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六十九节 见面印象

第七卷 第六十九节 见面印象


  
  “你好亚光,我马上就到,已经在停车了,谢谢了。”沙正阳一听,这才明白过来,但他对汪亚光没有印象,偌大一个汉川大学,他不可能认识每个人,就算是一个系他也认不完,外院系的,除了那些个风云人物,离开这么多年了,更是毫无印象。
  听见沙正阳的语气很温和,汪亚光心里一下子放了下来,赶紧道:“没事儿师兄,我们等您,在V5包房,我出来接您。”
  汪亚光一边接打电话,一边和蒋冰雁打了一个手势,表示自己出去接沙正阳。
  蒋冰雁也没想到汪亚光如此机灵,态度也放得如此坦然,倒是对这一位师兄有些刮目相看。
  原来这一位积极主动的争取这一次校庆89级的联络人,她还有些嫌弃,毕竟只是秦都下边一个县的县委办副主任,实在算不上什么,但是毕竟有个职务,而且人家也在积极争取,她也就同意推荐给学校里了,本来是打算如果真的不合适,下一步再来找机会换掉。
  但现在看来这一位县委办的副主任水准不俗,反应能力和应对方式都很出彩,也没有那种孤傲倨傲的味道,在这一点上甚至比自己都强。
  汪亚光强压住内心的喜悦和兴奋,和房里三人打了个招呼,便疾步出门去迎接沙正阳,蒋冰雁和任一杰以及邵明三人也都有点儿迟疑,不知道该不该随着汪亚光出去接沙正阳。
  论职务肯定该出去接,不过这一次是为了商议汉大百年校庆事宜,大家都是校友,和职务级别这些似乎沾不上边,如果刻意的去迎接,反而容易给人以谄媚阿谀的感觉。
  但如果不去,大家都是体制内的人,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合适,这种差距还是相当明显的,而在体制内这又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算了,咱们就在房间门口迎接沙师兄吧。”蒋冰雁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站起身来抹了一下额际发丝,淡然道,这样也算是化解了任一杰和邵明两人的尴尬。
  汪亚光快步走到了大门口,一眼就看见了从一辆京牌陆巡边上离开朝着大门走来的年轻人,单从对方走路的气势汪亚光就能感觉得到对方与生俱来久居人上的那股子凌厉霸气。
  这股子霸气倒不是说对方有多么嚣张悍野,而是举手投足间的那种内敛中夹杂着坦然自信和深沉的味道,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但是作为在体制内也是工作了五六年的汪亚光,他觉得自己好像只是在来清河调研的市长朱凤厚身上能够感受到的那份厚重与这一位有些相似。
  “师兄,我是亚光。”看见沙正阳目光望过来,汪亚光紧走两步过去,伸出手去。
  沙正阳印象中自己也应该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但看对方短平头,一件衬衣清爽利索,黑色皮鞋干净明亮,衬衣纽扣扣得严严实实,到有点儿像一个搞接待的人。
  “你好亚光,不好意思,来迟了。”沙正阳一边打量,和对方握手,一边道:“亚光是89级的?学什么的?”
  “是,我是89级的,学的是土木工程。”汪亚光笑了笑,“改行了,我现在在清河县委办工作。”
  “清河县委办?”沙正阳露出思索的表情,“亚光是清河人?”
  “是,我老家就是清河的,毕业后就回了县里。”汪亚光爽快的应答道:“在乡镇上干了两年,调回县委办工作了三年,今年刚提拔为县委办副主任。”
  沙正阳笑了起来,这个小师弟还是有些紧张了,自己可不是他的直接领导,不至于如此,“嗯,不错嘛,县委办可是锻炼人的好地方,好好打磨打磨,我也是委办出来的,在宛州市委办当副主任两年,学到不少东西,受益匪浅。”
  “多谢师兄的关心和鼓励了,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师兄的期望。”汪亚光强压住内心的兴奋,陪着沙正阳往里走,“师兄在长河集团工作时,我一直期盼师兄能到清河一行,只可惜师兄工作太忙,最终也没有来成清河。”
  “呵呵,我在长河工作时没有分管煤业这一块,所以只是去过秦都一趟,的确没机会到清河。”沙正阳能够感受得到眼前这个小师弟的某些心思,在他看来这也很正常,而且自己现在到了发计委,又在联系秦都,日后恐怕去秦都的时候不少,清河作为秦都的经济大县之一,估计也免不了要去,这一位师弟倒是也可以为自己提供一些相关的资料。
  “亚光,我在长河集团工作时没去成清河,不过我现在到发计委工作了,估计日后到下边区县的时候会比较多,以后有时间一定到清河走一趟。”
  沙正阳的话让汪亚光更兴奋,“那就太好了,我相信我们王书记、陈县长都肯定无比欢迎师兄到我们清河一行。”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近茶坊,在汪亚光的带路下到了包房,推开古色古香的推拉式木门,蒋冰雁已经和另外两名男子在那里等候着了,沙正阳也知道这多半又是其他两级的联络人,都算是自己的师兄师弟,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些人。
  沙正阳在大学里虽然也不能说默默无闻,但是的确表现不算出挑,只能说算是一个中等偏上的活跃分子,但哪怕是在院系里也算不上是什么风云人物,更不用说在偌大的汉川大学里有什么名声了。
  谁也未曾想到沙正阳会在大学毕业之后却一下子风云化龙,骤然起势,短短几年间就青云直上,走到了大家都无法想象的高位上。
  那蒋冰雁的话来说就算是在大学里教过沙正阳的老师,他的辅导员,还有同寝室的同学,恐怕都难以想象会有这种情况。
  沙正阳在大学里没没有几个关系密切的同学,真正关系要好的那么两三个恰恰都是外省的,一个寝室里其他几个本省的和他关系都一般,甚至在大学毕业之后有过几次联系之后都慢慢断了,而他又突兀的调到宛州之后,就更是和这些昔日大学同学没有多少往来了。
  自己真正重新走入这些人眼帘时都是到长河集团工作时,这才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只不过沙正阳在长河集团工作时太忙,不是在国外就是在燕京,在汉都的时候都少,所以很多时候也联系不上。
  不过当沙正阳到省发计委工作时,就真的没有人能忽视他了,哪怕是他再忙,再联系不上,很多人都会主动通过各种渠道找上门来,就像是他现在不得不成为86级的联络人一样,有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情世故你还得要承受着。
  看见沙正阳进来,蒋冰雁忍不住抿起嘴,嘴角浮动的浅笑已经算是她很难得的表情了,“师兄终于来了,还以为你真的又被啥事儿给缠住了来不了了呢。”
  “没那么夸张,国庆放假,大家都休息。”沙正阳笑着道:“这两位我还不认识,都是我的师弟吧?”
  “师兄,我是任一杰,88级的,我在汉都市政府办公厅工作,早就仰慕师兄了,一直未能得见。”任一杰赶紧上前来双手和沙正阳握手,沙正阳打量了一下对方,打扮倒是挺时尚的,也挺会说话。
  “客气了,都是师兄师弟的,别这么说。”沙正阳和对方握了握手,把目光望向另外一个,黑色短袖衬衣的青年这个时候没有多少矜持了,微微点头:“师兄,我是87级的何文禄,在省农行工作。”
  “哦?何文禄?有点儿印象,你是我们校辩论队的吧?”沙正阳点点头,目光多了几分欣赏,“好像你们辩论大赛取得的成绩不错,你是头号辩手啊。”
  “师兄过奖了,那也是运气不错,加上我们指导老师厉害,帮我们设计了不少套路,……”何文禄也很高兴,虽然在省农行系统和政府体系有瓜葛,但是现在几大行都已经往商业银行方向发展,地方政府体系对他们的影响已经没有那么大了,不过人家好歹也是省发改委的副主任,那www.lingdiankanshu.com也是直接和省行行长对话的角色,他也不敢怠慢,能得到对方的认可,那也是一份荣耀。
  “不比谦虚,我去看过你们的大赛,对你有印象,你的口才很好,逻辑思辨能力也够强,头号辩手实至名归。”沙正阳摆摆手,“不过没想到你会去银行工作。”
  “师兄,我学的就是金融啊。”何文禄见沙正阳很好说话,也大方起来,“毕业之后就到汉都市农信社工作,后来调到市农行,96年到省行搞稽核工作。”
  “嗯,以后说不定我们还有工作交织呢。”沙正阳点点头,现在自己的工作分工还没有定,康广量那边也征求了自己两次意见,加上其他几位副主任态度不一,康广量有意要对分工进行一次大调,说不定自己也有可能要分管农业处这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