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黑暗的苏醒 > 第482章 撞面
“哇哈哈~起效果了!还是奇效!”黑母兴奋得恨不得跟着兔子精一起跳舞,但只能用超强的毅力忍着。要他不闹腾,实在是太难了。假如梦奇也在这儿,俩人还不知得欢呼成啥样。
  
  鲁班七号这时才一惊,赶忙将手指抵在唇边,做出个“嘘”的表示禁声的动作。
  
  黑母吓得吐吐舌头,赶紧安静,顾氏爷孙受到外界打扰,动作竟滞了一滞,有点要往回走的意思。
  
  鲁班七号二话不说又是一串响指打出去,爷孙俩不见开口,底舱却又回响起他们的声音:“是的主人,我们这就去办事。”
  
  甲板上,冷得像块冰的顾冷再也无法保持冰冷仪态,正亡命地与顾老汉对抗梦奇与老夫子。他知道黑母已进入底舱,不知会在那里干啥好事,又怎能不心焦?就只盼能与爷爷一起击退敌人,再赶去收拾黑母。
  
  但那该死的,白胡子拖到地上的老儿,一把能伸能缩的戒尺实在是太叫人恨!怎的不像武器倒像幽灵,不管使啥阴诈手段都能给它识破,悄没声就打背后袭过来呢?
  
  “呵呵呵~小伙子,老夫可是教书匠,从老夫手下成才的莘莘学子,没有十万八万也差不多是这个数了。老夫教授他们的最为深刻的道理,就是得像这把戒尺,做到既能顶天立地,又要能屈能伸,比如现在!”
  
  “疯老头子,你说什么胡话呢?谁要你这老匹夫来教?你还是乖乖受死吧!”顾冷不知何时手上已抄了把亮闪闪的朴刀,想来是原来的顾氏爷孙放在船上防身的武器,叫他给找出来了。
  
  “哈~区区无能小子,敢称你这几乎与王者大陆同寿的祖爷爷是匹夫?这可真是世风日下,我稷下学院必须想法扭转这糟糕的社会风气了!”
  
  老夫子还真入戏,居然就这样教训起了顾冷。
  
  顾老汉没输给梦奇,但也占不了上风。那毛兔子看起来像个称砣又笨又重,其实跳起来灵活得象一阵风,顾老汉手里也提刀,却是半分也伤他不到。
  
  梦奇一高兴就拍巴掌,刚才还吓得直哆嗦,现在竟来了兴致,觉得与那个老头子对打就象玩游戏一样有趣……
  
  不过等又往高处一蹦时,他忽然瞪圆了本来就大的眼睛,难以置信地不敢往回落。
  
  紧接着,他惨叫:“夫子老师呀,这下完了,咱们死定了!”
  
  老夫子正给顾冷气得险些犯心脏病,又叫梦奇吼这一嗓子,整个人都燃了,哇啦啦怪叫:“什么叫死定了?老夫活得好好的这下怎么完了?!”
  
  梦奇一听画风不对,忙改口:“不是呀,夫子老师别见怪,我这不过是口头禅,您老人家万古长青,至少还能活一万年呢!”
  
  “噗~又像骂我是老不死的了!”老夫子嘟哝着抱怨。看来这年纪大的人还真不能惹,否则就不依不饶的,左说右说都是个错!
  
  梦奇还没完,挥舞拳头说出了最关键的部分:“夫子老师呀,您瞧就一对顾氏爷孙咱们都挺难对付,这这这,他又跑来一对,咱们可还怎能转败为胜捏?”
  
  “啊?什么?又来了一老一少?”老夫子心里“咯噔”一下,本来青白的老脸瞬间也涨红了,那是急得浑身血液倒冲进脑所致。
  
  眼前局面还勉强能应付,哪怕不时有死尸来捣乱也无需特别惊慌,可顾氏爷孙两人的功夫都不弱,要再来一对,铁定就得输!再者,按照常理分析这两位可能使任何卑鄙阴险的手段,但做到整另一副真身出来帮忙,似乎离谱了一点吧?
  
  趁顾冷往回退的间隙,老夫子偷眼往身后瞧,这一瞧,真险些将魂吓掉。
  
  果然如梦奇所说,一老一少与甲板上一模一样的两个敌人,正笔直地朝这边走来。他们面无表情,每踏出一步都发出能震碎甲板的巨响,这支船却连摇晃一下都没有,唯有风吹过船桅时,能感受到轻微的震颤。
  
  不止是老夫子,甲板上的顾氏爷孙也见到了走过来的,与自己长相一样的两具僵尸。
  
  顾老汉怒了,质问顾冷:“叫你守好底舱,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怎能将他们放出来?!”
  
  顾冷哪知黑母有鲁班七号来帮忙?就奇怪刚才与黑胖子交手,明明试出他不厉害,不可能有本事放出原身呀!并且还进行了灵魂交换,硬是把原魂换回去了……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不认哪行?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出来了就得想办法解决,再辩解或抱怨有何用?
  
  顾老汉埋怨几句,也知正事要紧,便向顾冷下命令:“他们的真身用不了了,这趟船估计也跑不到目的地了,咱们还是赶快把船炸了走吧!炸死三个这么厉害的家伙,主人哪怕怪罪也能减轻惩罚!”
  
  顾冷点头,忽然放弃老夫子,转身迎向了迎面走来的僵尸。
  
  打底舱上来的顾冷走在前面,顾老汉紧跟在他身后,见与自己长得一样的少年人冲来,依然是无所谓的、不会变化的表情,僵硬的手臂却向上抬,状似挥刀,其实手中空空。
  
  顾冷冷笑,大概是不知僵尸的厉害,还不后退,就见僵尸顾冷虽未挥出真刀,从手中出来的却是一道激烈的银白色刀芒,直划向顾冷咽喉。
  
  “好哇,果然是叫那黑胖子控制了!却又怎能赢过我?”
  
  顾冷轻飘飘闪身躲过刀芒,再不挥刀而是催刀,将一柄快三尺长的长刀当做飞镖,朝僵尸顾冷掷去。
  
  “不能让他伤僵尸!二者相触会引发大爆炸!”
  
  屁股后挂着帘布的黑母已从旋梯蹦回甲板,见状就惊得大吼。
  
  老夫子不明就里,但只要黑母出声就肯定是真的,二话不说祭出了手中戒尺。
  
  顾冷掷刀的范围,正好在戒尺可及范围内,只见那铁尺带着精光软软地飞绕上银刀,一拉一带再往下一压,随后快速松开,银刀就在已要插入僵尸顾冷心口时给卷落在地,失了威力。
  
  “黑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去毁神识的吗?怎就把人给推上来了?!”
  
  老夫子完全理解不了眼前的状况,以为又是黑母失手,禁不住怒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