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七十一章:原来是真的

第七十一章:原来是真的


  “你们在聊什么?”陈燕丽坐了下来,拉着百里长央坐在她身边,“哇,百里长央,你好像瘦了耶!吃点鲈鱼吧,我好不容易弄来的。这可是一家非常有名的餐馆做的,口味极佳,听说这鲈鱼还是新鲜入锅的,调料也很独特的。你尝尝。”说着她就用筷子将一块鱼肉送到百里长央的嘴边。
  百里长央笑了笑,不好拒绝,也就尝了两口。然后,陈燕丽又拉着他聊起工作上的事。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映雪在一边始终一言不发地吃着。此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如此多余,已经在初恋上无可救药的失败了,如今这份暗恋的情绪也该惨淡地收回了吧。映雪有点难以呼吸,这种感觉实在太折磨她了。她很想站起来走开,可是那样,百里长央会多想的。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陈燕丽因工作之便经常与百里长央出双入对,映雪却陷在梦境之中憔悴不堪。也许,开始就已经错了,映雪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里了。这里的生活再也不像以前了,直到她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百里长央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应该在这里工作了,她不能面对和陈燕丽出双入对的百里长央,也不能面对秘书姐姐,映雪觉得愧对她们。
  
  可是这几个月下来,本该对百里长央疏远的,可是映雪发现自己仍在徘徊。再加上百里长央对她的关切与日俱增,这样让她弄不清取舍,而月浮安仿佛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可是旧情往事怎能轻易地忘却?映雪傍徨着,只是觉得这两个男人离她如此之近又那样遥远。映雪在他们的生命中是微不足道的小女人吧?真的该离开了吧?终于,她有点下定了决心。
  “映雪!”妈妈拉开门,神色有丝担忧,“有你电话。是德国长途,是你凌伯伯的电话。”
  映雪仰卧在床上,终断了冥思,茫然地看着妈妈“德国?凌伯伯,什么事?!”难道是月浮安?心里有些不安的情绪,正在恍惚时,妈妈催促着。
  “去接电话!”妈妈不由分说地上前拉起有些迟钝的映雪,“跟凌伯伯说去!”
  “妈——我——”映雪几近踉跄地被妈妈拉到电话前,“凌伯伯——”她微红着双眼,“您好。”她端正地立着,不再言语。
  “映雪。”凌伯伯憔悴着脸,哀愁在眼光中流泻出来,“我知道你已经跟月浮安分手了,可是他真地很想你。我不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不再联系,可是,你可不可以在他临死之前再看——”他哽咽着,泪已经流了下来,“再看看——他,就一眼!”他抹了一把眼泪,“算是凌伯伯求你了!”泪水滑过他布满皱纹的脸,白发人的骄傲是黑发人,如今却是送子归去,过度的悲伤已经让他老得更快了。
  这个消息就宛如晴天霹雳,打在映雪的头顶?月浮安要死了?他怎么会要死了,不是要跟德国的女朋友订婚,然后在一起了吗?难道是他骗了自己?他生了重病?
  “凌伯伯——”映雪惊惶地扑在屏上,“您说什么?不会的,不可能的。月浮安出什么事了?他不会有事的,不会——你骗我!”她忽地觉得呼吸不畅,脸色煞白,心痛得不行。
  “伯伯怎么会骗你?你知道我对月浮安的严厉,也知道我对你们的感情的态度。可是——我怎么会拿儿子的生命跟你开玩笑?如果在他死前我这个父亲不能给他幸福的感觉,那么我还能做什么?映雪,你应该知道,这孩子只爱你一个啊,你怎么能丢下他不管呢?”凌伯伯的泪模糊了视线,他用手捂着嘴痛哭失声,“算是伯伯求你了,行吗?见见他吧,他就快不行了啊。映雪。”
  “他在哪里?我这就过去,我现在就去!”映雪慌了乱了,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下来了。才回过头来,就看见妈妈和爸爸已经帮她收拾好了行李,他们在那里难过地看她,还能做什么呢?支持她吧,总不能让她这辈子有一个那么大的遗憾呀!
  映雪很感动地抱着妈妈和爸爸哭了起来。
  德国某医院
  “映雪,映雪,映雪……映雪……”月浮安痛苦地抽搐着,手中紧紧地捏着钻戒,他在与死神搏斗着,对抗着。映雪泪眼迷朦地握住他那枯槁的手,他的脸色苍白,汗水浸湿的发丝半粘在他的脸上,他在半昏为状态紧闭着双眼,不愿把脑中的影像忘却。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就快要忘记所有人了,包括映雪,
  “月浮安,别怕。我在你的身边,我就在你身边。我不会让你死的。即便耗尽我的生命!我也要让你活下去!”映雪握紧他的手,试图用自己的生命力去感染他,可是一切就如同石沉大海,无半点起色。
  月浮安昏迷了近两天,映雪也一直守在他的身边,清晨的阳光随着时间的推移缓缓将窗影照在病床上,照在这两个年青的生命体上。映雪伏在床边,双手握着月浮安的手,小脸就枕在他的手上。映雪觉得,月浮安真的就要走了。这是他最后的时光,映雪就只想要这样安安静静的陪着他。
  月浮安睁开眼,浑身麻木得他已经无力感觉任何冷暖了。他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神经已经由足部萎缩到了手臂了,现在药物和机器所能做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是大脑和心脏了吧?可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又和映雪一起去听海了,好像映雪就在他的身边!那种莫名的感动让他不由自主地落泪。好真实,真的就像是在身边一样,他不敢相信,这时候的映雪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在一个没有月浮安的世界里快乐的生活,是自己推开她的,现在这里才只有他自己,忍受着孤独。
  “映雪,你会快乐吗?”他轻喃,“他会给你幸福吗?映雪,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了!”泪水滑落在他的脸上,映雪轻轻地为他拭去。
  “谁说我不知道的?”映雪红着眼,头发有丝凌乱,她静静地看着他。“我什么都知道,就是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个傻子。不要想着骗我了。”
  “映雪……”他颤抖着试图微笑,“你……来了?”
  原来是真的,不是幻觉,不是梦里,是怎么映雪,就在他的病床边上,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