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花见羞 > 第413章 扫穴犁庭2

第413章 扫穴犁庭2

    虽见李嗣源向自己伸出手,王蓁却仍端立在栏杆旁,只一双眸子将他望着,人却立着没动。
  
      李嗣源见她眼神怯怯地,凌唇勾了勾,双腿轻磕马镫身子已轻盈跃起,不待王蓁反应过来,他的手臂已环住了她的纤腰。
  
      “啊”地轻呼出声,王蓁眼前一眩,只觉身子被横抱起来,却没反应过来李嗣源是如何返回马鞍,等再睁开眼时,她已经好端端坐在他身前的马背上。
  
      手仍死死地抓住他锦袍的前襟,王蓁只觉自己胸中如擂鼓般咚咚直响,一颗心猛跳不停。
  
      李嗣源温暖的掌心轻抚着她的背,轻带了下马缰,琉脱便踏着细碎的蹄音向绿绒绒的草原奔去。
  
      心绪渐渐平复下来,王蓁的目光被眼前的一片青碧色的辽阔草场吸引,忍不住轻叹一声:“好美!”
  
      李嗣源下巴轻轻蹭着她柔软的发鬓,见她喜欢,便策马向草场奔的更深了些。
  
      与锐麟军的行军队列相隔开一段距离,王蓁看见另一小队人马也同他们一样往皇城方向行进,队伍最前面有两匹马并辔而行,马上的人虽然离着远,但王蓁隐约能看的出来正是耶律修敏和李婉娘。
  
      见王蓁向往李婉娘那边张望,眼睛里不自觉流露出艳羡之色,李嗣源温和道:“斩云的腿伤尚未痊愈,我还没找到适合你骑的马。等进了契丹皇城,你若想骑,我再为你另选一匹。”
  
      王蓁收回目光,抬起头,一双漾着水的黑眸子将李嗣源望着。
  
      李嗣源笑了笑,低头一吻印上她前额,眸光虽温柔,言辞却没半分妥协:“眼下没得商量!你病才刚好,想出来骑马便只能由我亲自带着。再者你还从未单独骑过琉脱,它虽然对你比之前友善些,可这马性子太烈,我不放心。”
  
      “我都没开口,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了?”王蓁有些沮丧地低下头,伸出手摸了摸琉脱乌黑发亮的长鬃。
  
      李嗣源却没接她的话,策马在草原上悠然闲散,过了片刻才低声道:“蓁,我不需要你有什么停机德,咏絮才,我只要你做你喜欢的自己。”
  
      王蓁的身子微微一震,下意识抬起眸看向他,见李嗣源一双澄若深潭的眸也正望着她。
  
      见她微红了脸颊,轻咬着唇瓣却没开口,李嗣源继续道:“你一直没问过我,为什么要将锐麟军调往契丹皇城,这不像你从前的性情。”
  
      王蓁低下头,手指绞着他腰间佩玉垂下来的墨绿的穗绦,低声道:“以前的我,不是很懂事。”
  
      “你就不怕我因吃醋而灭了契丹族?”
  
      李嗣源话刚出口,王蓁猛地抬起头,一双眸子紧张地认真凝向他的眸底,像是在其中努力地搜寻答案。
  
      李嗣源笑了下,抬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道:“原本是句玩笑,不过看你这样紧张耶律德光,我倒真动了几分心思。”
  
      伸手抓着他的手臂,王蓁双眉紧蹙紧张道:“你,你我如今已经……你,你怎么还会这么想。”那样的事,她终究说不出口。
  
      李嗣源自然晓得她要说落红一事,那晚在寝帐中的一夜旖旎,次日晨起时,他自然是看见了雪白的锦褥上那几朵嫣红的落梅。
  
      其实在此之前李嗣源对这种事并不是很在意,可那日清晨亲眼看过之后,心底却隐隐有种喜悦和满足攀爬了满心。
  
      如王蓁这样惊艳绝世的女子,辗转遭逢如此多变故之后,仍能保留着玉壶冰清的完璧之身,李嗣源觉得自己的眼光果然没错,又怜她辛苦周旋,心下对她越加心疼怜惜。
  
      不忍见她再担心,李嗣源用下巴轻轻蹭了蹭她的脸颊,道:“放心,我不攻打契丹,不过是去解决些小麻烦,办完了这些琐事,我就带你回中原。”
  
      王蓁眸光依依迎向他洒然朗落俊彦,唇角终于绽出浅浅笑靥,脸颊贴着他坚实的胸膛,感受马儿奔驰时迎面的春风爽落地拂过耳边。
  
      不过大军行进契丹皇城的理由,她终究还是没问出口。
  
      ***
  
      锐麟军行军疾速,不过几日已压契丹皇城边境,耶律德光收到李嗣源命人送来书信的时候,一时还有点不敢相信,直至亲自迎出城郭,远远眺望见一排排整齐的雪白营帐,亦不禁心下慨叹。
  
      坐拥如此神兵,这天其中下已在李嗣源的囊中,何况他小小的契丹。
  
      锐麟军抵达契丹皇城的当日,整座契丹城门大开,城内彩灯喧哗。耶律德光亲自将李嗣源及数位将军迎入城中,就连一直幽居北部行宫的老汗王耶律阿保机,也特地赶了回来,亲自率领契丹所有皇族中人,在皇宫大殿举办了隆重的接风宴。
  
      饮宴自然穷极热闹之能,除了被请入上座一同入戏的李嗣源和王蓁之外,徐朔,陆怀远,屈稼,李婉娘等几位重要将军将领也都安排在了宴席的首要位置。就连丁十六娘和阮玉楼也都单独设了宴桌,皆在席之列。
  
      耶律阿保机胖硕的身上裹着鲜艳的锦袍,虽然行动不便,却十分热情地率先举起酒杯,亲自为李嗣源敬酒。
  
      喝了酒,耶律阿保机的眼睛在旁边几位将军的宴桌上转了一圈,忍不住向端坐在李嗣源身侧的王蓁笑眯眯问道:“我还记得你这小丫头说过,你师父是大名鼎鼎的墨家嫡传安重悔安先生,却不知在座的哪位是尊师,本汗王可有幸一睹先生真容?”
  
      王蓁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却没说话,只笑吟吟看着身边的李嗣源。
  
      李嗣源淡然一笑,道:“重悔此番并未入城,他此刻仍在军营之中。”
  
      耶律阿保机闻言,不自然地干咳了两声,尴尬地笑了笑又将就被举了起来。
  
      王蓁见这个老汗王滑稽的表情,忍不住垂眸浅笑。她心里自然清楚安重悔不入城的原因,在座契丹贵族中知情之人多半以为,安重悔不来是害怕与耶律修敏纠缠不清。
  
      其实,众人却不知锐麟军大兵压境,契丹自然会心有惴惴。可若是锐麟军营中无人镇守,李嗣源又岂能安坐于此?
  
      因此,安先生不入城,便无异于李嗣源亲自坐镇军中,万事皆可安枕无忧了。
  
      此时,旁边一桌与李婉娘同席而坐的耶律修敏站了起来,向上道:“父汗,安先生此时仍在军中,这般辛苦,可曾命人将酒席送去?”
  
      没想到耶律修敏会站出来过问这个事,耶律阿保机愣了愣神,转而看向旁边的耶律德光。
  
      耶律德光早听闻耶律修敏移情安重悔,笑道:“敏儿放心,我早已吩咐人预备好了,自然不会慢待了你的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