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十节 有讲究

第八卷 第十节 有讲究

“……,按照省委省政府的意见,我省的经济发展重心还是应当放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抓住工业,尤其是支柱产业不放松,一方面要全力激发现有支柱产业的活力,力争在产值规模和效益上再上一个新台阶,另一方面要着重培育新的支柱产业和增长点,在这方面宛州前几年是做得很不错的,而从去年以来,汉都市表现尤为突出,……”
  
  康广量最后来作重点强调。
  
  “第二,查缺补漏,补齐短板,特别是要按照中央和省里的统一安排,对于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要下大力气抓,要把为落后地区培育支柱产业,促进落后地区的特色产业发展,促进落后地区老百姓增收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来抓,具体到我们省里边,主要是蒲池和巫陵两个地区,以及安襄、郧州和巴原、通河的部分县,……,这些县份自然条件恶劣,发展经济的环境不佳,那么如何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和项目对口倾斜等方式来帮助他们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一点上,正阳主任做了大量工作,也获得了地市党委政府和省里主要领导的好评,希望正阳主任要继续一如既往的狠抓这项工作,……”
  
  沙正阳注意到周围同僚们的目光望过来,只好抬起头来笑了笑。
  
  同僚们的目光很复杂,但是沙正阳估计真正是认可或者赞许的,少之又少。
  
  自己分管的高新技术和工业这一块,结果呢?康广量又硬生生把扶贫脱贫这一块工作按在自己头上。
  
  按照惯例,脱贫扶贫应该是分管农业农村工作的副主任来负责才对,但康广量却将这项工作单列交给自己,这毫无疑问会引起一些同僚的反感和不满,但处于这种情形下,沙正阳却无法反对,毕竟这也是康广量给自己的一个表现机会。
  
  沙正阳在发计委里边虽然刻意想让自己保持低调,他知道自己资历浅年龄小,在发计委这个被誉为小政府的圈子里,这就成了一个“短板”,也容易引起一些老人们的敌视,特别是自己抓的这几项工作都在不同阶段获得了省里一些领导和部门的重视,这就更让人心里不平衡了。
  
  他也没有刻意的去交好谁,因为他很清楚,处于这样一个环境中,他能做的就是把手里工作拿起来,让别人无话可说,至于说同僚之间的友谊,他不太相信。
  
  自己不是主要领导,和很多人其实都处于一个既合作但又竞争的位置上,甚至在竞争意味上更浓一些,所以无论怎么去交好讨好,意义都不大,该针锋相对的时候还得要一样毫不退让。
  
  或许只有已经是正厅级的卿剑锋这方面意味要淡一些,但是沙正阳一样需要考虑如果自己表现太过突出,也会产生喧宾夺主的印象。
  
  “我希望在座的诸位要认真调研分析自己分管的工作,要结合各地市今年的发展重点和方向,有针对性的下去和地市一道,分析研究未来他们的发展该如何推动,会遇到哪些问题,又该如何未雨绸缪,将准备工作做到前面,……”
  
  康广量抬起目光环视了一眼,缓缓收回。
  
  “同志们,今年是第九个五年计划的第四年,也是迎接新世纪到来的最后一年,可以说也是改革开放攻坚克难的关键之年,国企改革正面临爬坡上坎负重前行的关键阶段,亚洲金融风暴对我国经济的冲击正在显现,我们汉川作为中西部内陆地区大省,如何在这一年里表现出我们砥砺前行的勇气、决心和智慧,这都需要我们在座大家认真思考并付诸行动,不要成天坐在办公室里看看报纸打打电话,要主动下沉,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去解决,一个地区一个地区的去落实,……”
  
  会议散了,康广量把沙正阳和萧建邦留了下来。
  
  “建邦,都宜高速项目你要抓紧落实,既然各方面条件都已经具备,那么和交通厅那边要尽快协调好,项目资本金和银行贷款都要尽快敲定,这一块我感觉省交通厅那边不太积极,也和程省I长汇报过了,估计近期就要开一个协调会,不能拖,这关系到这个汉川省腹地落后地区的发展大计,……”
  
  萧建邦是省政府那边过来的,消息也很灵通,“主任,前几天我碰到了王省I长,他也专门问了几句都宜高速的事情,他也在叮嘱我们要加快进度,估计他也意识到了交通厅那边,嗯,他说也会督促韦省I长那边加快进度,……”
  
  “现在大家都是嘴巴上说得热闹,真正落实到具体工作上呢?建邦,领导关注是好事,但是我们不能靠领导去打招呼就觉得万事大吉了,还得要自己一手一脚去抓,交通厅那边不来气大家都知道原因,但这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没有回旋余地,所以估计他们也是发发情绪而已,所以咱们就要先主动动作起来,把前期的一些工作先做好,免得他们到时候倒打一钉耙,……”
  
  康广量能理解交通厅那边的怒火憋屈,但是他理解归理解,但是却毫不同情,看不清形势还在那里软磨硬抗,到时候真要耽误了大事儿,只怕省里就要拿人开刀了。
  
  况且这件事情把发计委这边的声势很是涨了一截,对发计委来说是好事,在很多人眼里这甚至就是发计委对交通厅那边的一个权力侵蚀,剥夺了交通厅在高速公路建设上的主导权。
  
  “正阳,你这边我就不多说了,高新技术这边,汉都的高峰论坛召开在即,向东书记很重视,几次给我打电话要我要倾斜和重视,你义不容辞,务必要协助汉都把这场盛会办好,另外,秦都那边的光伏产业你也不能放松,……”
  
  噼里啪啦一大堆的任务安排,堆到沙正阳头上,沙正阳也只能听着。
  
  他知道现在也算是康广量的关键时候,人家把自己专门留下来安排工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信任。
  
  在目前发计委班子里,除了段非算是康广量一手提拔起来的外,似乎就只有自己和康广量关系比较良好了,当然萧建邦似乎也正在获得康广量的信任。
  
  未来半个月可能就会决定康广量的前途,虽然中央下来的考察组对相关人员的考察只是一方面,但是大家都清楚,这个时候说你好话的未必能帮你一把,但是说你坏话的的确可能坏你的事情。
  
  也许一个人说影响不大,如果有多人都有相似反应,那么考察组一行恐怕就会把这个问题列入需要考虑的范畴了。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康广量就已经有意识的在从各方面都来着手准备,只不过做得比较隐晦而巧妙,让人不太容易注意到,但你又能感受到对方的工作表现和力度,恰到好处,这一块上康广量还是很有领导艺术的。
  
  交代完之后,萧建邦先离开了,康广量把沙正阳再留了留。
  
  一时间有些搞不懂康广量还要干什么,但沙正阳倒也很沉着,静候对方挑明。
  
  “正阳,你帮我看看,这是我近期对发计委工作的一些感受,重点对我们国家未来进入重化产业时代之后的一些产业设想,我知道你对新兴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方面有比较深刻的认识,如何结合这些产业的发展在重化产业时代中我们内陆省份在经济工作中的一些思考,我有一些自己的见解,……”
  
  康广量递过来的几页打印出来的文稿,沙正阳接了过来,认真的阅读起来。
  
  他当然明白对方的意图,这也很正常,谁都要在关键时刻尽可能的展现自己各方面的才华,对方准备这份东西大概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沙正阳看了看,应该说康广量的水准还是相当高的,在多个重要岗位上工作过,对自己的工作也有很多自己的见解,特别是在涉及到一些工业发展的构想上,也很实在。
  
  康广量能把这份东西交给自己来帮忙审定一下,对沙正阳来说也是一份荣耀,这说明自己的水准在康广量心目中已经有相当地位了,想必这也是自己之前几篇在《人民日报》、《科技日报》和《半月谈》上发表的文章所赢得了的信任。
  
  既然对方如此信任自己,沙正阳也觉得自己应该要对得起这份信任,所以他花了十分钟来认真阅读,并琢磨着如何帮对方来更好的提炼提升一下,以期达到深度更高。
  
  看完之后,沙正阳把文稿合了起来,轻轻的压了压,似乎是在思考,康广量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坐在对面,以免打扰沙正阳的思路。
  
  “主任,您这篇东西准备发在哪里?”沙正阳想了一想之后,还是觉得可能需要问清楚,根据载体不同来考虑。
  
  “有讲究么?”康广量目光一动。
  
  “肯定有。”沙正阳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