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三十九章:脱口而出

第一百三十九章:脱口而出

    走到庭院里,有位眼生的仁兄一拳拳捶在树上。不用说,肯定是刚才摔门的叶某人了。
  
      “叶管事!”映雪愉快的打着招呼。那个人回头瞪着她,似乎恨不得咬她两口。
  
      “我和羽决定要成亲了,她说你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就像亲哥哥一样。所以我特意来和你认识一下。成亲的事就要请叶大哥多费心了。”“小姐的事,我自然会尽心。”
  
      该走了,免得引火烧身。
  
      “小姐,你们准备何时成亲?”
  
      “成亲?”
  
      “李公子说你们要成亲了。难道他诓我?”
  
      不会,他们明明有了肌肤之亲,如果他敢不负责任,我一定不放过他。
  
      “啊,他已经跟你说了。”白羽低下头去,一付娇羞的样子。“大概半月之后,你去购置一些必要物品吧。不要搞得太大了,庄里的人知道就行了。”
  
      “是。”
  
      “你要干什么?”叶遇刚出去,白羽就冲躲在帘子后偷笑的我发难。
  
      “和你成亲啊,娘子。真心想要的就必须勇敢地去追。心里有爱就要说,拼了这女儿的羞涩。如果他离开,你还向谁去说呢?”切身着痛啊!
  
      白羽坚定地点点头。
  
      “附耳过来,我再教你一招……”
  
      “要这样?”
  
      “对这种人就要下猛药。我要走了,祝你成功!”
  
      “你要走?去哪?”
  
      “我要去开封,想办法见到当朝国师。”这个国师是在青许口里听到的,下山后也听不少人提到,想来道行应该不错。
  
      “国师?见他可不容易。”
  
      “我知道。不管用怎么样的方法,我一定要见到他。”
  
      “骠骑李大将军是我干爹,我给你写份荐书,你去找他。”“那太好了。”
  
      一会儿,白羽把写好的信连同一块玉佩交给映雪。
  
      “这玉是信物,你拿着。如果日后有难处,可以拿它到我家各地的铺子去支银子。姐姐别的没有,这个却是不缺的。你不要客气!不过,我干爹很固执,你不要和他拗。有机会的话,代我劝劝他。”
  
      “还有一事。”
  
      “你说。”
  
      “替我缠着叶管事,省得他拿刀来砍我这个负心汉。”
  
      偷偷摸摸从后门走出去,因为被发现的话想砍我的不只叶遇。“站住!你小子给我站住。”
  
      “谁在叫本公子?”哦,原来是被我坏了好事的高某人。难为你在这里蹲守了这么久。
  
      “给我上。”姓高一挥手。
  
      哼,真当我好欺吗。天哥是省内蝉联四届的散打冠军,我从会走路就跟在他身后学着劈腿,出拳。百里长央,月浮安那种武林高手我没办法,难道还要受你们这些小混混的气。
  
      利落的收腿,拿回放于旁边的包袱,拍拍上面的土。里头可有二百两银票和白羽给的提款玉配呢。
  
      走过上次的酒楼,那个势利的酒保冲我直点头哈腰。看来,高老庄在本地确实是吼一吼,街上就要抖三抖那种地位。然后就看到叶遇和一个蓝衫书生从里面出来,敢情是拉死党借酒消愁来了。缩到柱子后面,省得被人借酒装疯揪去打。
  
      “叶兄,你的好意小弟心领了,赴考的路费我还是有的。白娘子和李公子,恐怕是你误会了。这些年,我冷眼旁观,她对你……”
  
      “你不用安慰我。安心去考取功名吧,愚兄等着你衣锦还乡的那一天。你,不是池中之物,终有一天会高飞云霄的。”倒是小看叶遇了,能入白羽的眼当不是俗品。这个书生要去赶考,何不与他同行,也省了沿路走,沿路问。
  
      映雪在前方的茶亭等到快睡着,才看到那个书生背着双肩背的木制行李架悠悠走来。从棚子里跳出来,站定在他面前,“兄台,在下也是往开封去的,结伴同行如何?”
  
      “你也是赴试的学子?”许太旋奇怪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拦路者。“在下是去寻亲,刚才的提议兄台可接受?”
  
      点点头,“在下许太旋,公子如何称呼?”
  
      “李映雪。”
  
      愕然瞪大眼,“你就是……”
  
      “没错,我就是白羽的义弟。你是叶遇的朋友吧,这一路可能要麻烦你了。”
  
      原来如此,许太旋欣慰地一笑,当先往大路走去。
  
      几天的相处,映雪发现许太旋话很少,但很会照顾人。他总是把一应杂事打点得清清楚楚,一点不用操心。
  
      许太旋呢,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但也没有开口盘问。她走路很蜗牛,拖慢了他的行程,他也不恼,放慢速度耐心的一起走。但是她提议雇马车,他却一口回绝。说是平日埋首书斋,今日才得纵游。
  
      其时,离考试还有两月余,于是二人一路闲游,慢慢往汴京进发。每到一处景致,许太旋都要停下来细细观赏。
  
      “李兄,你起来了吗?”
  
      “等一等。”映雪把胸口的白布重新缠好,穿妥衣服才去开门。收拾停当,到楼下用饭。许太旋口味清淡,我荤素不忌,一时之间倒也好调和。走到楼下,基本已经没什么人了,毕竟已经错过了早饭的正常时刻。倒是雅座里有不少文人在吟诗作对。他们看到我们下楼,便招手相邀。“许兄,李兄,快过来坐。”
  
      直到昨日遇上这些文人,映雪才知道原来许书生在文坛还是有一定地位的。这也不枉他每天挑灯夜读,三更灯火五更鸡了。不过他听了这话,也只是笑笑而已。
  
      “许兄,李兄还是如此用功啊。”一个穿黄色儒衫的书生笑言。
  
      “临阵磨枪而已,谭兄笑话了。”
  
      便招来伙计,点好菜端到旁边的桌上开动。映雪可没心思饿着肚子应付这些吃饱喝足的家伙。耳听得那群人又在考许太旋的对子。对这个,她只知道要讲平仄,压韵,以及入门的“天对地、雨对风、山花对海树大陆对长空”,自然插不上话。眼见许太旋见招拆招,应付得滴水不漏,心头也不免佩服。
  
      吃下一碗东西,晃到书生群里。正在谈论无情对,昨日许书生给我讲过,所谓无情对便是要对得无情讲究的是一字对一字,上下联字字相对,却要全不相干。听不懂,以前以为很好玩的,想不到有这么多讲究。“我也有一个对子,出给诸位公子对,不过不是无情对。”实在心痒的很,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