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二十三章:你休想

第一百二十三章:你休想

    “《容氏秘典》在哪里?”祁孤卿甩手扔出一枚飞刀,大声问道。“事关当朝天子,我真是没有想到,呵!原来你们都是为此而来!我当是怎么。”符华冷笑,望向映雪,“既然你使出了这剑法,那你就告诉我,‘飞雪八连式’的剑谱在哪里?”
  
      “你休想!”映雪冷道,冷冷的看着符华,“只要吾乡门存在一天,只要我存在一天,你就休想能得到剑谱!永远都不可能!”符华听言,脸色语法的难看了起来,跟着他手中的乾华刀顿时紫焰缭绕,卷起阵阵气浪,向着他们奔涌而去。
  
      祁孤卿心道:“不好。”立即向众人叫道:“快退后!危险!不要被他打中!”“天地归一!”符华一声怒吼以后只听一声巨响,星宿大阵中的巨石纷纷爆裂,到处都是石头,尘土弥漫,四周不断有巨大的塌陷之声传来,众人脚下的地面顿时晃动不止,这地方是要塌了,顿时就陷进了张目不见五指的局面,于是众人只得各自退后。众人退后只见穹顶,不时有石屑纷纷掉落。琉璃宫灯,若隐若现,忽明忽暗。
  
      “映雪!”地宫中,忽地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震耳欲聋的声音。当然,有脚趾都能想得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了——能够像一个泼妇骂街似的大吼毫无大家闺秀风范的公主,不会有别人,那自然就是这位风芊芊大小姐了。“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间就这样了?”映雪微微睁开眼睛,抖了抖身上的灰,随意四处看了看周围,却没有看见他们,随口问道:“芊芊,其他人呢?怎么只有我们两个?”“不见了啊,我也不知道,很奇怪,没有看见他们。”风芊芊嘟了嘟嘴,摇了摇头,看着映雪说道,“我只记得那个石阵整个儿塌掉了,然后就到处都是石头还有灰尘,后来我就是什么也不记得了,等我醒过来,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呃,不是,还有那个怪人……你看。”
  
      映雪顺着风芊芊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回头却见她们二人身后,有一人虚弱地坐在轮椅上,看上去他的状态很是不好,极差,这人正是月浮安“还好,我们都没事。”月浮安微微笑了,想要映雪放心,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很是不好,伤得很重,就是连他的笑容都是十分虚弱的,没有他说的那么好,那么轻松。毕竟,那一战,他着实受了不轻的伤。然,他的心情却很好,没有任何的影响,就算是刚刚才死里逃生了出来,他微微抬起头,微笑望向风芊芊:“我是月浮安,不是小郡主说的什么怪人……小郡主,你不记得了么?我怎么是怪人了?”“你……你,你原来就是那个小城主啊!怪不得了,”风芊芊盯着他看了一阵,恍然大悟道,随即又好奇地上前,问道,“可是,可是你的腿怎么了?以前不是好好的么?为什么?”“是我。”月浮安笑了,看了一样自己的腿,不知道该怎么说,心中有几许无奈。
  
      “你的伤势如何了,月城主?方才那一战。。”映雪没有在意别的,只是走上前,问道。“不碍事,既是江湖人,哪能有不受伤的时候!再说了我也是男子,这么点伤实在是不算什么的,你就放心吧。”月浮安笑笑,想要表现的轻松的样子给映雪看,好叫她不要担心,“好在这次,天一剑也使符华受了点儿内伤,我们也算是打平了,这要是换做平时,要伤他还真是不易。”月浮安又继续说道。
  
      “符华受伤了?这是好机会,嗳,那可就好极了,我们这就把他找出来,让我一剑杀了他!上次没有杀掉他,是我的错,这一次,我一定要杀了他。”风芊芊握紧拂尘心剑,嘴里恶狠狠的说着,面上一副壮志满怀跃跃欲试的神色。“你?”月浮安望了她一眼,眼里很是怀疑的看着风芊芊,随后又不禁低头笑了起来,声音轻轻低低的,很是好听,“还是算了吧,这样的事情你以后不要再做了,还是不要再去误伤了人才好!”“你!人家那是一不小心失手……我又不是每一次都这样。”风芊芊想起刚刚不小心伤了祁孤卿的事情,于是撇撇嘴,辩解道,但是显得有些无力。
  
      “月城主,不知道,现在外面情况如何?还有,百里长央他们呢?”望了风芊芊一眼,没有管她,映雪看着月浮安问道。“星宿大阵破,巨石陷落,阵法一破的话,就说明我们的来路已断,到那时按照他们的身手,想必是不会出事的,所以我想,他们应该是在别的分岔路中,看来我们得从这里绕过去,与他们会合才是,”
  
      月浮安说着,微微抬起眼皮,颇有深意地看了映雪一眼,幽幽的说道:“我没有猜错,看来他在你心里才是最重要的,旁人终究比不上。果然,果然。”
  
      “我……”映雪脸庞微微一红,月浮安如此直接就将这样的事情受了出来。这让映雪很是难为情,一时间竟然有些语塞,随即一转身,冷静的说道:“大敌当前,我们不说这个。”收回目光,月浮安看见她这个样子,又是这样的语气,也就只好轻轻地叹了口气:“好。不说这个。”
  
      想了想,他不由得在心里一叹:“能陪在你身边的人,若不是我,是他百里长央,对你来说的话,到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毕竟,再怎么样,我月浮安也不过是半个废人!能给你带来什么呢?”
  
      这时候,在地宫的另一边,百里长央、祁孤卿与惜月三人正在商量着对策。他们也立刻就猜到这里的情况是因为什么了,“二弟,你的伤势……”百里长央忧心地问。祁孤卿笑着挥挥手,打断了百里长央的话,做出轻松的神态看着百里长央说道:“大哥多虑,我这个伤不碍事,我能解决的,俗话说,久病成医,这些小伤我自己解决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