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红粉仇怨 > 第二十七章 不速之客

第二十七章 不速之客

不大一会儿,莫奇回转道:“老奴已经打听过了,没人能说得清素心宫在什么地方,但都说桃园的人与这素心宫宫主过从甚密,只要找到桃园,便离素心宫不远了。”
  
  “那这桃园在哪儿?”秦沐阳问。
  
  “在此地的东南方向。”莫奇答。
  
  于是,主仆二人便往东南方向而来。
  
  这一日,骄阳似火,二人已是乏累已极,看到路边有一个茶水摊,便坐下来歇歇脚。店家替二人斟好茶,秦沐阳道:“店家,可有什么吃的?”
  
  店家道:“有,小馄饨,给客官来两碗?”
  
  秦沐阳道:“给我们每人来一碗。”
  
  少顷,馄饨就端上了几,二人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此时,邻座坐下一个男子,对店主道:“像他们那样的馄饨,给我来一碗。”
  
  秦沐阳瞟了那男子一眼,见他身材魁梧、虎背熊腰,五官生得还算清秀。男子势如风卷残云,吃喝毕掏出几文银子道:“店家,可知素心宫怎么走?”
  
  店家收起银子,歉然道:“老朽乃一介村夫,不知客官所提的素心宫在何处。”
  
  莫奇听了,搭言道:“此处的西北方向!”
  
  那男子站起身,朝莫奇拱了拱手道:“谢了!”说完,果真朝西北方向而去。
  
  待那男子走远,秦沐阳道:“你什么时候也有了这种歪心眼?”
  
  莫奇道:“日日跟随老爷,怎么也能学点皮毛。”
  
  秦沐阳听完撇了撇嘴。
  
  又走了几日,耳听得水流琮琮,举目远望,见前面花树掩映之下,有一排房屋,且隐隐有桃花的香气飘来,秦沐阳暗忖:“想必这就是桃园了。”
  
  再近些,果见一棵桃树上挑着一块大大的招牌,上面用红漆写着两个大字——“桃园”。
  
  秦沐阳拦住莫奇,不肯再往前走了。二人返回镇上,找了家客栈住下,饱食之后,又让堂倌端来热水泡了个澡,美美睡了一觉,醒来后,秦沐阳方对莫奇说:“从明日起,你日日去桃园附近蹲守,一发现素心宫的人,立刻抓来见我。”
  
  “我如何才能认出她们是不是素心宫的人?”莫奇问。
  
  秦沐阳道:“据说,素心宫的人都是年轻女子,且一身素衣。”
  
  “好,老奴知道了。”莫奇应道。
  
  一连几日,莫奇果然蹲守在桃园附近,但却没有发现身着素衣的年轻女子,倒是引起了桃园的人的注意。
  
  这日晚饭后,桃园六痴聚在院子里闲聊,逐花蝶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几日总有一个獐头鼠目、形象猥琐的人在桃园附近转悠?”
  
  大家都说“看见了”。
  
  “咱这桃园内,有什么让他惦记呢?”说着,逐花蝶瞟了如霜一眼。
  
  如霜忙道:“你别看我,我可不认识这种品相的男子。”
  
  “那好,明日他若敢再来,我便将他抓来,拷问个明白。”逐花蝶道。
  
  第二日,莫奇果又鬼鬼祟祟地出现了,正朝小路深处张望,忽觉肩上有人一拍,他马上一俯身,随即左腿一扫,躲开了攻击。
  
  逐花蝶没想到,此人其貌不扬,身手却如此敏捷。二人斗了几个回合,逐花蝶竟胜不了他。
  
  独孤弦见逐花蝶迟迟不归,料想是那人不好对付,便将琴放好,抚起了《长相思》。
  
  琴声哀婉,如慕如泣,闻者无不落泪。莫奇听到这琴声,也忍不住痴了,逐花蝶趁机将他擒住。
  
  看到逐花蝶擒着那人回来,独孤弦收了手道:“可惜了我的琴技。”
  
  逐花蝶听了,也冲莫奇道:“今日你好耳福,这绝妙琴音,一般人听不到。”说完,将莫奇牢牢捆住,问道:“说!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干什么?”
  
  莫奇听了,心想:“断不能泄露主人的秘密!”于是,急中生智,口中“啊啊”叫着,手舞足蹈,装起哑巴来。
  
  逐花蝶见了,诧异地自言自语道:“刚才的琴声,他明明听得见。”又思及他如此身手,竟没察觉自己已来到他身后,想必真是个哑巴。
  
  独孤弦道:“我这琴音是靠内力而发,只要有一点听力的人,就都能听见。”
  
  逐花蝶听了,便不再怀疑,心想司空曙鬼点子多,还是等他回来再做定夺吧。于是将莫奇绑在树上,兀自去了。
  
  黄昏时分,司空曙等人都回来了,逐花蝶将他们带到莫奇面前道:“喏,就是他!”
  
  “你说他是个哑巴?”司空曙回头问道。
  
  “没错!”逐花蝶答。
  
  “那好,今夜你看着他,千万不能让他跑了。”司空曙道。
  
  “啊?”逐花蝶抗议地回了声。
  
  “你辛苦将他抓来,就要负责到底。”司空曙眼中含笑看着他道。
  
  晚饭时,花遇春问:“关于那个哑巴,你们怎么看?”
  
  司空曙道:“那哑巴跟我们中的任何一人都貌似没有瓜葛,那么,一定是受人指使。他若一夜未归,那指使他的人定会寻上门来。”
  
  莫奇彻夜未归,秦沐阳暗想:“这个蠢货,定是让桃园的人抓了去。”如此想着,少不得去一趟桃园,将他找回。
  
  秦沐阳来时,桃园六痴竟全坐在院子里,秦沐阳拱手道:“不才有一家奴在此失踪,诸位可曾见过?”
  
  逐花蝶道:“你那家奴有何特点?”
  
  秦沐阳回道:“身材矮小,长相……猥琐。”
  
  逐花蝶伸手一指身后的桃树,问道:“可是这个?”
  
  秦沐阳顺着他的手指望去,见莫奇被五花大绑在树上,见他看他,口中又“啊啊”地叫嚷起来。
  
  秦沐阳看他那样子,像极了一个哑巴,继而顿悟,他定是为了不泄露秘密,装作了哑巴。
  
  秦沐阳道:“不知这奴才犯了什么错,被绑在树上?”
  
  司空曙道:“他连续几日在桃园附近探头探脑,我们怀疑他有所图谋。正好你来了,请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沐阳淡然一笑道:“不才豢养多年的一只猫数日前在此走失,便命这家奴来此寻找,没想到引起了诸位的误会。”
  
  司空曙未及答言,耳边便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什么事这么热闹?”
  
  众人回头,见是芙蓉,依旧穿着红彤彤的一身衣衫。芙蓉走过来,站在了秋海棠身边。
  
  秦沐阳对芙蓉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司空曙此时方诧异地说道:“猫?此地从未有过猫出入。”说着,目光锐利地盯着秦沐阳。
  
  秦沐阳依旧镇定地说道:“或许猫根本就不在这附近,是我这家奴愚钝。”
  
  花遇春见如此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便道:“还未请教二位尊姓大名。”
  
  秦沐阳道:“不才秦沐阳,家奴名叫莫奇。”
  
  于是,大家只得放了莫奇,送他主仆二人离去。
  
  司空曙道:“我总觉得此事有点蹊跷,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其他人并未答言,均各自散开,芙蓉也随秋海棠进了房间。
  
  快到晌午,芙蓉回到千红窟,看看午饭还没备好,便先去了百花夫人房间,与她说起在桃园的见闻,百花夫人听后惊问:“你说,那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芙蓉道:“主人叫秦沐阳,仆人叫莫奇。”
  
  百花夫人瞪着眼睛又问:“你确定?”
  
  芙蓉顽皮道:“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百花夫人听了,撇了撇嘴角,冷笑道:“哼!找猫!”
  
  芙蓉察言观色,觉得母亲似乎知道内情,便问:“怎么?那两人果真不是在找猫吗?”
  
  百花夫人道:“以后你就知道了。记住,此事绝不可向桃园的人泄露半句。”
  
  芙蓉听了点点头。
  
  午后,暑气稍稍退了点,百花夫人就离了千红窟,匆匆朝镇上走去。到了镇上,她一家客栈一家客栈地打听,终于,在一家叫做“悦来”的客栈,打听到确有一高一矮主仆两个住着。
  
  百花夫人掏出几文钱,放在堂倌掌中,那堂倌便领着百花夫人,来到了秦沐阳的房门前。
  
  百花夫人敲了敲门,屋内传出一个警觉的声音:“谁?”
  
  百花夫人并未答言,接着又敲了几下。过了一会儿,屋门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双眼睛,将她上下打量了几番,随后,房门大开,一个欣喜的声音道:“是你呀,艳红!”
  
  听到“艳红”两个字,百花夫人嫌恶地皱了皱眉头,又低头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男人,见他胖了不少,背更弓了,脸上的皮肤也更见松弛。
  
  百花夫人昂首挺胸走进屋内,看到打坐在榻上的秦沐阳,握着嘴笑道:“听说有人去桃园找猫,我一猜便是你。”
  
  “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秦沐阳问道。
  
  百花夫人满眼柔情道:“想找,便找得到。”又转向莫奇道:“莫奇,我现在叫百花夫人,别再‘艳红、艳红’地喊了,好难听。”
  
  莫奇说了声“是”。
  
  秦沐阳听了,鼻子里哼出一股冷气道:“百花夫人?就是那个所谓的倾城帮帮主?”
  
  百花夫人自动忽略了这话中的嘲讽意味,认真答道:“正是!”
  
  “那你今日来找我们,又有何事?”秦沐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