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二十五章:说不出口

第二十五章:说不出口


  “映雪!”百里长央自身后环抱住她,用唇在她的耳边厮磨着,呼出温热的气息,“我们去看海吧。我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百里长央抱着映雪内心得到了无限的满足。
  “天!好冷的。”映雪的脸更红了,开始发烫了!“去什么海边!我要回家睡觉!”
  “冬天的海更好看哦。”百里长央哄着她。“去吧。”
  “是吗?你是不是又在忽悠我?”映雪的脸更红了,转过身想看他的眼,“你想去吗?”她看到他那迷人的微笑,蛊惑着她的灵魂。
  他的吻来了,她软软的无力的偎在他的胸前,如同坠入深渊,但是那深渊却是会让映雪觉得快乐的,映雪温柔的说:“以后再去,好不好?”她真的怕了,有股莫名的恐惧感,仿佛他的爱并不会长久,而她玩不起。到底百里长央会不会爱她一生,映雪不敢肯定。可她也想赌一把。
  他叹息了一声,“好。不过你还是到公司上班吧。我真的无法忍受每天见不到你,为你朝思暮想的。”百里长央摸摸映雪的脑袋。
  她的脸更红了,“百里长央!”把脸埋入他的胸怀,呼吸他身上的气息。就像那天阳光下的味道,温暖好闻。
  “求你了。好吗?答应我,好吗?”他紧拥着她,轻言细语,“我是真的爱你,别用分离来折磨我,好不好?映雪,你难道,就不想要每天见到我吗?”百里长央喋喋不休。映雪却为难道:
  “可是我喜欢做幼儿教师呀,你不会阻拦我对事业的追求吧?”映雪抬头看着百里长央。
  “哎!我就知道女人自由以后,男人总会被欺侮。你又不肯住到我家来,我想你怎么办?不是孩子家长还进不了你那幼儿园,干脆我们结婚吧,不然先生个孩子,让我每天可以去见你。”他想也不想地说了一大通。“总之,我就要见你,我不管。”百里长央像个孩子耍赖道。
  “坏哦,你!”映雪锤了他一下,“我才不嫁你呢!你慢慢想去吧,最好得个相思病,那样我就去见你啦。”
  “什么?!”他的声音一下子变音了,“你,你又反悔?不行!我不准,我要把你锁在家里。”
  映雪失笑地看他,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哈哈,傻子,我逗你的!笨!怎么就这么笨呢”
  “你才坏呢,小骗子!”他又把她抱住,“不许再对我说那样的话!我要是当真了怎么办,你这个小坏蛋。”百里长央使劲的吻住了映雪。
  被他吻得晕头转向的,映雪环抱着他,让自己狂跳的心渐渐平稳,“百里长央。”她低低地轻唤,他嗯了一声,“百里长央。”她又叫,他又应了一声,她抬头看他,笑得很朦胧:“你会爱我多久?”映雪忽然很想问他,她很想知道,她以期盼的目光看着他。想听到答案。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问题?”他的眼光闪烁了一下,直直看着映雪,很快地明白她对他的感情还是那样的不稳定,这时的她一定患得患失,他淡淡地一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永远!我对你一直都是爱得死心塌地的,没什么好怀疑的。映雪,你一定要试着相信我,好吗?我会一直这样对你好,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不要再这样害怕了,你担心的事永远不会发生。”
  “我没有啦。”她心虚地低下头,偷偷地笑了起来,是的,她很开心,他没有烦也没有怪她那么世俗呢,而是很认真的回答了,可是要命的是她就是象所有的女人一样渴望一份永恒的爱情。正是这种所谓的永恒也让她孤独了七年呢,而那个男人就象是铬在心底的记忆,再也抹不去了,她又一次想起月浮安,她又莫名地感伤起来。“可是……可是我答应月浮安,如果有下辈子我会做他的新娘。”她低低地嘀咕了一句。百里长央一定暴怒了。
  “什么?下辈子,他还预定了、?”他却耳朵很灵地听到了,“不行!你是我的!管他哪一辈子,反正你都是我的,别胡想了。不许你想下辈子。这辈子你都还没嫁给我呢。”他的拥抱变得更紧,恨不能将她揉入自己的体内,一想到她曾经与月浮安相恋,而他却在一边无能为力,空自感伤就让心痛得厉害。月浮安,这个人,注定无法从她记忆里抹掉了,也注定要跟着他一辈子了。
  映雪有些心疼地看他,心有感触地明白他为了她吃了不少苦,也正是这七年里让她明白他是真的用心爱她。她轻抚他皱紧的眉头。只是没想他会这么孩子气,让她有点吃不消。她无法忘记月浮安,百里长央也不能。月浮安就像一道伤口,即使结痂了,也还是会疼,触目惊心的疼。有时候,映雪和百里长央都不开口提,如果不说的话,就像是种默契,任由那个口子静静躺在那里,但是他们都知道,要是哪一天,谁碰了一下,那种疼,是两个人的。映雪和百里长央谁都躲不了,避不开。
  “映雪,你爱我吗?”他不能不问了,这个问题让他心慌得太久了。尤其是在他听到映雪答应月浮安下辈子嫁给他的时候,他就再也坐不住了,哪怕知道下辈子不存在,可百里长央还是会不安,映雪和月浮安之间的感情他不能逾越,可他心痛。他更害怕。映雪不安,他又何尝不是呢。
  “我…百里长央…我说不出来。”映雪的脸红了,爱与不爱的,当着面说出来,实在是太难为情了,“我放在心里不行吗?干嘛要说出来呢。”
  “你看!”不知何时百里长央竟把一条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她顺着百里长央的手指低头一看,不免吃惊。
  “咦?你还留着它?”原来正是那次去法国时买的项链。映雪拿起来看。
  “再看看!”他笑着亲吻她的脸。内心洋溢着幸福。
  “好重的,不会是真的吧?”她含着泪看他。这个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感动她,让她流眼泪。
  “我说过,我要给你最真最好的。”他轻轻拭去她的泪,她一哭,百里长央就慌了,“别哭,你知道吗,在你不肯理睬我的时候,我就会把它拿出来,回忆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我就想我们一定会走到一起的,因为我是这样地爱你,老天不会拆散我们的。那样深厚又浓重的感情,任谁看了都会感动,我一直坚信,我能把你娶回家。所以映雪,不要抗拒我。”
  “百里长央——,我不在乎项链是真是假,有多大的宝石,我只在乎你。我没想到我喜欢的东西你会这么在意,我……百里长央-————”她哽咽着,扑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那你告诉我,你爱我吗?”百里长央趁机问她一句。
  “我……”映雪总是扭扭捏捏。
  “快说啊。”百里长央催促她。迫切得想听她说一句爱他。他觉得这时候的自己就像映雪一样,不安,惶恐,害怕失去。更怕自己从来都没有拥有。
  “我……”
  “映雪……”
  “我……我说不出来。”她还是没有说出来,百里长央认命地叹气,“不说就不说吧,我爱你就好了。”百里长央不怪她,只觉得映雪还需要些时间,百里长央愿意等,七年都等了,这些时间算得了什么。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百里长央。你不要生我的气!”映雪惶恐地拉他的手,让他面对她,两人深情互视。映雪害怕百里长央生气,但是更怕他难过。焦急解释,却又无从开口,果然,她还是那么笨。
  “我不是生气,映雪。我只是心里挺郁闷的,有点无奈,就好像我做了那么多,用了七年,才等到你,难道我还要再用七年吗,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爱总是感动不了你?是不是月浮安始终阻隔在我们之间?所以,你做不到一心爱我?是吗?是这样吗?”
  “不是的,我……我……”映雪脑子都要炸了,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可看着百里长央想错了,映雪却解释不清。
  “算了,我不勉强你,你的心里有了他,又怎么能容下我?只要你愿意让我陪着你,我就该知足了。”他嘴里是这样说,神情却分外地落漠,失意是那么的明显。百里长央总是嘴上逞强。
  “百里长央。”映雪心酸得哭了,“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有,我到底要怎么说。。”她的心好痛。
  “我没事的……”他却避着不看她,不让她看见自己的泪光。他在强撑着那仅存的自尊。百里长央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落泪,也只有映雪有这个本事。把那么坚硬的他一点点打垮。变成有血有肉,这样真实的百里长央。可他不愿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一面。
  “我爱你的,百里长央。我怎么会不爱你,月浮安他走了,他不是阻碍啊。他怎么会是阻碍呢,我又怎么会不爱你,百里长央——!”映雪从背后环抱住他,一种恐惧撕扯着她的心,她好害怕他会离开,不能,不能,不能失去他!“百里长央,你相信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