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找准亮点

第七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找准亮点

“郭业山有这种想法倒也正常。”曹清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中央对三农工作日益重视,尤其是高层站在政治高度,越发重视农民增收、农业稳定和基层农村的发展,特别是农民增收,一方面中央已经觉察到了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收入差距在不断拉大,另一方面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出路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农村社会稳定乃至整个社会稳定的一大焦点问题。”
  
  “的确如此,中央在这一块上也在多管齐下,特别是金融政策上也有较大的倾斜,农业银行和农发行之间的政策融资政策界限也应基本确定,未来对现代农业的扶持发展力度也会越来越大,还有就是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上,中央也会有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出台,……”
  
  古小凤已经调到了中州人行,她对金融这一块的政策理解还是很准确的。
  
  两口子每年也就回来一两趟,但春节再怎么都要来见一见朋友。
  
  像今天这种情况,沙正阳也就是单独来登门,考虑到曹清泰也很忙,所以沙正阳约的时间也就是那么一两个小时喝茶而已。
  
  “平原和汉川某些方面还是比较相似的,那就是贫困人口基数都比较大,脱贫压力大,农村剩余劳动力数量大,要让他们实现就业增收难度高,特别是目前国企改革攻坚,国企职工下岗的问题叠加在一起,从中央到地方上如何创造就业来化解就业压力,实现百姓增收,对每一个地方政府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沙正阳起身替曹清泰把茶水斟上,“不过汉川省委省政府今年的态度的确很鲜明,就是要彻底改善蒲池、巫陵等最贫困落后地区的面貌,要从各方面来解决实际困难和问题,我感觉得到。”
  
  “周远望和王云祥对中央政策精神理解还是很到位的,政治领悟力很强,不过要改变这一线地区的面貌非一朝一夕之功,郭业山选择去,就要有吃苦耐劳和不达目的誓不休的卓绝决心,三年时间只是一个基本门槛,若是汉川省委省政府真有这个决心,十年时间能让巫陵和蒲池两地旧貌换新颜,那已经是相当难得了。”
  
  曹清泰的观点还是很中肯,这不是你一腔热血满腹宏愿,下决心或者花力气就能一蹴而就的,客观现实的具体困难摆在那里,你汉川省委省政府也不可能不管不顾其他地方的发展,就盯着蒲池和巫陵,如何来谈好这份钢琴,那也是考验省委省政府的领导艺术和智慧。
  
  “郭部长也有这个思想准备,他原来在华阳干过常务副县长,对抓经济工作和招商引资还是有些心得体会,……”沙正阳微笑着道:“我感觉他的雄心也是被桑市长给刺激到了,桑市长现在在昭阳,市长是唐华,原来我在宛州时的副书记,如果郭部长真的到巫陵地区去当副专员,而专员叶和泰是唐华之后的宛州市委副书记,那我觉得就是二对二的格局,太有意思了。”
  
  说到这里时,沙正阳嘴角忍不住浮起笑容,的确这种情形是他之前没有想到过的,但是汉都市的干部的确是交流到蒲池和巫陵的话,那这种机会就是一半一半了。
  
  “哦?”曹清泰也大为惊奇,若有所思的道:“但昭阳的条件要比巫陵好得多吧?”
  
  “论基础的确是如此,但是巫陵基数低,那也意味着要提速更容易,只要找到合适的项目,拉动这样一个GDP基数很低的地区还是相对较为容易的。”
  
  沙正阳对蒲池和巫陵地区的情况有比较详细的了解,巫陵和蒲池地区98年GDP都不到60亿,巫陵56亿,蒲池55亿,如果能够拉到诸如中海硅业这样的大项目建成投产,工业增加值就能为全地区起码带动四五个百分点。
  
  当然对巫陵和蒲池这样的地方来说,中海硅业这样的项目也不可能,但是沙正阳琢磨着如果像自然堂的矿泉水项目加上趣味饮品的果汁项目真的建成投产,两三个百分点的增加值拉动还是有把握的。
  
  偌大一个地区,也不可能只寄托在这么一两个项目上,一年下来总还有其他一些项目引进来,所以沙正阳觉得只要找准路子,蒲池和巫陵要在增加值的绝对数上肯定是无法和其他地市比的,但是增速上却是大有可为的。
  
  曹清泰也回过味来,是啊,像巫陵和蒲池这样的穷地区,汉川省委省政府考核的目标重点肯定是放在GDP增速上,哪怕它增速达到30%,一年下来绝对增加值也不过十多个亿,而汉都市一个百分点的绝对增加值就能有十亿,你能比么?
  
  但只要保持着比较高的增速,那么慢慢叠加起来也是相当可观的,也许十年二十年后,巫陵和蒲池地区的GDP总量也就是能达到汉都的五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了。
  
  “正阳,东方红集团是以食品产业为主的企业,我觉得在这方面也是大有可为的,特别是结合蒲池和巫陵地区纯天然无污染的原生态环境,在农产品这一块上,未尝不能有合作的空间。”曹清泰在这方面还是有很强的意识。
  
  “有考虑过,不过目前东方红集团的摊子也铺得很大,曹省I长你可能也注意到了,天元乳业投入很大,加上下一步可能要上马果汁项目,所以怎么来运作,东方红那边也要慎重考虑。”沙正阳倒没怎么遮掩,“巫陵和蒲池地区的环境的确发展绿色生态无污染的农产品上有很突出的优势,但这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看样子你倒是对这一块的事情很上心啊,除了你在扶贫工作领导小组挂了名,你们省里盯着你这个因素外,有没有其他原因?”
  
  曹清泰敏锐的觉察到了沙正阳的一些倾向性,他觉得沙正阳对于这一块工作花的心思太重了,扶贫工作固然重要,但是作为发计委的副主任,主管高新技术和工业,要说值得花心思的地方更多,蒲池和巫陵地区无论如何都应该列不上才对。
  
  “曹省I长是指我有没有意愿下去吧?”沙正阳也闻弦歌而知雅意,笑着摇头:“就算是我想,可现在很显然没有这个可能,节前茅书记和我吃饭的时候还曾经提起过,说他很希望我到汉都去帮他一把,可以先过去挂个市长助理,不过他也知道省里可能不会同意,……”
  
  “唔,茅向东都是打得好主意啊。”曹清泰也是大感兴趣,“但能去汉都绝对是一个好机会,汉都的分量要比其他城市重得多,到汉都历练一番,你基本上就可以哪里都去得了。”
  
  “看吧,我倒是觉得在发计委也能接触到很多东西,很充实,日后要下去了,也能明白怎么最大限度的争取利益。”沙正阳坦然道。
  
  “发计委可以呆,但不宜太长,两年足矣。”曹清泰直截了当,“我建议你要有这个思想准备,干满两年就要找机会下去,不管你去汉都当副市长,还是去其他地市,都要下去,如果能够到一个地市当上主官,那当然就更好,都两年的发计委副主任,资历稍显单薄了一些,特别是你就更明显,所以更大可能性是要你到其他地市先干上一年半载的副书记打磨打磨,积累积累,为接任市长专员做准备,所以还不如到汉都市当副市长更有意义,……”
  
  沙正阳离开时,曹清泰也再三叮嘱他两个问题,第一,需要马上成家,第二,要尽早考虑下去的路径,茅向东这边可以先联系着,短期内茅向东不太可能离开汉都,99年一过沙正阳在发计委就有一年半了,那时候就已经需要考虑怎么走这条路的问题了。
  
  每个人都在关心自己的个人问题,沙正阳也已经下定了决心,尽早敲定,不再多纠结。
  
  贝婧蕾未必是最合适的对象,从理性角度来分析,像赵羽洋,蒋冰雁在某些方面都要比她合适,甚至孙妍都可以,但是沙正阳却很难找到那种让他怦然心动的感觉。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沙正阳不想在任何事情上都完全以理性来计算,在很多方面他觉得自己已经牺牲了许多,实际上丢开商业这一块投身仕途本身就是一种牺牲,意味着在很多方面都需要对自己的欲望做出约束,但他觉得值得。
  
  可是在个人感情上,前世中蒋冰雁的种种,今世中孙妍和自己的最终分手,使得沙正阳已经对自己另一半仍然是体制内的“志同道合者”有些腻歪了,他不希望自己回到家中之后和另一半所谈及的话题仍然是自己工作中所涉及的到的那些事情,那这种生活未免太无趣了。
  
  所以,哪怕贝婧蕾可能不是最合适的,但是只要是自己觉得最可心的,那就够了,至于其他,人这一辈子那能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重生者一样不可能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