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七节 救急,救场

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七节 救急,救场

沙正阳没想到自己和苏伦康一顿火锅所说会被苏伦康总结得如此到位,而且还真的加入了他自己的一些东西,成为了未来秦都市招商引资中奉为圭臬的规则,而这个规则也的确对秦都市的招商引资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还不得不说,从1999年开始连续三年秦都市招商引资金额大幅度攀升从某种程度上也得益于此,不过后来了解到这一切情况的沙正阳也很客观的评价,提出总结这些策略都相对简单,关键在于执行,没有一个具备强有力执行力的党委政府,再好的策略都是空谈,而显然朱凤厚和曹忠诚二人的搭班子完美的解决了这一问题。
  
  “哪里都一样。”
  
  沙正阳到巫陵市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后天就过年,照理说没有必要再跑这一趟,但是沙正阳觉得自己还是应当来一趟。
  
  一来叶和泰初到巫陵任职,人生地不熟,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二来宝岭和来峰分别是王云祥和潘广章的挂点贫困县,来年的扶贫工作,最起码要在这两个县有起色,而扶贫战略的确定,沙正阳也清楚别无选择,产业扶贫是唯一出路,你要组织劳动力输出到沿海地区去,既不符合沙正阳本心,而且难度一样不小,对巫陵地区未来的发展也不利。
  
  在沙正阳印象中,叶和泰不属于那种锐气十足和思维超前观点犀利的领导,但是对方却有一个很多领导干部都不及的强项,那就是执行力强,善于做干部群众工作。
  
  多年的组织部长加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使得他在这一块工作上格外得心应手,沙正阳相信叶和泰在在巫陵地区一样可以发挥出其强项。
  
  而且实事求是的说,在基本方略确定之后,最缺的还就是执行落实上的力度跟上,基层干部的惰性和惯性在这类贫困地区早已经根深蒂固,而缺的就是如何来彻底执行落实上级的一些战略部署和政策精神。
  
  注意到叶和泰虽然有些疲惫之色,但是精神状态却还不错,沙正阳也微笑着道:“来日方长,不急于一城一地得失嘛。”
  
  巫陵地区98年经济增速排名全省第四,高于武阳、秦都和蒲池,武阳和秦都是因为受到了以石油和煤炭产业冲击下滑的因素影响,而蒲池虽然名义上比巫陵地区低,但实际上两者增速之差0.1个百分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论GDP总量也相差不大,和武阳秦都根本没法比。
  
  而巫陵地区人口比蒲池地区还要多接近一百万,若是论人均GDP来,蒲池地区甚至比巫陵地区还要高一截。
  
  来到巫陵工作,肯定就要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吃苦受累都是最简单的,上挨批评下受抱怨,两头受气这才是最恼火的。
  
  如果再有一个条件相若的邻居,人家又在某些方面取得了成就,那么你的压力就更大了。
  
  所以叶和泰才来一两个月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得他的焦虑感倍增。
  
  “原来也就是路过,或者草草了解,只有等你在这个地方扎根落脚了,你才能了解这里边的种种难处,你才能感受得到要想赶上去是多么的高难度,简直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叶和泰把泡好的茶递给沙正阳,“尝尝,现在每个省领导那里都摆了一盒,请他们帮我们四处推销,去年巫陵地区茶叶生产不错,品质也难得的好,但是增产不增收,茶农积极性受挫,地委行署也在反思。”
  
  两个人坐在一起,无论如何话题都会回到和工作有关的事情上来,这是身份决定,思维决定,无关其他。
  
  “品质或许不错,但是品牌力却很弱,而茶叶这个东西,品质和品牌缺一不可,甚至可以说品牌的威力还要大于品质。”沙正阳也不客气,“巫陵地区在这方面做得很差,放眼望去,茶叶界内的行内人或许知道巫陵和蒲池山区的茶叶品质很不错,但是这些人会帮你宣传和营销么?没有利益,他们恨不得让你一辈子养在深闺人未识呢,而外界普通人谁曾听说过你巫陵产茶?西湖龙井我听过,峨嵋竹叶青我听过,六安瓜片,太平猴魁,铁观音,君山银针,云南普洱,人家这些品牌都是经过多年经营打造出来的,每年花在品牌塑造上的投入不少,要不然你以为就没来由的名声大噪了?”
  
  “一针见血啊。”叶和泰也不以为意,“观念决定思维,眼界决定心胸,所以我们巫陵还是缺善于工作的人才,无论是在企业经营还是政府内部,思维定式形成,要扭转来需要下大功夫。”
  
  “叶专员,你初来乍到,有些工作宜急,有些事情宜缓。”沙正阳沉吟了一下,“不过巫陵是省领导们挂点所在,多少要有值得眼前一亮的动作,这一点上我相信地委行署肯定都有考虑,现在需要抓那么一两个点来突破,以点带面动起来。”
  
  这也是叶和泰希望从沙正阳这里听到的内容。
  
  叶和泰很清楚自己对经济工作不是很擅长,当然,并不是说他不懂经济工作,但是在面临巫陵地区这样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差的环境,怎么来迅速打开局面,拿出些许值得一看的东西来,这对于迅速确立自身在这个陌生环境下的威信非常重要。
  
  或者再说直白一些,叶和泰需要一些东西来巩固和确立自身的地位。
  
  这是每一个异地交流的领导干部都需要面对的任务,只不过对叶和泰来说,这个任务更艰巨更紧迫。
  
  巫陵地区是主要领导挂点地区,今年经济表现肯定要有所突破,经济增速不能还停留在末尾几位,在经济总量上没办法改变什么,那不是一两年甚至三五年能改变的,但是起码你要在GDP增速,在招商引资,在落地项目的影响力上有所表现,否则你怎么来证明你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
  
  当然这不仅仅是叶和泰一个人的责任,地委行署所有人都一样承受着这份压力,但是毫无疑问书记专员加上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和几个副专员任务更重,尤其是叶和泰这个新来的专员,更是首当其冲。
  
  叶和泰在刚走马上任的时候就来见了沙正阳,什么都没说,但是沙正阳就已经感受到了一些东西。
  
  有些东西不需要言传,只需要意会,而且对自己的期望,也说明了对方对自己的认可度和亲善程度,不是过硬的交情,人家也不会表露这种意思。
  
  所以沙正阳从那个时候也一直在考虑,当然这需要时间。
  
  他需要时间来慢慢琢磨和考虑,而叶和泰也需要时间来熟悉情况,寻找路径。
  
  必须要两个人都能达成一致的方向上,工作才好推动。
  
  这对于沙正阳来说也是一道难题。
  
  在叶和泰没来巫陵之前,沙正阳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农业板块,可以有一些动作,但是不太可能有什么绝才惊艳的表现,而且实事求是的说农业就算是有大动作大项目进入,也不可能拉得动一个地区的GDP增速,哪怕巫陵地区的GDP总量很可怜。
  
  潘广章那里沙正阳也只是谈到了矿泉水项目,农业项目,但现在叶和泰初来乍到,需要一份成绩来支撑起他未来几年在巫陵的工作,所以沙正阳不得不开动脑筋从工业角度来考虑问题。
  
  但是巫陵地区的交通状况和资源禀赋决定了,工业项目的选择面太狭窄了,和秦都根本没法比。
  
  “经开区恐怕要启动起来,巫陵地区的经开区一直处于冷冻状态,主要是招商引资效果差,没有合适项目,但一个地区要想拉动GDP光靠下边县去小打小闹,效果不佳,而且以后的后续问题也多。”沙正阳思考了一下,慢慢建议道:“如果可行的话,我建议还是从食品产业这一块来着手。”
  
  叶和泰眉峰一展之后迅即又皱了起来,“我知道这也是最适合巫陵、蒲池和安襄这一类山区农业地区的路径,可是食品产业现在也不是那么好招商引资的了,我在宛州就知道,随着一波热潮之后,后续的各方面慢慢就有些跟不上了,,我们预计要等到汉宛高速和中宛高速建成通车之后,这个情况才会有所改善,可是在巫陵,条件更差,这个难度也更大啊。”
  
  叶和泰的观点也很中肯,对毫无工业基础的巫陵地区来说,食品产业是最好的切入途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是知道并不意味着你就能轻易得手,就算是宛州当年把食品板块作为突破口时也是花足了心思,要知道当初的宛州也要比现在的巫陵条件好得多。
  
  “事在人为,我也有一些想法。”沙正阳点点头,“前段时间东方红旗下的趣味饮品老总宁月凤和我谈起过,趣味饮品有意要进入果汁饮料领域,我觉得这一块上或许可以和巫陵地区这边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