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二十九章:人不可貌相

第二十九章:人不可貌相


  “都在背包里呀。都在啊,还有吃的用的。”映雪愣愣地答话,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对了,还有什么要带的,你提醒一下,我怕忘了。”映雪有些慌乱的问。自己又在数着带的东西。像个傻子,四个经理也不明白总裁为什么放着那么多能干的秘书不带,偏偏带了这个出来,像个半吊子。既不中看,貌似还不中用。
  “工作用的东西带齐了?”他问。
  “差不多吧,文件,小刀,橡皮,铅笔,原子笔,记事本……”她正一个劲地数着。百里长央看着状况,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把她带出来,活脱脱像个拖油瓶,百里长央摇了摇头。
  “走啦!快上车。磨蹭什么!呆会儿要上飞机了。”百里长央不等她说话就将她塞进车里,在即造的孽,结下再苦的果子都要自己吞下去,看着她在数,等她数完,怕飞机也飞走了。
  “坐飞机会不会晕?”她紧张死了。车上的映雪紧张的发问。真是第一次坐飞机,那么大,真的很危险,希望自己不要遇到空难,映雪祈祷着。
  “你是晕车还是晕船?”他问。百里长央难得见她紧张的样子,也是难得认真的回答了她。
  “都不晕呀。”她看他的神情是少有的认真和信任。
  “那就不会晕机了。放心吧。”他眯上眼睛,养精蓄锐。不再说话,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即将面临的谈判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关百里氏集团明年百分之四十的营利。出不得一点差错。
  映雪见他不想多说什么,知道这次谈判的重要性,看见百里长央那么认真对待的样子,映雪只好闭嘴。忍不住掏出一块巧克力嚼了起来。一想到异国只剩下面包和薯条的日子映雪就觉得痛苦。看了眼车窗外面的风景,映雪觉得,真好看啊。
  车开的很快,见鬼的,今天神奇的没有堵车,百里长央和映雪一行人下了车,一进入广阔的飞机场大厅,看着如织的人群,乌洋洋一片,映雪的心又跳得急了,虽然晓得自己这样有点怂,但是害怕这种情绪是自己控制不住的。映雪看着人来人往,心里觉得,不过这么多人坐飞机,大概还是有点安全性的吧。。总不至于我就那么倒霉,百里长央瞅见映雪忐忑不安的样子,他瞧了她一眼:“没坐过飞机?”百里长央有点惊讶,本来以为她只是没有坐过出过国,这下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连飞机坐过,这个臭丫头都不出门旅游的吗,是长在家里了吗?还是抠的不舍得花钱出去玩?不管是什么什么原因,百里长央都在心里鄙视这个没见过市面的丫头了。
  “啊。”,好好的做什么飞机,映雪点点头,她的确是没有坐过啊,她倒回答得挺老实的。百里长央看着她,心下生出好玩的念头来。他停了下来。
  “嗯?看这样子,你是害怕了?”他面无表情斜瞅着她。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故作坚强,故作镇定着实有些好笑。看笑话似的等着她的下文。
  “谁说的?”她下意识地挺胸抬头,她可不要在百里长央面前出丑,那太尴尬了,虽说她是个小秘,但是在他们之间,训人的,扮演老师的总是映雪,映雪大声说,“我什么都不怕。不就是飞机吗,没听过吗,一回生两回熟啊。”像是给自己壮胆,结果也不知是因为撒了谎还是大话不能说,刚抬脚走,就因为姿势过于疆硬,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一滑,一个踉跄向前动栽倒。眼看就要摔个鼻青脸肿了,还好百里长央反应快,一手扯她的辫子,另一手托着她的腰,她的姿势转变成为坐倒在地,正巧倚在他的腿上。百里长央讽刺她道:“就你这么蠢得,一次就够了。”三男一女的随行经理们咬住舌头在一边偷笑。天哪!出糗了!映雪尴尬地爬了起来,她拍拍腿,红着脸“那个,都是因为,地太滑了!……”她小声地说着,算不算是一种辩解?刚刚百里长央,算是抱了她?天呐,秘书姐姐们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剁了她?刚刚真的就是意外啊。天呐天呐。。。。。。
  百里长央好笑地看她少见的害羞模样。与那些美人的羞涩可不大一样。可能是她比较坚强的原因吧。这一段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终于坐在飞机上,她立即地按空中小姐的指示坐好,系上安全带,然后,乱七八糟的宗教神坻都受听她的安全祷告.像念经一样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空姐走了一个来回了,她还在念念叨叨。百里长央有趣地看她,看不出来,真像个神婆,百里长央不紧不慢,斯条慢理地系上安全带,怡然自得的说道:"没事的,紧张什么,你这条小命暂时还没人想要。只当你在玩开飞机的游戏或坐云霄飞车好了.睡上一觉做个好梦!就到了,压根就不可怕。"他低笑着安慰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安慰她,明明觉得她又蠢又笨,做不好事情,偏偏还是想把她带着去出差,也许是习惯了她,天天在耳边喋喋不休,偏偏看到她害怕的时候会有些不忍,想要去安抚她,这些被称作本能的东西,他总是毫不吝啬的就给了她。也许她真的有毒。
  她点点头,相信百里长央说的,吐了口气,只是现在的她还没有时间睡觉,她从背包里拿出随身听和一个小本子,边听音乐边记录什么。
  “你在干嘛?”百里长央见她不睡觉正要说她,又看见她在包里拿出小本子,他好奇的问,很好奇她在坐飞机时还要忙什么。居然都不想睡觉的吗?
  “恶补法语。我连‘早上好’都说不大溜,何况去法国谈判?”映雪头也不抬。继续做着笔记。百里长央哦了一声,她倒挺认真。不过,她是智障吗,这么笨的脑袋,能在飞机上这一会时间学会几个单词,就是学了一百个,那就有用了吗?
  “那边有翻译,我自己也会法语。你只要记下我让你记的东西就好。”他叹息着摇头,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也不看她,这傻丫头临时抱佛脚又有什么用呢?百里长央不懂映雪的脑回路,但是,映雪也不懂百里长央的脑回路。
  “真的?”她醒悟地说,“难怪你不带王秘书。你也会德语喽?”百里长央闭上眼睛,不说话,只点了头,见他点头,映雪她才松了口气,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那这趟出国游叫她来干嘛?她什么忙也帮不上啊,她抓着百里长央问他:“那我来干嘛?啊——哟喂,会速记的秘书一大堆,你偏要我踏出国门!天知道我多害怕坐飞机,少副总裁——整我也不必整到国外去吧?机票不用钱买的吗?”映雪抓着百里长央的胳膊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
  百里长央被她摇的睡不了觉,只好睁开眼,摔下一句话:“你还是不是我的秘书?”他白了她一眼,成功地让她闭上嘴,映雪噘着嘴,是呀!吃人家的饭当然要看人家的脸色嘛!小秘书而已咯,还不是得叫你干嘛就去干嘛,话那么多会被炒鱿鱼的。映雪扭过头不看了他,戴上耳机,啃完了最后一口巧克力。抱着自己的小毯子,正准备沉沉的睡去。
  一边的映雪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忽又想起了什么,立即换了张CD。
  “什么音乐?”百里长央听到她的动作,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他又好奇了。
  “催眠曲。”她不想理他。映雪闭着眼说了句。甚是嚣张。
  “催眠曲?”百里长央更是惊讶,他抬手一把摘下她的一个耳塞放入他的耳孔,“钢琴曲,你喜欢古典音乐?”这好象与现下那些追星的少女少男不同哦,有点档次嘛。对于他抢耳机的动作映雪没有在意,她徜徉在音乐的海洋中。
  “不完全的,你接着听,”她提示,“下一段插入小提琴和大提琴。弦律已经产生变化。由钢琴的清脆转向琴弦的柔和,配上竖琴的低诉,如湖水微波般的那种幻梦……”映雪像是很懂行一样,点评着这首曲子。
  “好象是吧,不是古典音乐?那是什么,什么名字?”他问,他实在听不出是哪首名曲,除了大众熟悉的音乐外,他没听过多少,何况他哪来那么多的闲工夫?只是看不出这臭丫头不追星,反倒喜欢钢琴曲来了。
  “当然,这是由古典音乐中脱颖出来的新印象派的音乐,让人抒缓神经,能够让人有愉悦的情绪。
  “有这个用处?”他怀疑地看她。“不是骗我吧?”映雪一脸正经的模样让百里长央有些不信。“我是这么想的,”百里长央显然没有关注过这些,所以她就不再多费唇舌,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我还要对这个乐章修改一下,填上歌词。写成一首歌。”提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会笑,眼里也会有光。映雪此刻就是。
  “你会谱曲?”他不置信地看她,那样子真的不是在说谎?这丫头居然还会谱曲子,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映雪不经意间刷新了百里长央对她的认知。看不出,她原来还有这方面的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