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七十五章:将军要回来

第一百七十五章:将军要回来

    映雪对他说了自私?映雪居然会对一个帝王说自私……他有权利去自私,既然他不让映雪逃开,既然注定要在他的身边,那么接受便是映雪的义务……
  
      “可是……你不该因为画卷的事就罚我禁足,我真的没有扔掉她的画像,就算是我扔的,那也是因为我不愿意在自己心爱的人心中,被当作是完全的替代品。”一口气说完后,才发现自己在说些什么啊!映雪……映雪怎么会承认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呢?自己想着想着,察觉到脸上正是一片滚烫,便羞涩地转过脸去。
  
      “怎么?原来你已是喜欢上了本王。”他故意装作严肃来逗映雪。
  
      映雪脸一红,刚想起身,奈何他死死地压住映雪,让映雪动弹不得。“你知道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是当时气昏了才会罚你的。可是你……今日不也是罚了我吗?你可知当监守轩辰宫的奴才告诉我这些时,我快被你气疯了,也为了你快急疯了。”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一股暖暖的暗流涌上心来。
  
      他说他爱雪妃,映雪的心里固然是不好受的,可是他能这么说,映雪真的很开心了。既然映雪不能完全代替雪妃,那映雪只能满足于他不会完全把映雪当作替代品。
  
      “成王不是罚我被禁足吗?现在我已没事了,成王还不走吗?难道禁足才这么些时间,成王的气就消了吗?”映雪故意假装生气要撵他走。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映雪一眼,爬起身来坐在床上。“来人呐!”他喊来凉秋,问凉秋药可好了,原来他还在为映雪担心。
  
      凉秋端来药便退下了,他端起药碗想要亲自喂映雪,“不用了,我……好像也不是很痒。”刚才发生的一切刺激了映雪,也没有感觉到身上有何异样。
  
      他不语,强行一勺一勺地喂给映雪喝。见他不理会映雪,立马从他手中抢过碗一咕噜全倒进了胃中。
  
      “不苦吗?……你真的跟其他人不一样。”他接过映雪手中的碗放在一旁,惊讶地问道。
  
      映雪从小喝药就不怕苦,更何况这药在程度上也不算太苦。不过……他说的其他人,可是他的那些女人?一想到这映雪便躺下去翻身背对着他,独自生起闷气来。
  
      背后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将映雪一拉,迫使映雪翻了身对上他狡猾的笑容。他压在映雪身上,吻着映雪的颈间。映雪的脑中一片空白,反应过来时只见他得意地看着映雪。
  
      “我……这模样还有这些疙瘩,成王你不嫌恶心吗?”他细细密密的吻让映雪措手不及,映雪想着法去拒绝他。毕竟,她还没有被人这么吻过……
  
      成王不再理睬她,重新吻上她的颈间,一路移向锁骨上,由开始的轻吻变为暴雨梨花般的吻,映雪拽住他的衣袍……
  
      忽然他停下了动作,“睡吧,今晚我就在轩辰宫睡下了。”他开始自顾自地解了衣服躺在映雪身边。
  
      映雪转头看着他,他正紧闭双目,脸上的肌肤如玉,连睫毛也漂亮地翘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晓月对情,琉璃着爱炼,少时的牵绊,今成默许。
  
      最近几日里,成王每晚都在轩辰宫歇下,宫中的人便开始议论纷纷。静妃以为映雪被禁足便是栽了一个很大的跟头,谁知才区区几日,映雪又重获自由并且这几日成王夜夜在轩辰宫。不用想都知道,她之前的得意,现在全毁在接下来的气愤中了吧。
  
      这几日,凉秋像往常一样照顾伺候着映雪,只字不提那晚的事。好像只要是映雪做的决定,好像不管映雪做任何事,她总会一言不发地默认。如果映雪早点告诉她她的计划,映雪想凉秋到最后还是会妥协的。
  
      “凉秋,我闷了。陪我出去走走罢。”在被宣布解除禁足的那瞬间,映雪恨不得立马飞出去透口气。
  
      “是。”凉秋跟随着映雪在轩辰宫附近稍微散了散步。
  
      坐在亭中石凳上,正想好好地舒舒心。不远处一群人故意当着她们的面扯大声音,为首的便是静妃。
  
      她们说说笑笑地向映雪这边走来,映雪起身向静妃欠了下身。
  
      “本宫还正想去看看妹妹呢,听说妹妹前几日出了点意外,这张让人嫉妒的脸上差点见不得人呐。今日特与几位妹妹想来看看,谁知在这给碰上了,不知妹妹可好些了?”静妃的话中没有关心映雪的意思,竟全是嘲讽之意。
  
      映雪微微一笑,“谢姐姐关心,妹妹现在已经好多了,幸得成王宠爱……日日得到成王的关心,自然好得也快。”看了一眼静妃那微白的脸色,映雪继续说道,“方才姐姐说妹妹的脸见不得人,妹妹可不这么认为,要不然成王怎能面对妹妹呢?还是说……姐姐的意思是说成王不是……”映雪故意未说出口,似笑非笑地看着静妃。
  
      静妃果然被映雪激怒了,“哼!你……你别得意……”
  
      映雪面无表情地说道:“妹妹不敢。”说完抬头时瞥见人群当中竟然还有一张映雪比较熟悉的脸。
  
      安贵人?她果然还是和静妃是一起的。此时的她在静妃的身后,少了之前的一丝嚣张,表现出低微的姿态。
  
      静妃一时想到了什么,孤傲的抬起下巴,妩媚地转身离开,长裙的随着她的一个转身在地面上画出半圆的弧度。
  
      “本宫没工夫陪你在这里浪费口舌,龙飞将军今日凯旋归来,成王明日便宣他进宫,为他举行庆功宴。到时……后宫妃嫔中也只有王后和本宫出席。本宫现在还要去制衣局看看呢。”静妃突然站住,当着大家的面特意显摆起来。
  
      映雪虽表面表现出没什么,可心里却对这个女人彻底地冷笑了一番。得不到爱的女人,也许只能靠着朝中权利去维持地位。
  
      等静妃一行人走后,映雪来到宸锦殿。好些时间没见到永安了,还怪想她的,今日即便出来了,那就去她那坐坐。
  
      一进宸锦殿,院中安静得出奇,连个宫女也没有瞧见。等映雪踏入内殿时,里面的情景让映雪惊呆了。
  
      这是……在干嘛?永安像个孩子一样,差不多拿出她所有的衣服,放在身上比划着。宫女们站在了一排……
  
      站在一旁的烟尔一句话不说只是在静静地抿嘴而笑,好像发现他们的存在,烟尔一回头,看是他们便开心地提醒了永安。
  
      “奴婢给雪妃娘娘请安!”烟尔和一众宫女正想跪下,映雪连忙让她们起身。
  
      烟尔看到凉秋一阵惊讶,映雪明白她的惊讶,只好径自走到永安的面前,留下她俩在她身后。
  
      映雪挑了几件衣服看了看,不明所以地望着永安,永安见映雪疑惑地看着她,别开脸害羞地笑着。这让映雪更加疑惑了……
  
      “娘娘,公主拿不定主意穿什么好,只好把宸锦殿的所有宫女叫来,让她们选择。当奴才哪敢说不好啊,所以到现在公主还拿不定注意呢。”烟尔半掩着嘴笑道。
  
      永安一听烟尔这么说,急得就要过来打她。烟尔一边大喊“公主饶命”一边躲避着,她们俩便围绕着映雪追打起来。
  
      凉秋见映雪被她们转得头有点发晕,上前阻止道:“好了好了,娘娘被转得快头晕了,瞧见这些个奴才在偷笑吗?”想来永安对这些宫女是甚好的,她们瞧见这样的永安也忍不住低着头偷乐起来。
  
      “哎呦……咳咳……你们……你们先下去吧!”烟尔听凉秋这样一说,停了下来,却早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噗哧!”映雪用手绢半掩着笑了出声,什么时候她也学会了小家碧玉。
  
      “对了,永安为何要这般挑选呢?是有什么事吗?”映雪在她们调整呼吸的时候问道。
  
      烟尔看了一眼永安,永安害羞地扑到床上去,不再理会他们。
  
      烟尔低低地说道:“明日是龙飞将军进宫的日子,成王要为将军办庆功宴。本来说前段时间龙飞将军便要凯旋归来的,所以公主便一直在等了。谁知龙飞将军不仅在纪国打了胜仗外,还打退了进犯雪国边界的牙达人,所以才耽搁了一些时日。这下好了,明日将军就要进宫了,公主当然……”烟尔故意将音拖得老长,朝映雪和凉秋挤眉弄眼。映雪挤出一丝微笑,看着床上的永安,映雪决不会想到她会与静妃的哥哥……他们是相爱还是……
  
      映雪走到永安跟前坐在床边,用手轻轻推了推永安,永安翻身起来站在映雪面前,用一双乌黑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映雪,映雪牵起她的手,从发中拿下垂在脑后的薄荷叶式带白色羽毛点缀的饰物,摊开她的掌心放在手中。
  
      “如果不介意就戴这个,你戴肯定是最适合的。”永安笑着点点头,便兴奋地收下了。
  
      临走前,烟尔出来送他们,偷偷告诉映雪明日的庆功宴永安会偷偷地跑去,躲在路上等他的出现。
  
      听烟尔这么一说,映雪心头一惊,永安她对那个将军用情很深吗?这个庆功宴永安自然是不会出现的,难道她就非要见到他吗?堂堂一名公主竟然……
  
      回到轩辰宫,凉秋站在映雪身边,像是有话要说。“凉秋,你可是有话要说?”
  
      凉秋突然跪倒在地:“娘娘,方才凉秋听宫中的人议论起龙飞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