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七十四章:不愿意

第一百七十四章:不愿意

    半夏听到映雪的话后,吓得猛然抬头一时忘了规矩,她的瞳孔里满是惊恐和面临崩溃的挣扎。
  
      久久才颤抖地说道:“奴婢……在……路上……遇到了王后娘娘,王后便问奴婢……要了一幅画卷看看……奴婢一直低着头……等王后娘娘把画卷还给奴婢时才敢抬头。……谁知,奴婢在处理这些画卷时,……成……成王会出现……”半夏艰难地说完,跪在映雪脚下死死拽住了自己的衣袖,全身抽搐。
  
      映雪看了一眼凉秋,凉秋的脸上没有一点的惊讶,她在宫中的这么些年也不是白过的。
  
      “照你这么说,是王后娘娘做了手脚吗?”映雪走到榻前,接过凉秋递过来的茶杯。
  
      “没有,不是的,娘娘。奴婢没有……没有啊!”半夏跪着急急地用膝盖移到映雪的跟前,不断地哭喊着。
  
      “好了,本宫说过本宫心里有数,别吓成这样了。下去吧!”印象中,这是映雪第一次自称“本宫”。半夏下去后,映雪咬了一口芙蓉糕,“凉秋,你说我该不该去怀疑王后?”
  
      凉秋走了过来替映雪揉了揉太阳穴,“姐姐每次累时,都是由我来这样做的,而姐姐在宫中,也只为成王和王后娘娘而做过。”凉秋的言辞中完全认为不可能是王后娘娘做的手脚。
  
      其实不用她这样说,映雪也不会以为是王后娘娘的。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隐隐地猜想背后有双眼睛正盯着她,把她暴露得这么彻底。
  
      那又会是谁?是谁有机会去陷害映雪?静妃还是安贵人……或者还有映雪意想不到的人?
  
      她不能再被禁足下去,她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如果她在这个时代的一生是被禁足的,只要是安全平淡的,那也就罢了。
  
      对他,虽然映雪还是存在念想,但只要在这里不受到伤害,映雪愿意呆在这里收起心去思念。可是姑姑曾说过的话,映雪永远不会忘记,有些生活不是映雪想就能得到的。映雪不去争不去伤害别人,别人就能放过映雪吗?所以映雪一定要想办法解除被禁足的生活,与其等到被人伤害得遍体鳞伤时再还击不如在再次受伤害之前自保。
  
      映雪吩咐凉秋晚膳时多准备些虾,凉秋以为映雪有了胃口,便兴冲冲地让监守轩辰宫的李公公去告诉了御膳房。自小映雪就不能大量地吃虾,因为对这个东西容易过敏。
  
      凉秋是不知道这些的,原本是想告诉凉秋映雪的打算,可是怕凉秋得知后会阻止映雪,便连她也一起瞒住了。
  
      用膳时,映雪特意吃了许多虾,这些数量足以让映雪过敏。用完膳后,映雪一直等待着煎熬时刻的到来。果真如映雪所料,映雪的皮肤开始起疙瘩发痒,不一会便看到雪白的手臂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疙瘩,两条胳膊慢慢变为了通红。
  
      凉秋端着茶来到床前掀帐幔,见到映雪这摸样吓得手一哆嗦,茶杯被打翻在地。“娘娘,你怎么了?凉秋……这就让李公公去请太医。”
  
      凉秋跌跌撞撞地跑开,映雪忍着被万只蚂蚁爬过的瘙痒,双手紧握着锦被。如果这个时代看不好过敏怎么办?那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映雪脑中惊恐地闪过这个问题。映雪翻过身侧躺在床上,把脸捂在被窝中,咬咬牙关再赌一次。
  
      李公公的速度很快,太医不一会就被领进了殿中。灯影垂地,古色圆桌前,太医正在开着方子。听了太医的话后,李公公和凉秋才松了一口气,就连映雪自己也是暗暗地舒心了。
  
      待太医走后,凉秋熬好了药,扶映雪起来靠在她怀中。小心地从伺候在旁的宫女手中接过碗,靠近嘴边轻轻吹了吹。“凉秋,把药倒了。”映雪心平气和地说道,手指深深地嵌入肉中。
  
      凉秋惊讶地看着映雪,为难地说道:“娘娘,这是……”
  
      见凉秋手中还端着药,映雪一把打翻了药碗,熬好的药全撒在了映雪的手背上,一股浓重的药味弥漫开来。幸好不是滚烫,只是手背部轻微被烫红了,和过敏所导致的通红一样。
  
      映雪倒吸了一口气,凉秋连忙帮映雪轻吹着手背。在一旁的宫女找来了药膏递给凉秋,映雪死活不肯让凉秋为映雪上药。
  
      “不用紧张,凉秋。本来我就不该来到这,你说如果我的容貌毁了,我会不会就不用被当作替身了?”说完,映雪便用指甲在脸上起疹子的地方乱抓。
  
      凉秋哭着用力抓住映雪的手,不让映雪继续自毁容貌。可是已经晚了,脸上几道血印在哭诉着火辣辣般地疼痛。
  
      “哐!”一声惊响,随着声响望去,成王俊朗的脸上透出一股杀气,正站在不远处盯着映雪。地上是被他一脚踢翻的红木凳,凉秋和在一旁的一名宫女慌张地跪在地上……
  
      成王疾步冲到床前,一把掐住映雪的脖子拎着映雪起来。
  
      凉秋抬头看到这个情景,惊得爬起来想要扳开成王的手,哭着乞求道:“成王,求你快松手。娘娘身子骨弱,你这样娘娘会受不了的。”凉秋急得一时顾不上眼前的人是高高在上的成王,竭力地向他哭喊道。
  
      成王听了凉秋的话,手上的力道更加加重些了。喉咙口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紧紧地束缚着。映雪闷哼地出了声,但还是倔强地仇视着他,泪水忽得从眼角溢出,随着脸庞滑下。
  
      成王气急的眼中,在看到映雪的泪水溢出时,闪过一抹惊恐。脖子间的力量渐渐松开,当他完全放开映雪时,一个不稳,映雪跌在了凉秋的怀中,凉秋用手帮映雪顺了顺胸口,映雪便不停地干咳起来。
  
      “凉秋,把药端来给雪妃喝下去!”成王冰冷的声音让映雪感受不到一丝的温暖,映雪喘着气愤愤地盯着他。他没有逃避映雪的目光,此时眼中没有了刚才的惊恐,瞳孔后隐藏着一份让人看不到的复杂。
  
      凉秋不安地看了映雪一眼,才去把药给端来。映雪冷笑了一声,接过药碗,慢慢地走到圆桌前,余光瞥见那名宫女依旧惶恐地跪在地上。
  
      在药碗靠近嘴边还有一点距离时,映雪露出一丝任何人看不见的苦笑,快速地将碗用力敲在桌上,顿时被划破的手心冒出嫣红的鲜血。
  
      跪在地上的宫女自始自终未敢抬头,凉秋吓得向映雪跑来,却被映雪制止住。而他……映雪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成王整个身体一颤,不可置信地望着映雪。
  
      “别过来!我不愿当她的替身……如果你爱的是她,那你就不应该自私地将我锁在你的身边。都是这张脸的错!如果不是这张脸,我也就不会经历这么多。”说着,映雪将锋利的碎片靠近自己的脸。
  
      “雪妃!快放下!”成王向前跨出了一步,一只手伸向映雪。
  
      “别过来!谁再过来,我就毁了这张让我厌恶的脸!”映雪流着泪急急地说道。
  
      成王见映雪拿碎片的手激动地颤抖着,立马停住站在原地,“那你要怎样?”
  
      “你在乎的果真还是这张脸……”映雪低垂下目光,低声轻语道。
  
      在映雪一个不注意下,凉秋迅速地来到映雪的面前,夺下映雪手中的碎片。原来凉秋的身手这么好!而映雪却从来没想到过凉秋会有如此好的身手。
  
      成王一个箭步冲到映雪面前,紧紧地半拥着映雪,力道之大像是要把映雪拥进他的身体里。
  
      “娘娘……”凉秋怜悯地唤着映雪,映雪看了她一眼便又别过头去。
  
      “你们全都退下!”成王打横抱起映雪,向床上走去。只剩下她们两个人,其他人全都已退下了,他细心地用一块布把映雪的手包好,“幸好伤口不深,等到明儿再宣太医瞧瞧罢。”他知道此时以映雪的脾气是不愿意让太医来的,便自己亲自帮映雪包扎了伤口。
  
      映雪静静地任由他帮映雪包扎伤口,偶尔悄悄地瞄了他几眼。他放下了之前的冷漠,露出了几分温柔。“你以为你毁了这张容貌,我就会放过你吗?”他包扎好之后,合着衣爬上了床。
  
      “我……臣……臣妾不想成王面对我时,脑中全是她。”映雪的声音低得连她自己都难以听清楚。
  
      成王惊讶了几秒钟后,轻轻地将映雪拥入他的胸膛中,映雪僵硬地靠在他的胸前,没有拒绝。“现在没有人在不用那样和我说话。”
  
      “是,映雪知道了。”他听到“映雪”二字,他的神情明显地恍惚了一下。
  
      忽然,他松开手翻身将映雪压在了身下。映雪看着他俊朗的轮廓,久久地开口问道:“是不是现在以为映雪是她?如果是,成王便不用这样,你应该知道映雪不会愿意。”
  
      他不理会映雪,柔软的嘴唇盖在映雪的额头上,映雪闭着眼闻到他身上特有的香味。
  
      慢慢地,他离开映雪的额头后,一只手抚上映雪的脸庞。“我的心里永远不会忘了她……可是对于你我也不会放弃,就像你说的,我自私。不过这样也好,那就让我自私地把你留在身边,让我有机会慢慢地喜欢上你。即使你毁了容貌,也不能逃开我。”他说完这些话,目光柔和地洒在映雪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