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五十八节 道义情怀

第七卷 第五十八节 道义情怀

“胸有成竹?呵呵,这话得你给我先拍了胸脯才行,我们秦都的情况你也很清楚,省里边高瞻远瞩,已经觉察到了我们秦都未来隐忧和危机,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策,我作为具体执行者,怎么来让秦都避免未来十年二十年后变成一个没落的资源枯竭型城市,必须要早谋划早动手。”朱凤厚态度很鲜明:“我来找你,就是这一个目的,我知道你脑瓜子好用,这一次又到京里去开了眼界,肯定有更好的构想,怎么样,不至于让我空手而归吧?”
  
  “朱市长,我记得我之前都和你大概聊过一些吧?”沙正阳挠了挠脑袋,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沙正阳说了一声进来,梁锦柏端着一杯茶进来:“主任,朱市长,这是您要的祁门红茶。”
  
  “瞧瞧,朱市长,刚才还说我们高高在上,我知道你老家是皖省的,喜欢祁门红茶,昨天知道你要来,专门让小梁去替你买来一筒,正宗不正宗我不知道,不过这份心意你可得要领。”沙正阳笑着道。
  
  “行了,正阳你的心意我领了,小梁,辛苦你了,日后到我们秦都来,我也要用我们当地特产的来好好招待你们。”朱凤厚大方的道。
  
  梁锦柏能感觉得出来这位秦都市的市长和自己上司关系不一般,看他们熟稔程度就能略窥一二,而且说话很随便,听说这一位朱市长也是省里边很看好的新锐干部,有传言他到秦都担任市长只是一个过渡,极有可能到年底就要接任市委I书记。
  
  “朱市长您太客气了,主任听说您要来,很是高兴,所以专门叮嘱我去买茶,而且早上一大早就闭门谢客,就等您大驾光临好和您把茶言欢呢。”
  
  梁锦柏的话把朱凤厚说得眉花眼笑,当然他也知道这话里边有多少虚实,但听起来也挺舒服,这个年轻人也挺有灵性,待人接物有一套。
  
  “呵呵,你们沙主任不把我当成恶客登门就好了,我可不敢奢望他能每次都这么款待我。”朱凤厚摆摆手,“不过小梁,你们沙主任年龄虽然不大,但是本事可不小,你跟着他好好学着,未来会受益匪浅的。”
  
  梁锦柏连连称是,这才退了出去。
  
  “正阳,咱们也就不绕圈子了,摊开来说,秦都现在的状况还行,虽然今年煤价有下跌的势头,但是总体来说,秦都经济得益于煤价的持续上涨,市里边和大部分区县的财政状况都不错,也就西边两个县略差,但是谁都知道秦都经济就是靠着煤,煤价跌,生活苦,但也熬得过去,可如果煤挖完了呢?那秦都还有什么,农村老百姓还能种点儿土豆玉米土地刨食儿吃,那城里人呢?干部们呢?”
  
  朱凤厚点燃一支烟,他基本上不抽烟,但是点燃烟的时候就意味着压力大或者正在认真思考问题了。
  
  “我在市里边提出来这方面的想法时,有些人认为是言之过早,杞人忧天,有些人更是觉得闲的没事儿干才来操这么远的空心,还有的人干脆就说你朱凤厚哪怕从市长到书记七八年也就不得了了,难道秦都的煤七八年就挖完了?”
  
  朱凤厚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我们的干部,嗯,或者说领导干部任期制度还是有些弊病的,尤其是在基层,管好我这一届的事儿,至于下一届甚至下两届的事情,与我何干?难道我都退休了,还能追究我责任?再说了,这种情况我有多大责任?省里是有要求,但是省里这么些年来,哪一届哪一年没提这方面的要求,客观困难那么多,要想找借口找理由来回避逃避这些问题,谁找不到?谁不会?”
  
  沙正阳微微动容。
  
  资源型城市在这个年代并不难过,秦都也好,武阳也好,虽然在经济总量上不及汉都、涪岗和宛州、昭阳,但是在人均GDP上并不差,甚至要比宛州强得多,而要论财政状况,涪岗和昭阳都比不上武阳和秦都,至于宛州就差的更远。
  
  问题是这是现状,如果只想要这几年的情形,肯定不会差,但是十年后呢?
  
  按照预测,如果在勘探储量没有大的增加情况下,秦都的煤炭资源按照目前的开采进度,十年没有问题,但是十二年到十五年左右可能就会日渐枯竭,而武阳的情况也差不多,其油气资源也已经过了开采巅峰期,预计十年后就会迅速进入一个资源型城市的发展后期,该如何应对,都是需要尽快提上议事日程的。
  
  在这一点上,沙正阳还是比较敬佩周远望和王云祥这两位主要领导的。
  
  很显然二人不可能干得到十年后,周远望担任省委I书记和王云祥担任省I长都有三年时间了,也就是说周远望大概率事件一两年就要离任,而即便是王云祥接任省委I书记,并干满一届,也就是能在汉川再干六七年,也就是说,这二人都不可能干到未来武阳和秦都资源枯竭的时候。
  
  说一句不负责任的话,他们二人完全可以在口头上提得很高的高谈阔论,把解决这些资源型城市未来发展路径问题说得头头是道,但是却可以行动上当矮子,这种情况不少见,甚至在很多地方是常态化。
  
  都是政坛上担任重要领导的政治精英人物,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些问题?
  
  哪怕是一个县委I书记县长都能想得到这类资源型城市未来十多年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困境,你省委I书记省I长,市委I书记市长,会看不到想不到?
  
  看得到想得到,并不意味着就愿意去解决或者改变什么,从政者都是要首先考虑自身仕途发展的,省里要从省里角度考虑,投入太大,但是从考核角度来看,是否能获得更大的政治收益,这就是政治领导需要考虑的。
  
  但周远望和王云祥却是在这方面表现出来了足够的远见卓识和政治担当,这也才有朱凤厚如此急迫且有如此魄力来推动此事。
  
  没有省里主要领导的明确态度和决心,朱凤厚作为市这一级领导他也不可能无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把绝大精力投入到这上面来,还不如趁着资源市场好转时加大投入趁机干一届某个好去处走人,这恐怕也是很多人希冀的。
  
  这其实也就是一个政绩导向的问题,决定一个领导前途的仍然是上级组织的政绩导向。
  
  只有从上至下,根据不同的实际情况,分门别类的拿出政绩考核目标,确立起正确的导向,才能让下边的人按照这个导向指挥棒走。
  
  就目前来说,发展经济,GDP数据和老百姓增收增长率,应该是一个主流导向,但是也需要根据各地实情有所区别。
  
  朱凤厚想要做到的就是既要让秦都的GDP增长和老百姓收入增长保持着一个较高增速,同时又要逐步减轻全市对煤炭产业及其相关产业的依赖性。
  
  大力发展非煤产业,进而使得非煤产业在整个全市GDP中的比例不断提高,最终实现健康发展。
  
  让以后的秦都市就算是煤炭资源真的枯竭了,经济、就业和财政收入也不至于受到太大的影响,还能继续的发展下去。
  
  为此,朱凤厚甚至觉得秦都市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付出经济增速放缓、财政收入增长放缓的代价,甚至也还愿意将财政收入的相当大一部分通过基础设施建设补贴、财政补贴等方式来鼓励适合秦都市的新兴产业发展,以此来带动整个秦都的非煤产业发展。
  
  “朱市长,你可要考虑清楚,要实现一个地区,尤其是像秦都市这样的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所要遭遇的阻力有多大,你可能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沙正阳沉吟着。
  
  既然朱凤厚下了这个决心,有这样的情怀和魄力,他当然要助对方一臂之力,没有理由有这样道义情怀的干部,最终却要落得个不讨好的结果,这既不符合组织的用人导向,同样也是自诩要改变前世中很多遗憾的一面的沙正阳所不能接受的。
  
  “我当然有。”朱凤厚坦然道:“周书记和王省I长也专门和我谈过,让我要有心理准备,但现在挨点儿骂,受点儿埋怨,不理解,总比十多二十年后老百姓都来戳脊梁骨说姓朱的辜负了老百姓期望,耽误了秦都的转型发展好吧?”
  
  “好,既然你有思想准备,我当然乐意奉陪。”沙正阳也笑了起来,“其实在和你聊了之后,我就专门花了一些心思来对秦都的条件进行全方位的分析了解,也有一些构想,但是因为毕竟是纸上谈兵,还是不太踏实,有了思路,但是还得要去实地摸一下底,琢磨一下,才敢拿出来。”
  
  “行,你定时间,看多久,我全程作陪。”朱凤厚也点点头,“不过你给我露个底儿,从哪些角度?”
  
  “嗯,初步规划了一下,新能源产业,我和你提过,这是主导,另外就是新材料产业,这比较细分,现在还不敢敲定。”沙正阳也没遮掩什么,“还有,就是我觉得秦都的旅游资源也还是相当丰富的,古迹相当多,历史上出土的文物和古城、古宅遗址不少,这方面市里边没有考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