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十五节 两手准备

第七卷 第十五节 两手准备

“正阳,我不和你废话,你在京里顶多也就是半年时间,我问过茅部长,最迟国庆节之前你就会回汉川,没准儿七八月间回来也有可能,有没有兴趣到秦都?”朱凤厚直截了当。
  
  “秦都的情况不比宛州,要更具有挑战性得多,虽然说是煤炭资源富集,富可流油,但是我们秦都两区六县,除了三个县有煤,其他区县都是纯粹的农业区县,发展极不平衡,省里国家级贫困县,我们市就占了四个,我们市里也迫切希望能尽快发展起来,解决老百姓贫困问题,……”
  
  “朱书记,这个问题您问我,我真不好回答。”沙正阳沉吟了一下,斟酌着言辞。
  
  到秦都?这可是一个有点儿意思的选择项。
  
  到秦都多半是让自己挂个副市长,按照朱凤厚的意图,多半是要让自主抓招商引资,这倒也符合自己的胃口,问题是这种挂任让自己还兼着长河集团的副总,就有点儿矛盾了。
  
  倒不是说没有这种挂任的先例,实际上武阳和秦都这种挂任兼职模式是最常见的.
  
  长河石油副总挂任武阳副市长,长河石油的董事长兼任武阳市委I书记,伊东煤业副总兼任秦都市副市长,这种情况都曾经有过,尤万刚升任副省I长之前就是以长河石油管理局党委I书记、局长(长河石油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兼任武阳市委I书记,然后升任副省I长的。
  
  问题是自己情况又有不同,那些挂任兼任的大多有点儿镀金的味道,并不在地方上作具体工作,很多时候更多的是协调地方和企业之间的关系,但是朱凤厚话里话外的意思显然不是如此,那肯定是要拿自己主要劳动力使用的。
  
  那到时候自己在集团这边的工作反而要成为副业了,主次易位,集团能同意么?省里会答应么?
  
  可要让自己两边都要接受具体工作,自己恐怕又有点儿力有未逮,那太累了。
  
  “有什么不好回答,说来听听。”朱凤厚已经打定主意,所以也就要先把沙正阳本人说服。
  
  他相信对方也是想要做一番事业出来的,在企业上意义不大,1除非你能到那些副部级央企去执掌一方,像省里这类省属国企,再怎么干,就算是干到正厅级,你要下地方担任一方主官那都很难,即便是要去,也多半是去一些偏远地市,如秦都或者巴原这类穷地方。
  
  但是你在地方上干,只要拿得出成绩来,像沙正阳这类早已经被上边挂上号的年轻优秀干部,要想上位很容易。
  
  “朱书记,我也不瞒您,现在长河集团的工作任务也很重,钟董对我还是有一些安排考量的,未来长川实业……”沙正阳的话头被朱凤厚打断:“正阳,你不用给我说这个,你现在在长河集团内的分工我了解过,出海战略交给晁汉忠了,你就负责长川实业,而且你在年底忙不迭的推傅蕾担任总经理,不就是给自己减负么?再说了,长河集团真要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非要你去接手,我在这里表个态,全力支持,怎么样?”
  
  沙正阳张口结舌,一时间只能苦笑:“朱书记,我就有那么紧俏么?就算是我有这个意思,省里那边恐怕也……”
  
  “那是我的事儿,我去解决处理,现在只要你点头,我就去办!”朱凤厚斩钉截铁。
  
  一句话,就是少在那里忽悠我,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你跟我走,其他事情我去摆平。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沙正阳觉得自己再要在那里装模作样,恐怕就有点儿虚伪矫情了,再说了朱凤厚再怎么对自己也还是有几分恩德的,东方红集团股权改制,自己也得要承他的情。
  
  “好吧,朱书记,您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沙正阳摊摊手,“只要省里下文,我没意见,坚决服从。”
  
  朱凤厚心满意足的走了,却把一肚子心事丢给了沙正阳。
  
  对回汉川,沙正阳没有半点情绪,甚至很乐见其成,但林春鸣是希望自己能留在京中的,这一点沙正阳很清楚。
  
  留京的好处很多,毋庸多说,沙正阳也觉得如果自己想要留下来,以现在魏寿喜对自己的态度,这不是难事。
  
  换了别人,能留在京中肯定要拼死拼活的努力,但是对于沙正阳俩说,这留京却真的不算是一件好不得了的事情了。
  
  沙正阳很清楚自己的心思,就是想要做点儿实实在在的事情,留在大型企业工委里边,也能做些事情,但是更多的还是一些务虚的。
  
  能不能解决问题,能不能落到实处,不是某一个人能做到的,他自己顶多就起到一个牵头引线,勾勒描形的作用,后续的作用,不是自己这个位置,也不是一己之力能达到的,这还要根据中央的意图政策和时代的发展才见得出分晓。
  
  到秦都就不一样了。
  
  以朱凤厚今天表现出来的急切心态,那是真想做出一番实绩来,他对自己的态度也表明了很多,而且据他所知,朱凤厚现在虽然只是市长,但是省委省政府的意图肯定不是担任市长那么简单,估计应该很快就会接任书记。
  
  今天朱凤厚表现出来的态度也说明了这一点,一个市长是不可能这样大包大揽,昂扬阔然,那把市委I书记置于何地?朱凤厚不是那种不知分寸之人。
  
  被一个市委I书记因为奥援无疑是让人很得意的,哪怕是沙正阳也免不了俗,心里一样很是舒服。
  
  他自己分析了一下,如果朱凤厚自己是担任宛州市委I书记,让自己回宛州去帮他,估计自己心里一下子就同意了,也就是因为秦都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自己去秦都还得要熟悉,还得要重新来谋划一番,所以才会有这番犹豫,但从本质上来说,自己还是很想回地方上去干点儿事情的。
  
  想通了这一点,沙正阳也没有那么多纠结了,在其位谋其政,在大型企业工委一天,他肯定会尽自己努力干好每一项工作,至于说朱凤厚真的能做通省委那边工作,要把自己安排到秦都去兼任副市长,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
  
  伴随着工作的推进,沙正阳的工作也在进入正常运行状态下,对魏寿喜的安排的工作,这一块的粗框架和细化标准也在渐渐成形。
  
  “魏主任,我和蔡政同志与大家一道,经过这一个星期的初步研究,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上个星期也和国家发计委、国家经贸委、国家科委和国防科工委分别对接联系了,虽然还有一些工作分工上的分歧,但是我觉得问题都不大。”沙正阳和蔡政很认真的汇报着情况:“基本上我们对未来涉及到发展前端的一些重点行业、关键领域,也都形成了大致一致的意见,这是相关的一个调研报告,请您看一看。”
  
  魏寿喜接过沙正阳交上来的报告,点点头,一边迅速浏览,一边问道:“你的意思是其他几个部委已经和你们会商过了,基本同意你们的观点?”
  
  “我们的主张他们肯定是认同的,但是在具体行业领域上肯定还有不同,比如高端设备制造行业,分歧比较大,他们认为覆盖面太窄,但是我们以为如果覆盖面太宽,那反而成了没有重点,国家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来面面俱到,反而达不到预期效果,像新兴的材料产业,他们又觉得有些过于看重,认为很多材料产业都还处于起步阶段,难以判断未来是否会达到所谓的关键领域和核心产业这个标准,这些分歧也很正常,我想可以下一步慢慢来研究,可以求同存异,先把大标准大框架确定下来。”
  
  魏寿喜一时间没有说话,看得出来这份调查报告还是花了一些心思的,也有很多专业人士的支持,基本上是结合了目前大型企业工委下一步要管理的大型央企所涉及到的产业,只不过在很多具体的细分产业上,却有异同。
  
  “正阳,小蔡,这份东西先放在我这里,我要认真看一看,嗯,你们提到的问题我赞同,先定大框架大标准,然后再来研究分歧,总能找到一个切合点。”魏寿喜放下报告,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也在皱眉思考。
  
  “你们先把对这些行业如何扶持支持发展的一些构想拿出来,我们目前所管辖的已有企业该如何支持,现在尚缺的,又该如何来扶持弥补?另外,上一次正阳你提到的采取混合制模式来运作,这一点上,你和小蔡在好好琢磨一下,我向首长汇报过,他很重视这一点,已经指示相关部门和企业也要研究,嗯,比如中金和国投,是不是可以在这方面发挥作用,还可以不可以组建一些不同形式的产业基金来参与这些产业的发展,这也是一种可以尝试的方式,……”
  
  这一点领导很感兴趣,上次的报告中,专门做了圈阅批示,而且转发给了其他部委,这让魏寿喜很得意。