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六十七章:当我是什么?

第六十七章:当我是什么?


  “我生是百里长央的人,死是百里长央的鬼!”她紧抓着扶手,高傲地扬起下巴,仿佛是在对天启誓。陈燕丽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没有否认,也不去解释。甚至于喜欢这样给他误会,这样他就会死心,相信自己跟百里长央才是一对。
  林之正踉跄着倒退了一步,“不可能!他不会这样的。他怎么可以这样帮我?!”可恶,他居然说是帮我照顾她!“我要找他!我要问个清楚!”他转身离去。但他还是要另一个最要好的朋友去处理她养父母和那个沙漠王子的事了。他放心不下她。
  陈燕丽吐了口气,坐在楼梯的台阶上。总算是有机会向百里长央表白了,他会怎样对待她呢?她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想了一想,只有说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星期一,好像很难熬的。昨天稀里糊涂地成了百里氏家族的一员。而且成了百里长央的小妹。嘿,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一大早来到公司就觉得气氛不太对哟。
  “映雪,”李向月凑了过来,“你知道吗?”她挤眉弄眼地瞄了一下百里长央的办公室。
  “什么啊?”映雪愣愣地问,心里不禁打鼓,不会吧?这么快就世人皆知了?
  “听说百里长央带了个美女在海边别墅过了一夜。”她压低声音,悄悄地套在映雪耳朵上说。
  “什么?”映雪吓得站了起来,“昨天?不会造谣吧?”她的声音可不小,闹得四邻投以好奇的目光。
  “什么造谣?!我可是有证人的。”李向月立即申辩,“我表姐家就在海边,她可是亲眼看见的!”
  “昨天晚上?”映雪小心地求证,这个消息让她消化不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那当然!”李向月肯定着,做为秘书之一,她当然要悻悻不平,再怎么说也应该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那个女的——很漂亮。”虽有不甘却又无奈。
  “那——他来了吗?”映雪指了指百里长央的办公室。
  “还没来。”李向月沮丧地说,“我要是男人,八成今天就不来上班了。”
  “不会吧?”映雪强笑,硬充有信心,“他是个对工作负责的老板,应该不至于吧?”
  “映雪。”另几个秘书凑了上来,“你们说什么呐?”这样的八卦,大家都很爱听,尤其是俊男和美女。这俊男还是自家老板,这八卦消息就更有意思了。
  “没有。”映雪和李向月立即摇头干笑,这事怎么可以随便乱说出去?
  “我都听见了。”王丹丹一手搭上映雪的肩上,“百里长央怎么了?”
  张心瑶本欲离开,一听是关于百里长央的事,又挤了进来,“百里长央怎么了?”
  “他——呃——”映雪干笑着看李向月假装不知道,哼着小曲一扭身就走回自己的位置了。
  那些女人可不想放过映雪,“快说呀!”
  “他——呃——”映雪现在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这事你们还是问李向月吧,她比较有发言权啦。我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废话,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张心瑶的火爆脾气来了,她才不要问那个阴阳怪气的李向月呢!
  “百里老板他——”映雪正不知如何启齿,一抬眼看见正下电梯的百里长央,“他来了。”好险!万一这事是从她嘴里出来的,那就天下大乱了。佳人们一见百里长央来了,纷纷归位,小心地掏出镜子检查仪容。
  百里长央好奇地瞄了一眼秘书区,走到映雪面前,“说我什么坏话?”
  “想听?”映雪抬眼看他,他点了下头示意快说,“有人说你——”众人都竖起耳朵听她讲个究竟,她却嘿嘿了两声,“没什么啦!工作去吧。”她又低头忙着处理新到的信件和文件。
  “过会儿去我办公室,把报表拿来。”百里长央无聊地迈开步伐,走进他的办公室。这丫头,天天都这么有劲。
  映雪叹了口气,冲着李向月做了个鬼脸,李向月好笑地耸了耸肩。
  “百里长央,这是急件。还有报表。”映雪尽责地办好公事。
  百里长央却放下电话,这丫头打破了他多少规矩?这办公大楼里除了爷爷和父亲是直呼其名也就剩她敢如此大胆地叫他名字了。查了报表,交待完了工作,又叫住她欲走的身形,“小丫头,过来。”他倚在坐椅上,“早上说我什么了?”她们都在那里凑到一起在听,而且他又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更是觉得是什么好奇的事了。
  “哪有!”映雪才不傻,当然是抵死不认了,敢造老板的谣?想被开除呀!“你听错了,我们哪敢议论你啊。你可是老板诶?”
  “没有?”百里长央双手玩弄着签字笔,“那你跟那些秘书们说了些什么?”他可不信,“要说别人敢不敢议论我,我就不说了,但是你映雪,是肯定敢的,而且是什么夸张说什么,嗯?我说的对不对?”
  “她们,也没有什么呀?”映雪硬在脸上挤了点笑容。“至于我,那就更没有啦,你可不要冤枉我,我真的没有说什么,我太冤了。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扣在我的头上啊,那样我多吃亏,而且,你有没有要给我涨工资,要是涨工资我背锅就背了。”映雪又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没有吗?真的没有?”他放下笔,双眼直视映雪。她的后半段话直接忽略了。直直的看着映雪。
  映雪被看得心里直发毛,不自觉地说,“哎呀,就是有人说你又有新女朋友了。我们才好奇的凑在一起说了两句,真的就两句,你就来了。”
  “是吗?谁呀?”他又悠然地坐了回去。百里长央想看看映雪是什么反应。
  “不知道。”映雪奇怪地说,“你的女朋友是谁你最清楚,问我干什么?我哪里知道,你那么神秘。”
  他白了她一眼,“我问的是:谁在那里造谣?”
  “不知道!”映雪咬住舌头,后悔呀,早知就不说了,“我给忘了,刚刚大家都在那里,是谁说的还真的不记得了、、、。”,
  “哦?是吗?原来你这么仗义,真是看不出来,那么,我可以把这话当成是你说的。”他淡淡地话音里含了一股威胁。说完还轻轻瞥了映雪一眼。
  “可是,我又没有说什么呀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会造谣啊!”天大的冤枉啊!映雪可委屈了,“你总不会逼我出卖我的朋友吧?”映雪气得跺脚。
  “我不是说了吗?可以当成你说的嘛,保护你的朋友好了。反正都是造谣,谁说的不重要了,你们已经在传这个谣言了。”他将转椅转了过去,背对着她。
  “那你就没有新的女朋友了?”映雪决定另辟蹊径。“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嗯?说来听听啊。”
  “谁呀?”他的声音懒洋洋的。“大晚上的我能干嘛?”
  “昨晚没睡好吧?”映雪的语调怪怪的。叉腰看着他。
  “切,谁说的?我的精神不是挺好的?再说了我这样的的人,睡眠质量还好的人已经很少见了。”他仿佛被她刺激了一下,一种兴奋感从心里冲了出来。
  “哦,一把年纪的老男人了,一夜下来还有这样的精神是不容易。”映雪突口而出后,咬住舌头,天哪!怎么说出这样的话?而且酸得连她自己也听得出来,他可别误会呀!映雪抿着嘴,咬着舌尖,崩住笑,看着百里长央。
  百里长央立即转过身来,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她,看样子是没听懂?“什么一夜下来?”他的心居然在偷笑,被她误会了还想笑?
  “呃——就是,你自己知道了啦!反正我没造你的谣!”哎呀,又扯了回来,映雪呀映雪今天怎么这样没水准嘛!“我绝对没有,我不要平白无故的背黑锅,一个女孩子乱造谣多难听。”
  “你看见什么了?”百里长央好笑地研究着她善变的眼神。“就这么肯定我有女朋友了?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吗?”
  “我哪有看见?不过是别人看见了,告诉我而已。再说了,你谈恋爱也很正常啊,干妈知道了会开心的。”映雪大着胆子趴在桌上和他对视,“不过,话说,你昨晚带的是哪位美女?”
  “美女?”百里长央好笑地凑近她的脸,“我怎么不知道?”
  嘭!一声巨响,林之正大力地撞开大门,动静大的吓人,两人立即起身看着他。
  “百里长央!”林之正涨红了脸,“昨晚你对她究竟做了什么?你到底拿我当什么!?兄弟吗?!”
  “谁?”在林之正身后的十三个秘书齐声发问。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出去!”林之正一指映雪,:“我要和百里长央单独谈谈。”他的语气很坚硬,看样子受了不小的刺激。
  “我?”映雪吓了一跳,看了看百里长央。百里长央微笑着推她出门。也没有说什么。映雪一步三回头地打量这两个男人,刚出门就被林之正关在门外了,秘书们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