”怎么就是觉得奇奇怪怪的呢?这到底是觉得哪里奇怪啊。
  
      “付连风……”常宝儿听到这个名字如被电击一般,原本就还发烫的脸更加红了。
  
      “啊!有奸|情,一定有奸|情!!”映雪猛一抬头,小眼睛迸发出智慧的光芒。她终于知道觉得哪里奇怪了,付伪娘和马特哥看上去好像bl啊!
  
      “什么?”某常继续离魂,不知道是听没听进去。
  
      “宝儿!”某雪激动地扶着某常的肩摇了两下:“你说马特哥和付连风他们两个到底是不是bl啊!bl?!”
  
      常宝儿听完这句话整张脸都灰了,嘴角很抽搐地颤动了两下,抬头傻傻地望着某雪。
  
      某雪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某常面部表情的变化,还异常亢奋地讲述着自己的推理过程。
  
      “你看,刚刚是马特哥自己把肩膀伸过去让剑刺的不是?这种场景通常是发生在什么时候?
  
      啊?你想想!还不是面对一超级无敌漂亮美眉的时候!那么多人躲都不躲,前赴后继,心甘情愿,甚至求之不得地被捅,为什么啊?啊!为了啥?
  
      是觉得自己营养不够,要喝点骨头汤补锌补铁补硒补钙还是工作学习太累想要翘班翘课地躺两天啊?当然都不是啦!还不是因为他们知道美眉随随便便地一刀一剑捅过来,绝不会要了自己的小命,顶多就是重伤休假,最终结果绝对是获得美人芳心啊!
  
      这例子多了去了,什么张无忌啦、萧十一郎啦、令狐冲啦!随便哪个时代哪个时空的武侠,十部里面能有八部有这样的狗血情节啊!
  
      你再想想,回忆回忆,刚刚我们离开的时候,付伪娘他看马特哥的眼神,是不是特苦情、特伤感、特幽怨啊?
  
      这就对了,这绝对是内疚、不安的表现啊!这直接后果就很有可能是红鸾心动了,接着就执子之手了、以身相许了、死生契阔了呀。
  
      虽然他不是个美眉,但也是个巨无敌的美男、特诱受的小受不是?从我确定他是个男人的那刻起,我就觉得他绝对是块搞bl的好料子啊。”
  
      “伪…伪娘……”某常憋了半天才把某雪对付连风的称呼重复了出来,然后就“哇!呜哇呜哇呜哇”了。
  
      “映雪,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啊!他…他怎么可以搞bl呢?呜呜~~~~(>_<)~~~~,不要不要不要啊!我家小风哪,呜呜~~啊啊啊~~”
  
      “你,你家小风?…”这次是换某雪噎着了,用一种看火星生物的眼神盯着某常:“宝儿,你不…你不是喜欢付伪娘那个腹黑小受吧?”
  
      “你说谁是伪娘,你说谁是腹黑,你说谁是小受啊!我要掐死你,掐死你!”
  
      “哇,宝儿,不要冲动,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呀!啊!啊!我只是说可能,仅仅是可能而已啊!啊!不,不是,是根本不可能啊!”
  
      无不知处理好原景天的伤势后也没有多加逗留,风三娘叉着手站在离原景天较远的地方,苦着一张脸,一把把付连风的耳朵揪了过来,压低声音道:“臭小子,你说怎么办吧?你是不是打算回去替小王爷娶相府千金啊?”
  
      付连风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就他所知,相府千金绝对是个欺人太甚、毒舌无比的恶婆娘啊!不然小王爷原景天也就不至于逃婚了。要娶这么一个老婆,还不如要自己去上刀山下油锅。原景天!付连风无声地咬牙切齿,瞪着床上裹着绷带、吊着手闭目休息的人。
  
      “娶相府千金…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咱也高攀不上。老王爷是暂时以小王爷抱病为由推迟了婚期,可也发话了,七天之内带不回小王爷就替你安排了婚事。
  
      娘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这传家玉佩的确是该早日传下去的,若当真是户好人家的闺秀也就罢了,但娘不能忍受的是个个都……算了,娘也不知该怎么形容,总之就是不能看,丑得紧。这也就罢了,还都是二婚!”
  
      “娘啊”,付连风无限深情地望着风三娘:“所以您还是很关心我的是不是?您也不希望我在下半生的日子里天天对着一个二婚的丑女是吧?”所以才会在自己甫一踏进王府,还没来得及向王爷回复的时候又急匆匆地把自己拎了出来。
  
      “那倒不是”,风三娘面无表情地道:“你天天对着个二婚的丑女娘倒是无所谓,娘只是不希望让她荼毒了自己的眼睛。欣赏美的东西是种享受,可以让人心情愉快、心旷神怡,更容易保持年轻;对着丑的东西则恰恰相反,容易老的。娘只有你这么个儿子,又不能跟你断绝了母子关系,见到是难免的,到时未老先衰了多亏啊。”
  
      “没人性。”付连风转过身才以确定风三娘无法听见的分贝小声嘀咕了一句,接着就径直走到了原景天的床边,轻拍了两下他的脸:“嘿!嘿!回去成亲了,办喜事了。记得请我喝杯喜酒啊。”
  
      “玉佩”,一直装死的原景天不忘以口型提醒一下付连风。“风姨!”
  
      “啊娘,您看伤势这么重,恐怕暂时经不住长途的颠簸呀。”
  
      “这也正是为娘的犯愁的地方啊。恐怕一时半会的也好不了,哎……”
  
      “儿子哎,娘出去给小王爷买件衣服,这鞋儿破帽儿破的,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就先好好照顾一下他吧。”风三娘给原景天稍事整理了一番,越看他的乞丐装越觉得荼毒了自己的眼睛,影响了自己的代谢。况且堂堂绝王府的小王爷穿成那样,被人认出来的话也实在有失体统,遂决意亲自去一趟绸缎庄。
  
      “风姨,别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一直装死的景某人无法再淡定地装下去了,因为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一旦风三娘离去,后果将是何其严重。
  
      “我很快就回来的,况且有风儿陪着你,你怎么会是一个人呢?”风三娘非常有爱地摸了摸景小王爷的头,然后再捏捏他的小脸,接着点点他的薄唇。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可以尽情地揩揩美男的油水。众目睽睽之下,万众瞩目之中,她怎么可以做如此惹人联想的动作呢?她又不是猥琐大妈。
  
      恩,我刚刚用什么形容了景小王爷来着?哦,对,美男。他上擂台的时候的确是一个看上去十分邋遢的乞丐,以至于风三娘和付连风都差点没认出他。
  
      但洗去了脸上故意抹的各种增丑粉,刮掉了牙上有意粘的黑纸,撕去了嘴巴上方刻意贴的假胡子。虽然眼睛仍因为某雪刚出狱时那激动的两拳而熊猫着,但景小王爷仍不失为健康美型小青年一枚。好歹他爹妈的基因也不算太差的。
  
      对于这熊猫眼,三娘也趁其不备的时候追问过,谁知原景天这厮看似不备,实则防备得紧,居然掰出了一个睡眠不足导致黑眼圈过重的理由。这鬼话谁信咧,但既然不愿意说,三娘便也不再追问。
  
      风三娘看看景小王爷,又看看自家儿子。唉!虽然自己儿子也算是长得不赖,但为毛是完全不同的两型呢?瞧瞧人家小王爷,多阳光,多俊朗,为毛自己儿子就看着这么阴柔、这么女相呢?失败啊!大大的失败。风三娘再次痛彻心扉、痛不欲生、痛到大脑停滞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