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七十二节 由浅入深

第七卷 第七十二节 由浅入深

    蒋冰雁的确有些懊恼,倒不是说任一杰提到的几个女孩子怎么了,但是这明显就有点儿分散注意力了。
  
      在座几个都是联络人,好不容易坐在一起,该商量具体的工作,你谈其他一些分联络人没问题,但是不要老是说这个女孩子如何如何,还要问沙正阳和胡文峰有没有印象,就差点儿问沙正阳有没有兴趣了,你这是要打算做媒么?
  
      要打算做媒,也没见自己坐在这里么?
  
      “没想到一杰和亚光你们这两届有这么多优秀的同学,对你们来说能把这些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你们的工作可就要轻松许多了。”胡文峰似乎也觉察到了一些什么,接过话题:“文禄,你们这一届呢?”
  
      “我们这一届也有不少,之前冰雁师妹都通过学校原来掌握的资料和我提过,像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的魏克平,他主要是工作性质较为敏感,所以要不总联络人都该他来的,还有像在安襄地委政研室工作的于跃,在伊东煤业总经办工作的熊敬业,还有在蒲池地区政法委担任办公室主任的罗浩波,……”
  
      “正阳,你好像对你们这一届的情况不是很了解?”胡成峰成功的转移开了话题,含笑问着沙正阳。
  
      他也感觉到沙正阳可能对这个工作没有特别的兴趣,可能和自己也是因为迫于形势而不得不参与进来,不过自己呢可能想法要多一些,但是对于已经是省发计委副主任的沙正阳来说,可能这种活动对他的意义就不是很大了,只是越是这种位置学校里越是不可能把你忽略掉,肯定要把你的资源用足,同时如果缺了你,你这一届也就不完整。
  
      “的确有些惭愧,文峰你也知道我原来在学校里就不太爱这类活动,和同学们的联系不多,也就是本班的稍微熟悉一些,后来联系都少了,毕业后最早两年是在银台县里乡下,也没有多少机会,然后就一下子到宛州去工作了,宛州远天远地,加上工作又比较忙,接触就更少了,这一次如果不是冰雁师妹说是学校征召,可能我也不会来。”沙正阳摊摊手,“很多资料都是学校提供或者是冰雁师妹帮我找的,我现在也就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但下一步我会认真对待,努力完成交办的任务。”
  
      略显幽默的口吻倒是把大家逗笑了,这也的确还是一项工作任务,涉及到那么多人的情况,没个十个八个帮手,根本无法收集起来,而且还得要得力的,不是每个人都心甘情愿帮你干这活儿的,这就要看你自个儿怎么来做这事儿了。
  
      “正阳你也别谦虚,你现在名声在外,只要发出一个号召,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帮着你把这项工作抓起来,这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儿,关键在于要愿意去花心思,你们这一届也还是有几个出挑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新闻系的邹秀华,现在发展得也很不错,现在在通河的百源县担任县政府办主任,今年初才提拔的,还有海晏,这个名字你也应该有印象才对,现在是涪岗岗原区的组织部副部长,……”
  
      胡成峰所说的两个人沙正阳听说过,但是没有联系,海晏是名字特别,姓海,叫海晏,得名于海晏河清,而邹秀华担任县府办主任也是蒋冰雁告诉他的,这大概是自己这一届走除了自己之外发展得最好的一位了,只要再打熬几年,晋位副县级应该不成问题。
  
      “嗯,这几位我虽然不熟悉,但是都算是知晓,冰雁师妹给了我一些名单,都有联系方式,只是不知道联系方式换了没有,我会先行和他们联系,再通过他们来拓展渠道,物色更多的联系人,争取每个院系有那么一到两个,这样工作就好开展了。”沙正阳也是这样打算的,把这些人充分利用起来,自己充当一个总牵头人,能做到这一步也就算不错了。
  
      这一番讨论下来,拉近了各方的距离,也提出了不少有益的建议,对于这些人来说,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交流方式,通过这种方式来增进大家的了解沟通,这也是很多人之所以开什么同学会、战友会乐此不彼的主要原因。
  
      只要能有充分的话题,时间过起来就很快,到了十二点,就该是吃饭的时候了。
  
      很显然胡成峰是和蒋冰雁打过招呼的,作为这几届里的老大哥,而且又是副县长,虽然穹山经济不算太强,但是毕竟要也是汉都下辖县,加之穹山境内磷矿石丰富,总体财政状况也还算不错,所以一顿饭对于胡成峰来说还是不在话下的。
  
      沙正阳本来也有意让自己来办这个招待,但是考虑到胡成峰毕竟是师兄,这种场面还是最好交给对方,免得让人感觉自己太过狂妄自大了。
  
      蒋冰雁在这方面安排得很好,这静水坊紧邻汉溪,乃是汉溪流经汉都城区最为优美的九曲回环之地,可谓闹中取静,又能一览汉溪风光,旁边就是著名的九曲楼酒家,这也是一座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饭馆,尤以综合了川菜和豫菜风味形成了独特的汉菜特色。
  
      汉菜这一菜系一直没有真正形成,更多的还是取了以川菜为主,综合了豫菜和湘菜的部分风格,但主流还是川菜味道。
  
      蒋冰雁订的是云梦间。
  
      这九曲楼酒家其实规模并不大,一二楼都是大厅,但是顶多容纳二十桌,三四楼都是雅间,三楼是小包间,最大只能容纳8人,一般就是五六人就最合适,主要是取名于中国的湖泊溪流,像五大湖甚至包括一些古代存在现在消失的湖泊,以此命名,而四楼是可以容纳十多二十人的大包间,以长江、黄河、珠江、淮河、海河、汉江这些大江大河命名。
  
      这样一座仿古式的格局,很受一些人的欢迎,而且消费绝不算低,即便是平时也是长期爆满,到了节假日,更是一座难求。
  
      踏进包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张巨大的白描地图,这是画在一个木雕版上的,上面勾勒了云梦泽的大致位置和形状,应该是取于汉代的时候,下边更有一段解释,介绍了云梦泽的历史渊源和现状,其中也有不少诸如孙叔敖、郦道元等名人和云梦泽之间关系以及对云梦泽的评价。
  
      “这位老板倒也是一个雅人,居然用这种方式来为大家增长见识,有点儿意思。”沙正阳大略通读了一下,还算不错,颇有文才,而且介绍也详略得当。
  
      “嗯,我来这里吃过两次,的确不错,不说附庸风雅,这里边每间房人家都还摆放着基本国学类的书籍,可供客人在尚未到齐时阅览,也可以寻找一些话题来供大家探讨,一举两得,总胜过大家闲极无聊瞎掰吧?”胡成峰也笑着道。
  
      “成峰,但这也对客人提出一个要求,万一来的是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客人,岂不是很尴尬?”沙正阳大笑着道。
  
      “人家生意本来就很好,不缺你这几个俗人,爱来不来,这反而能凸显格调,名声更大,吸引更多的客人慕名而来。”胡成峰对这一点显然有研究,信心十足,“这家店也开了五六年了,生意丝毫不见清淡,倒是名气日隆,很多外地来的客人都喜欢来这里凭窗览景,然后在感受一下怀古风。”
  
      “这也算是一种扬长避短吧。”沙正阳沉吟着道:“现在竞争日益激烈,大家都挖空心思来招揽生意,你如何打开局面,独树一帜,也是考验经营者的智慧。”
  
      “正阳,你说发展产业是否也是如此呢?”胡成峰第一次把话题延伸到了工作中来。
  
      “差不多吧。”沙正阳看了一眼胡成峰,“既要扬长避短,也要学会取长补短,而起取长补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在环境上做优化做强,这一点上在招商引资上尤为重要,成峰你在穹山分管什么工作?”
  
      “嘿嘿,正阳,不瞒你说,我分管招商引资,下一步也有可能让我分管工业这一块。”胡成峰没有隐瞒什么。
  
      “哦?”沙正阳吃了一惊,这位师兄厉害啊,三十一当个副县长也就罢了,还能分管招商引资和工业,在目前的格局下,基本上就是仅次于常务副县长的分量了,这说明县委县府主要领导对其工作很认可,很信重才有可能。
  
      “只是有可能。”胡成峰稍微压低声音,“县里对穹山现有产业格局也有些担心,担心磷化工产业一家独大,一旦出现什么波动,可能就会收到很大影响,希望能够在产业结构上做一些调整,今年亚洲金融危机影响其实已经对我们县里过于单一的经济显现出来了。”
  
      “你们县里领导看得很远嘛,这很好。”沙正阳赞赏了一句,下意识的又补了一句,“倒是和秦都那边有些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