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二十四届 值得一搏,无敌!

第八卷 第二十四届 值得一搏,无敌!

    沙正阳这段时间的确有些疲倦了。
  
      康广量这段时间对每项工作都很上心,所以委里边没有人能得清闲。
  
      沙正阳更是首当其冲,几乎每天都会被康广量叫到办公室安排工作,这让沙正阳也大感吃不消。
  
      只不过大家都能理解康广量此时的紧张和压力,所以大家倒也没有多少怨言,能做的都尽量做好。
  
      好在这种情形不会持续太久了,传言很快就会见端倪,关于康广量和冯士章的考察估计也就是这几天要定板了。
  
      大概也是觉得沙正阳这段时间委实辛苦了,所当沙正阳去找康广量表示想要休整两天时,康广量很大方的就同意了。
  
      汉都的风景名胜不少,不过对于沙正阳和卿箬笠来说都不算什么新鲜事物,只不过这两个人出游,肯定就别有一番滋味了。
  
      头一天去了紫柏山,第二天下午才下山,又顺带去了花溪地,一直玩到晚上才回城。
  
      第三天到省博物馆去溜达溜达,倒成了两个人最觉可心之旅。
  
      卿箬笠终于离开了,但沙正阳脑瓜子里却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你怎么想的?”这个问题一直在沙正阳脑袋瓜子里回旋。
  
      卿箬笠问自己这个问题时的那份似笑非笑的表情至今还留在脑海里,似乎有点儿揶揄,又有些期盼,还有点儿说不出的笃定。
  
      这丫头莫非还真的觉得吃定自己了?
  
      沙正阳有些懊恼的想道。
  
      哥可是不缺人追的,不说贝婧蕾,那也还有没完全死心的赵羽洋和蒋冰雁,沙正阳甚至觉得自己如果要抹下脸去重新倒追孙妍,没准儿也能重新得手,当然他并无此意。
  
      但不容否认的是,沙正阳觉得自己选择卿箬笠也许真的是一个不算最美好也不算最满意但却最合适的结果。
  
      他意识到前世记忆的存在在为自己仕途带来巨大帮助的同时,也让自己在感情上难以纯粹起来,总是抱着某种患得患失的心理,所以才会让自己始终摆脱不了某种焦虑和畏惧的情绪。
  
      “我看小卿挺合适的,你也就别纠结了。”雷霆听完沙正阳的介绍,摇摇头,“说你挑花眼吧,也不像,似乎你一直都很认真的在对待这件事情,说你不讲究吧,也有点儿像,孙妍,还有你所提到的赵羽洋,嗯,还有一个蒋冰雁,似乎哪一个都比这个小卿,还有那个贝婧蕾合适,怎么你倒反而在这两个人中间犯难了呢?”
  
      “感情这个东西能用一根标准来衡量么?”沙正阳反问。
  
      “我一直以为门当户对是很重要的,这意味着你所说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更趋同,这或许会让你们在爱情问题上欠缺一点儿炽热,但是却能让你们在婚姻上更为稳定,而稳定的婚姻对于这样一个一心要在仕途上走下去的人,无疑更为重要。”
  
      “你的意思是你就可以不太计较这方面喽?”沙正阳斜晲了对方一眼,再度反问。
  
      “也不是,我不像你那么感性,我这个人实在得多,只要觉得合适就结婚,如果结了婚之后真的觉得不合适,那就坦然挑开,该离婚就离婚。”雷霆更直接,“可你不行,一个白菱都把你弄得魂飞魄散,你知道么,其实一年前我就碰到过白菱了。”
  
      “哦?”沙正阳吃了一惊,但是却早已没有了几年前那种心动神摇的感觉,但是还是有些震动,“在哪里?”
  
      “在上海。”雷霆也注意到了沙正阳的表情变化,“她好想入职了一家外资企业,看样子混得也不错,估计是高级管理人员了。”
  
      沙正阳舒了一口气。
  
      这在预料之中,白菱本身就是财经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而且性格精明能干不服输,只要跳出国企这个圈子,又敢于拼搏,肯定会出头。
  
      “那就好,只要她处境好,我心里也放心。”沙正阳平复了一下心境,点点头。
  
      “看样子你是真的放下了,去年都还不敢和你说,今年看你状态,还有今天感觉的确不一样了,才和你说起。”雷霆补充道。
  
      “所以说时间会磨蚀掉一切呢。”沙正阳也忍不住苦笑,“我原来也以为我自己放不下,但是现实告诉我,我自己没那么深情,一样是俗人一个。”
  
      雷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日不得闲,……,这不李宗盛早就唱过了么?你以为你很痴情,其实却是多情加薄情,你以为你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结果就是几年之后你就抛之脑后淡然处之了,是不是对自己有些失望?”
  
      “滚!”沙正阳也被逗乐了。
  
      “所以我们还得要面对现实,你以为你很珍视的东西,随着时间推移,也未必会是,你现在不重视的东西,日后也许就是你难以割舍的。”雷霆有点儿灌鸡汤的味道。
  
      “行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怎么处置,说说你的事儿吧,怎么,不满足于华峰的情况了,还打算涉足更多领域?”对于雷霆的变化,沙正阳还是有些好奇的,“我听说你现在把银台华峰交给了一个新人?”
  
      “嗯,也不算新人,他到华峰也有三年多了。”雷霆深深的看了沙正阳一眼,“这个人我们还是一起认识的呢。”
  
      “谁?”沙正阳讶然。
  
      “蒋志奇。”雷霆说出一个有些耳熟,但是沙正阳一时间有没有想起来是谁的名字。
  
      “蒋志奇?!”沙正阳迟疑了一下,“我认识么?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但有没有多少印象了啊。”
  
      “你记不得了?91年我从香港回来,你来接我,在机场……”雷霆一提示,沙正阳就想起来了,讶然道“你说是他?他不是在汉化集团财务部么?”
  
      “白菱都能辞职,别人为什么不行?”雷霆不以为然,“蒋志奇是西南财大毕业的,后来又调到汉化集团总经办干了一段时间,94年才辞职出来,到深圳一家外企去干了一年,95年进入华峰,从一般的管理人员开始干起,车间主任,总经办主任,然后才是总经理助理,实际上基本上是负责了银台华峰的业务工作了,不过我现在还打算把他抽出来,和我一道来搞这边。”
  
      “搞这边?你打算做什么?”沙正阳觉得雷霆和以往还真有些不一样了,颇感惊讶。
  
      “正阳,你可能知道,华峰做饮水机,做净水器和净水机,其实从技术层面上来说,并不复杂,也不是什么高精尖的产品,更多还是将一些主要部件外包,然后自己来进行集成组装,说来说去就是塑胶件和一些简单的电子元器件,嗯,你可能都知道我们华峰最主要的几家供货商,有几家专门供应塑胶件的,其中国嘉公司是最大的一家。”雷霆介绍道。
  
      “我知道国嘉塑胶,嗯,在华阳县洵阳镇,原来是一家乡镇企业,前几年改制了,改成股份制了,怎么了?”沙正阳颇为好奇。
  
      “洵阳镇政府将国嘉塑胶的股份进行出售,我把它买下来了。”雷霆略作停顿,“另外我又从香港和深圳那边招募了一些技术人员,目前国嘉塑胶不但为华峰提供塑胶件,而且也已经开始承接电脑机壳和各类塑胶件,我已经拿下了三洋若斯和高升电子以及华泰的所有塑胶器件合同,目前国嘉塑胶正在进行新一轮的建设,我准备将国嘉塑胶改名为国嘉工业集团,除了塑胶件外,主要瞄准电脑生产中所需要的各类连接器、电阻电容、电脑专用线缆,……”
  
      雷霆的话让沙正阳吃了一惊,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你是怎么想的?说来听听。”
  
      “还不是被你给说的,刺激到我了。”雷霆坦然道“要说我现在个人资产也有几个亿了,我不知道现在国内资产超过我的有多少,但我知道即便是在香港,我有这么多钱也足以安安稳稳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了,但是你曾经说过,财富只是衡量人生价值的一部分,而且是一小部分,真正的价值意义在于对一个行业或者一个地方的影响力,嗯,我觉得你也是在力图按照这个路径再走,只不过你走的是仕途罢了。”
  
      “我记得我说这话应该是很久以前了吧,不会是现在才刺激到了你?你的神经反射弧就这么长?”沙正阳毫不客气的反问道。
  
      “嗯,原来不过是有些感触,但是这一次互联网峰会,我接触了一些人,我觉得很多比我年轻的,比我年长的,人家一个个都是热血沸腾,志气高昂,一心要做一番事业,连段庸铭也一样大手笔布局,要大干一番,我又有什么理由固步自封混吃等死?”雷霆也有些激动了,“我也才三十岁,几个亿难道就是我的尽头?做饮水机就是我的止境?我可不愿意人家一提起雷霆就说,啊,就是那个做饮水机的家伙,……”
  
      “所以你就准备再创业?”沙正阳冷静的问道“为什么选择塑胶,嗯,还有电子元器件?”
  
      “因为我记得你说过,未来电子产业的规模会超过任何一个产业,覆盖面比任何一个产业更大,而这一次高峰论坛的所见所闻,更坚定了我的信念,互联网产业虽然火热,但是它还是要依赖于硬件产业的,而硬件产业中最大的一块就是电脑和手机,这是最重要的载体,我知道我不可能像汉海高科那样玩先进技术和高科技,但是我觉得最基础的制造总得要有人来做不是?华峰现在也是靠薄利多销,以量取胜,我相信在这一块一样可以。”雷霆的回答同样铿锵有力“值得一搏!”
  
      沙正阳深深的看了雷霆一眼,“我也觉得值得一搏,但是却未必是薄利多销,当你把集成能力做到极致,把零部件产业水准和规模做到极致,你一样可以无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